人性测试题

3.怪味 是夜。 爱音回到家,推开门就闻到一股腐臭的怪味。
她疑惑地看着她小小的整洁的屋子,心里莫名地害怕。
四处找了找,爱音没有看到死耗子之类的动物尸体。
她洗漱完后,缩在床上,根本无法入睡。 这个味道,她十年前闻到过。
那时候,她不到七岁。
在那个妖魔一般的数字杀手的家里,她闻到整个院子都散发着这种气味,连满院怒放的玫瑰也无法掩盖这种味道。
数字杀手被抓后,警方在院子里找到了三具腐烂的尸体。他们静静地叠放在一起,深埋地下。两个大人一个小孩。正是这房子原本突然搬走的房主一家。
天花板还在滴水,滴入爱音准备在床头的小水桶里。
爱音枕头下是方警官预付的一个月的薪水。她喜欢把钱放在枕头下面,那样会令她觉得明天是美好的一天。不用饿肚子,不用担心太多的东西。
寂静的夜,静得可怕,月光发白,宛如死人骨头那样的惨白。
爱音凝视着窗帘缝隙里流进来的月光,脸色却渐渐变得比月光还要白。有月亮表示没有下雨,那么天花板为什么会滴水?
她慢慢坐了起来,梦游一般走下床,按亮了房间里最大的灯。
天花板的一角,剥落的漆皮旁,酱黄色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滴下来,那黄黑的一团污渍仿佛陈年的血迹。是楼上的卫生间漏水了?
楼上住的是一个斯文年轻的男人理高。理高在保险公司工作,衣服总是一丝不苟。温和的理高看到爱音都会点头微笑。
爱音静静地看着那团污渍,眸子深黑。 今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第二天早晨,爱音在小区门口的垃圾桶旁邂逅了理高。
他平静地笑着,眼里有对爱音的欣赏。爱笑的美少女,谁不喜欢呢?
“爱音,你看起来精神不好,昨晚没睡好吗?”理高难得说这么多话。
爱音可爱地笑着,”我一想到马上要期末考试就紧张得睡不好。”
理高安慰爱音,”大学的考试都很简单,你只需要背好老师勾的重点。”
爱音为难地看着理高,”我英文真的很烂,理高哥哥,你晚上有没有空帮我补习一下?”
理高有些为难,但面对着恳求地望着自己的爱音,他终于点头,”好吧,晚上七点。”
爱音感激地笑了,”多谢多谢。”
理高不好意思地挠头,”没什么啦,就是家里有点乱,我得收拾一下。”
爱音点头,微笑着挥手,”我上学去了,理高哥哥再见。”
理高凝视着爱音远去的身影,嘴角含笑。这个世界因为有美丽的少女才有了一点意义。
背对着理高的爱音的脸上却是笑意全无,她紧咬着嘴唇,她一定要去理高家看看。
她知道自己不正常,总是有着深深的戒备心,甚至爱疑神疑鬼。那是多年前的创伤留下的后遗症。她没有办法安然地生活在人群中。可是,人们不需要看到一个惊弓之鸟,一个可怜鬼。所以,爱音只能用微笑和风趣来伪装自己很正常。
****** 清和大学。 爱音在更衣室里换衣服,准备上体育课。
空气有些冷,更冷的是旁人的视线。
“爱音,你的皮肤好光滑,腰也很细。”同学美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爱音的身后。美嘉五官标致身材修长更有一种富贵之家养出来的莹润气质。
爱音回过头礼貌地笑笑,将运动衣拉好,不动声色地拉远和美嘉的距离。
美嘉拜托爱音,”等会传球,我们一组好不好?”
爱音微笑,”可以呀。”和美嘉一组的李宝妮今天没来。李宝妮是李雨奇的妹妹。估计最近几日都不会出现在学校。她,一定很伤心。
美嘉一只手撑在储物柜上,俯视着爱音清丽的容颜,”听说李雨奇是被数字杀手杀的,整个浴缸都是血水。这些都是李宝妮告诉我的。”
爱音只觉得心头一堵,皱眉说:”别说了,我害怕。”
美嘉觉得爱音的神情有着说不出的味道。
美嘉明亮生辉的眼里是明朗的笑意,”爱音,你真的好可爱。”她转学来清和大学不久,因为外形靓丽、性格豪爽,隐然成了一帮女生里的话语权人物。
爱音没有住校,下课往往不见,所以,美嘉并没有和爱音说过多少话。只是,今天突然发觉眼前的女孩子有一种很清淡的韵致,总之和旁人不同。
爱音看了看更衣室墙上的钟,”时间快到了,走吧。”
美嘉跟在爱音身后走了出去。清和大学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无聊,不知道为什么爱音令她想到了她很喜欢的表哥夜熙。表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只是他的心脏一直不好,令美嘉揪心。
****** 晚上七点。 爱音准时敲开了理高家的门。
理高家和爱音的家一样整洁,一览无余。
爱音望着窗台上郁郁葱葱的植物,”理高哥哥果然是居家型的男人。我养花都会养死。”她的右手颤抖了几下。
这个屋子里有很淡的死气。 理高温和地笑着,”过来,我给你打题。”
爱音若无其事地笑着走过去。 整整一个小时,双方气氛友好和谐。
爱音伸了伸懒腰,敲敲头,”不行了,我已经脑瘫了。”
理高拍拍爱音的头,”你学习热情真是不够高。”他的手顿了顿,眼中有复杂的情绪闪过。好久以前,自己也这么拍过某个女人的头,赞她可爱。
可是,后来……她背叛了他!
理高的眼神变得阴沉,仿佛密不透风的房间里挂着的一面镜子,有冷冷的黑暗的反光。
爱音浑然不觉的样子,手机响了起来。
她接电话,站在窗口笑语,”我在楼上的理高哥哥家补习英语呢。我自己太笨嘛。好啦,我一定记得把东西带给你。放心。”
理高眼底的冷意慢慢退了下去。爱音不是她。
爱音开开心心地和理高道别,下楼。她回到家,将门反锁,眼底是深深的疑惑和惊惶。
刚刚,她感觉到理高的杀意,如同冷冽针芒刺入皮肤的杀意。
并没有人打手机给她,她自己在手机上设定了八点的闹钟。
漏水的那个部位在理高的家是一个不起眼的柜子,但是根本推不动。理高家没有腐臭味,尸体应该是被密封了起来。只是理高没想到水泥地板也会有极小的缝隙。
爱音怀疑下面是凝固的水泥。
爱音听着那节奏固定的滴答声,在窗子全开的冰冷夜晚,想了又想。
理高对自己起过杀意,总有一天他会实现。
要是理高发现因为天花板局部渗漏,自己这里开始滴尸水,可能自己就是下一具被封存在水泥里腐烂的尸体。
爱音不想因为任何事件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她非常害怕自己被认出是十年前的那个倒霉的幸运儿。

4.脆弱的危险品 深夜,爱音听到自己的家门口有神秘的脚步声。
有人正在门外走来走去。 爱音突然觉得自己的门很单薄很不安全。
仿佛是一种确定的直觉,爱音知道门外散步的是理高。那不紧不慢的足音昭示着猎手正在自己的地盘上优雅地准备下一次猎杀。
冲动型杀人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杀人中得到乐趣,变得享受杀戮过程的人。十年前,爱音遇到的就是享受杀人过程的连环凶手——一个英俊成熟风度翩翩的魔鬼。
爱音的心底有什么在慢慢苏醒,一个声音在轻轻地说:在他伤害你之前,阻止他。
天花板不断渗下腥臭的液体。 那是谁的尸体?
理高会不会因为证据不足,顺利脱身? 然后,找机会将自己杀死?
爱音伸手握住胸前小小的红绳穿着的玉坠子,那是妈妈留给她唯一的东西。她指尖冰冷,双眼静静地看着门缝,呼吸变得平稳。
她一定要活下去,不管多么艰难,一定要活下去。
与此同时,理高站在爱音家的门口,心里是无法言说的惆怅。两年前,他遇到惠丽,她为他沉闷的生活带来了生气,也带来了令他忐忑地幸福着的爱情。
那段美妙的时光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只是,惠丽背叛了他,她和别的男人搅在了一起,并且隐瞒了他的存在。
他曾经为了挽回和她的爱情,跪在她的面前求她,但是惠丽说他是不会赚钱的废物。
最后的一次争执中,他失去理智,亲手杀了她。
望着失去了呼吸的惠丽,理高渐渐崩溃。
天亮的时候,理高将惠丽砌进了墙脚,用水泥封好。
她永远不会离开,她永远陪在他的身边。 偶尔会觉得空虚。
总觉得整个房间里缺少笑声和说话声。
可爱的爱音令理高觉得陈腐的生活里有新的光线。
她就像是他沉入泥沼前看到的最后一朵楚楚的花。
纯洁的,不会用钱来衡量男人的小花。
风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理高再度感觉到了惠丽的存在。她的灵魂带着淡淡的腐烂的气息,她在他的耳边说,既然你要我陪着你,就让我们永生永世沉沦。
理高闭上眼睛,不,我想开始新的生活,惠丽。 ****** 天亮了。
爱音打开门,看到的是拿着一箱没开封的牛奶的理高。 她站在门前,没有动。
“不小心买多了,所以拿给你。你看起来有些单薄,喝牛奶对你的身体会有好处。”理高微笑中带着一丝怕被拒绝的不安。
爱音抬头,她的目光令理高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被看透。
爱音欣喜的微笑化解了理高的紧张情绪。
“理高哥哥,谢谢你。”爱音声音甜美,”还有事吗?”
理高笑笑,”我帮你把这箱牛奶放进去。” 爱音没有动。
虽然窗户大开,房间里的腐臭味淡了许多,但是,理高只要一进门就会看到天花板上的那处污渍。
她接过理高的牛奶,语气带着玩笑,”我自己来,女孩子的房间不能轻易给别人看。”
理高看着眼前娇俏可人的少女,心底微动,有些依依不舍,”那我先走了。”
爱音抱着牛奶箱,微笑清澈明亮,在晨光中宛如油画。
她在刚刚那一瞬的视线交错中看到了理高寂寞脆弱的心。 越脆弱的人越不理智。
爱音目送理高上楼,转身进了屋子。
冷冽的风在屋子里涌动,爱音有刹那想着,干脆以理高家厕所漏水的借口搬走。然后,打匿名电话报警。只是,理高不一定能入罪,而且理高知道她在清和大学读书。如果某一日,他想找到她,轻而易举。
清和大学的奖学金很高,要换学校的话,很难拿到这么高的奖学金。
爱音离开了充溢着死气的家,前往学校。
骑着自行车的爱音在清和大学门口看到了一辆黑色奔驰轿车。
美嘉正从车上下来,笑着对车里挥手。
她笑容明媚,穿着一贯的帅气裤装,在冬日的阳光里神采飞扬,仿佛命运的宠儿。
阳光照在车中人的脸上,仿佛因他而欢欣跳跃。 是那个人!
那个在晨曦中如温润珍珠一般的少年。
爱音觉得自己似乎被那温润的光刺伤。她垂下眼帘,看着自己锈迹斑斑的自行车,看着因为艰辛生活而粗糙的双手。
那个少年的世界曾经是她的世界,但是,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令她再也回不去了。贪婪疯狂的亲戚们将她的财产瓜分干净。
没关系,只要安稳地活着就好了。爱音淡淡地笑着。 “爱音——”美嘉的声音响起。
她抬头,微笑变得可爱无比,”美嘉——”
那少年的视线也落在了爱音的身上,他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原来,前日碰到的狼狈的女孩子和美嘉认识。
爱音和表哥夜熙的互动,美嘉看在眼里,”你们认识?”
爱音和煦地笑着,”只是见过面。”
美嘉的视线和神志却在此刻飘到了爱音的背后。
清和大学门口从未如此安静过,只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存在。
那是一个谜一样的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人。
他穿着皮裤,一脸没有睡醒的表情,却有一种来自深渊般的黑暗魅力,令人移不开视线。
那双眼睛似乎总是带着淡淡的讽刺,却漂亮得令人想蒙住他的眼睛。
他的视线停在了夜熙的脸上,眼睛亮了亮,似乎看到了什么令他感兴趣的东西。他看到了回过头来的爱音,嘴角有一个微微向上的弧度。
美丽的,幻觉一样的女孩子。 带着伤口的可爱娃娃。
他的眼底闪过嗜血的光,再度归于虚无。
爱音却惊骇得无法动弹。眼前的这个人和十年前的那个人好像!
一样危险,一样嗜血。
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漫不经心的眸子带着华丽的残酷。 这个人很危险!
爱音侧过身,勉强对美嘉笑笑,”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骑着自行车,逃命一般离开,却不知道自己在沉迷于那危险男子的人群的对比下,显得多么突兀。
他看着逃离的爱音,心平气和。来日方长,他不着急。 夜熙的车缓缓驶离。
清和大学似乎来了精彩的人。夜熙捂着自己的心口,眸子澄明而美丽。
美嘉的同学,那个送报的少女一直没有给自己电话。她似乎对他敬而远之。
片刻之后,夜熙的双眸恢复了平静睿智,他打开手提电脑,开始处理家族事务。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