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测试题

2.明天是否活着 穿着白色睡裙的小爱音在自己的梦境里行走。
脚底是寒冷彻骨的冰面,小爱音垂下头,发现冰面下是十九张死人的脸。
他们脸色苍白发青,双眼直直地望着天空。
其中的两张面孔,小爱音很熟悉。他们曾经那么长久地对着小爱音微笑,对着她喃喃细语。
小爱音蹲下,隔着冰面眷恋地抚摸着这两张面孔。死亡将一切带走,将她的世界摧毁,唯有这小小的思念如风中之烛,微弱却一直闪烁。
就在这个时候,小爱音听到了遥远处传来的说话声。
“她是第二十个,那么小那么美,真令我不舍。”这声音优雅中带着野兽般嘶哑的疯狂。
小爱音害怕到了极点,猛地睁开眼睛。 刺目的光令爱音微眯双眼。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 这里是医院。
爱音皱眉,她不喜欢医院。十年前,她也是在医院醒来,接受了长达三个月的康复治疗。
角落里有人!初醒的爱音盯着角落里那个有些颓废艺术家气质的男人,眼底是戒备的光。他穿着警服,一双眼睛宛如鹰眼一般摄人。
病床上,苍白清丽的女孩子的脸上,浓密纤长的黑睫毛蝴蝶般扑闪着。
警察方天问打量着刚刚苏醒的爱音,在心底习惯性地评估归类。
三个小时前,李雨奇被发现死在了家中,而他家的门口倒着一个送报纸的少女。也许她看到了凶手,因为,李雨奇的死亡时间也是在凌晨四时到五时。
“好些了吗?你怎么会晕倒在李雨奇的家门口?”方天问玩味地打量爱音。
爱音露出可爱而又惶惶然的微笑,”我是送报纸的,大概最近太累了吧,所以就晕倒了。警察先生,是您将我送到医院的吗?”可爱而柔弱的女孩子往往能博得旁人的好感。爱音深知这一点,也知道自己的微笑向来无敌。她可不想卷入任何麻烦。
方天问眼神一黯,看来眼前的女孩子什么都不知道。
他细细看了看那小兔子一般的爱音,无法想象在那么多的深夜,她孤身一人送报纸。心底突然有了小小的怜惜。
“你需要去公安局录一份口供。晕倒之前,你还看到其他的什么了吗?”方天问不放过爱音一丝表情。
爱音茫然,紧接着有一些小小的兴奋,”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就奇怪为什么是警察送我来医院。是李雨奇家被偷了吗?”
方天问嘴角含着一丝微笑。爱音还真是一个有精力的活泼女孩子。之前看着她沉静的睡颜,还真没想到她这么活泼可爱。看来,爱音应该对李雨奇的死一无所知。
“可以下床走了吗?”方天问俊朗的脸上是帅气的笑,并没有回答爱音的问题。
爱音愣了愣,似乎有了一丝羞涩,”那个,你可以出去吗?”
“我在门外等你。”方天问知道自己笑容的杀伤力。所以他很少微笑。
爱音看着门合拢,眼中怯怯的羞涩消失无踪。
她深思着那个赤红的7,双手纠结地扯着被单。他明明已经被判处死刑枪决了。他不会回来了。新的数字杀手是崇拜他所以效仿他吗?
只是,那汪洋般蜂拥而来的预感告诉爱音,她必须和这血腥的一切脱离任何关系。她只是一只卑微可怜的蝼蚁,不想再接受更残酷的命运。
爱音下床,将自己的衣服上的褶皱抚平。
她推开门,笑容可爱,有些忐忑地望向方天问,”录口供很久吗?我还要上课呢。”
方天问打量爱音那瘦弱的肩,语气温和,”我会让同事尽量快一些。”
爱音笑靥如花,”谢谢你……你叫?”
“方天问。”方天问微笑,”我知道你叫爱音,你还在读书?为什么要做这么辛苦的一份工?”
爱音的笑容变得淡了,眼底有惆怅和无奈,”因为没有钱呀!”
方天问深深地打量爱音,然后笑了笑。
他很随意地问,”那个门上的7你看到了吗?”
爱音眼底有些茫然,”什么7?”方警官还真是多疑。
方天问舒展地笑了,”没什么?”医生也说爱音的身体虚弱,加上低血糖才晕倒。她应该和本案没有任何关联,也没有目击凶手杀人。
****** 在公安局录完口供,方天问坚持开车送爱音回家休息。
爱音却坚持要把没送完的报纸送完。
“都被雨水弄湿了,废了。”方天问心心念念想帮爱音,”我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家只有八个小时,全部用来睡觉。家里空房间快长草了,而且乱得像狗窝。正好我的家在你们学校附近,你有没有兴趣兼职帮我打理屋子呢?酬劳就和你送报纸一样。”
车里的电台正在播放新的数字杀手的报道:天皇娱乐公司艺人李雨奇今晨离奇死于家中。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他是数字杀手的第七个被害者……
方天问瞟了一眼爱音瞬间僵硬的表情,有些尴尬地笑了,”别害怕。其实我在负责数字杀手案,所以早晨想了解你是否看到了什么。”
爱音垂下眼帘,”真可怕。”
方天问清了清喉咙,”总之,你愿意帮我打理屋子吗?一个帅哥住在狗窝里实在不太好。”
爱音抬头,眼底是感激,”好啊!”方警官负责数字杀手案,那么也许自己会得到一些信息。她很害怕,虽然爸爸妈妈死后,她换了名字。但是,如果数字杀手要挑战上任手里最后活下来的猎物,她会很危险……
雨后的圣米城,空气清新,夹杂着草木的香气。阳光将整个城市照亮,蔚蓝的天空令人心旷神怡。
爱音望着窗外,街道上的人们行色匆匆,他们要去哪里?明天是否活着?
爱音的眼中,人群里偶尔会有一两个人的头顶有黑雾翻涌。他们是被厄运选中的人。也许下一刻,他们就会被死亡整个吞噬。
爱音突然觉得很冷,她环抱住自己,像是要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

5.冰雨 中午。 爱音用方天问给她的钥匙打开了他的公寓。
公寓挺大的,客厅里最显眼的就是那个家庭影院。
这是一个单身男人的家,虽然有些凌乱,但还是没到长草那么恐怖的地步。
有条不紊地收拾着,爱音平静了许多。
她推开方天问卧室的门,呼吸一滞,控制不住地发抖。
整整一面墙上有一半贴着十年前和数字杀手有关的报道。而另外半面墙上却是现在的连环杀人案件的照片。
那些黑白的照片和报纸,无言地诉说着曾经的事件。只有当事人才知道那里面藏着一个巨大的由恐惧形成的洞窟。足以深埋住人生的洞窟。
爱音晃了晃,跪倒在地板上,她的视线却无法从一张小小的照片上移开。
那个令她经常在噩梦里尖叫的元凶。 他死了。你不必再害怕。
爱音一次又一次地对自己说。失去焦距的眼前却是那个男人漫不经心的笑脸。他说,恐惧令平凡的人在刹那间超越平凡,获得人生的终极意义。
爱音看到过,那个男人吸去濒死者呼出的最后一口气,无比陶醉,似乎从中获得了某种力量。
她趴在地上干呕,没有听到公寓门被打开的声音。
方天问推开卧室的门,看到虚弱地趴在地上的爱音,”你怎么了?都怪我,我忘记和你说我的房间不用打扫。你一定被照片吓坏了。”
方天问把爱音扶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定。 他从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温水,递给爱音。
爱音白皙的手捧着纸杯。温热的感觉令她好过了很多。
方天问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爱音,声音不由自主地放柔和了,”好点了吗?”
爱音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她被巨大的压力压得濒临崩溃。
理高的事令爱音无法入睡,她看着方天问,欲言又止。
方天问刑警的观察力令他敏锐地察觉到了爱音似乎想告诉他什么,”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吗?”
爱音深深地看着方天问,”方警官,我可以信任你吗?”
方天问替爱音将一缕凌乱的发顺到她的耳后,笑容和煦如天使,”当然可以。”方家这一代都是男孩。自己如果有妹妹的话,一定是爱音这样的。
“我怀疑一个人是杀人凶手,但是,我觉得他还会杀人。比如,我……”爱音澄明的眸子里含着方天问无法形容的一种情绪。那是一种怯懦又勇敢的东西。
****** 补习时间。晚上七点。 爱音准时敲开了理高家的门。
冰冷的冬雨在窗外沙沙作响,理高看着门口的爱音,眼底是隐藏的幽光。
“理高哥哥,这么冷,你怎么不开暖气?”爱音将书包放在桌上,环顾四周,巧笑倩兮。
理高抬了抬眼镜架,”我不觉得冷。”惠丽就是死在这么一个冰冷的雨夜。每到这样的天气,他就觉得心底发热,有破坏的冲动。而寒冷能令他冷静一些。
爱音坐在桌旁,把玩着手中的签字笔,”理高哥哥的家好整洁,上次我来还以为理高哥哥藏了一个女朋友在家里。”
理高有些神经质地笑了,”的确……是藏了一个呢。”他注视着爱音,像是在打量一件艺术品,”女孩子最可爱,一旦长大,就变成不可爱的现实的女人。”
爱音心底一颤,她垂下眼帘微笑,”不可爱的现实的女人吗?”理高今晚有些不对劲。难道那具尸体就是他的女友的尸体?
想到这里爱音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直冲头顶。不要让人看出你在害怕,爱音对自己说。
理高温文地笑着,”是呀。她们只会抱怨你赚钱太少,恨不得立刻离开你对别的有钱男人投怀送抱。”
他的声音里有了怨恨,”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我最讨厌了。”
理高抬头看着楚楚动人的爱音,”爱音不会是这样的女人。”
爱音甜蜜地笑着,”其实,我最近真的喜欢上了一个有钱的男人。他对我很好。”如果只是因为这样就杀人的人,根本就是禽兽。很多很多次,爱音都在想,要是能有人在那个数字杀手杀人上瘾之前,将他绳之以法,就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人枉死。
理高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爱音也喜欢有钱的男人。”
爱音声音低回,”生活很辛苦呢,我觉得熬不下去了。而且,那个人很帅,对我也很好。”
她快乐的表情令理高有毁灭的冲动。他恍惚觉得自己再一次被惠丽抛弃。
“他等会儿来接我去吃消夜。他说这里的房子太旧,要我搬到他那里去住。”爱音的语气近乎炫耀。
理高冷静了下来,双眼的锐光被眼镜片遮盖,”等会儿我一定看看爱音喜欢的有钱男人是什么样的。”
“对了,我房子似乎漏水了,理高哥哥,是不是你厕所堵了。那些水很臭,像是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爱音下了一剂猛药,她的手掌放在了木柜子上,感觉到说不出的阴暗冰冷。手掌下隔着三寸的距离,有着一具被封存的尸体。
理高的神色变了,他背对爱音,”也许是厕所堵了吧,我现在就陪你下去看看。”他的脸在扭曲,混合着恐惧和疯狂。
爱音拿起书包,没心没肺地笑着,”好。”她的肾上腺在不断分泌激素,令她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似乎要从胸腔里破壳而出。
理高走在前面,爱音走在后面,两个人默默地下楼梯。 一级,两级,三级。
爱音突然开口问理高,”理高哥哥,你喜欢过谁吗?”
理高神经质地笑着,”当然喜欢过。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疯狂的地步。”
他侧过头,”爱音,我也喜欢你。” 爱音的手抖了一下,抓紧书包。
理高眼底有着回忆的神色,”你总是在兼职打工,脸上却没有愁苦的表情。明朗的微笑令人心里也跟着开心。”
理高的神色在变化,”只是,没想到你也变了。”
爱音苦笑,”女孩子喜欢上有钱的男人并不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理高声音古怪,”谁知道呢。” 爱音掏出钥匙,插进锁眼,轻轻拧动,推开门。
腐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冬夜里紧闭的窗户令这尸臭味如此浓郁。
恍惚间,理高觉得惠丽的鬼魂拥抱住了他。他觉得呼吸困难,扯了扯高领毛衣。他觉得手指发痒。
不行,等会儿爱音的男友还要来接她吃消夜。
他必须先回家,打开水泥柜,将惠丽的尸骨拿出来,清理干净。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