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恸之城2

世界总是那么危险吗? 可是我真的厌倦拯救世界了。
我唯一的希望,不过是再度见到你。 ——《乐小爱日记》 1、失而复得
黄昏总是最美。
本市一条幽静巷子里,碧树成荫,芳草连天。古老的茶馆坐落其中。 细语轩。
碧柳正平心静气地跑着功夫茶。
乐小爱轻尝一口,唇齿留香:“没想到你这个ABC还这么精通茶道。”这茶的味道依稀熟悉,在很久以前,碧柳也泡过茶给她喝。轻云和碧柳的影子再次在乐小爱的脑海里重叠。
碧柳从容地微笑,气韵生动的眉轻扬:“你一定很想问我一些话。”
乐小爱点头,放下茶杯:“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头儿,海王冠在我这里?”
碧柳注视着窗外开得灿烂的花朵,缓缓回答:“因为我怀疑她是第三个海王的使徒。”
乐小爱无法相信:“怎么可能?她调到泊水市就是为了阻止海王复活。”要是上官霓是使徒,那不是说,三个使徒已经全部出现?
碧柳递给乐小爱一个档案袋:“上官霓的出生地在泊水市,春日约检测出,林音婆婆和她的基因片有完全吻合的一段。她应该是海王村人的后裔。上官霓十岁的时候,出过一次车祸。她乘坐的大巴士坠入悬崖,油箱爆炸。只有她幸运地弹出了车窗,活了下来。你不觉得这样的故事似曾相识吗?”
乐小爱点头,在海王冠的帮助下,她看到了秦碧水的过去:“你是说秦碧水当时被当做尸体送入殡仪馆,然后,殡仪馆焚化炉连锁爆炸,其他人无一幸免的事情。”
碧柳赞赏地看着乐小爱:“你还不算笨。”
乐小爱把手里的茶杯当做碧柳的脖子,狠狠握住:“这些都只是猜测。”
碧柳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上官霓除了能修复无生命的物体,还有使徒一样的机体自我修复能力。她极为爱美,所以,多年来在欧洲受过的伤,她都没有可以制造出伤痕。她把自己隐藏得很好,这一次的任务也是她极力争取而来。她热情得过头了。”
乐小爱不寒而栗。这么说,上官霓在海底殿堂的时候让她去推门,根本就是陷害她。怪不得她那么紧张海王冠到底在哪里。
“我仔细回想,很疑惑上官霓这么细致的女人怎么可能简简单单就把星砂收入了泊水市灵异警察分部。”碧柳在芬芳的茶香中,懒洋洋地靠在了椅背上。
乐小爱硬着头皮问:“为什么?”
碧柳笑意盈盈转移话题:“小爱,你为什么不问我,第二个使徒是谁?”
乐小爱在碧柳那洞察一切的目光中不由心虚:“是谁?”
“孟潜死在游泳池里,血和魂魄都成为了祭品,但是游泳池里还有谁呢?”碧柳发现他心底居然有小小的嫉妒。乐小爱为了星砂,甚至隐瞒了他的真实身份。
乐小爱垂下眼帘,局促不安地把玩着茶杯:“你从什么时候怀疑星砂的?我还不是怕头儿,不,上官霓一时冲动就把他杀掉。”她真笨,上官霓大概是一开始就知道星砂是还没有完全觉醒的使徒吧?
碧柳悠然长叹:“你拿着灵异警察的薪水,不觉得愧疚吗?”
乐小爱怒了:“总之,我就是不想星砂受到伤害。他妈妈就那样死在了他面前,他只有我一个好朋友。他根本不想成为那个什么使徒,他甚至把完全觉醒需要的装着孟潜血和魂魄的黑珍珠交给了我。”
碧柳沉默不语。原来,星砂对乐小爱那么喜欢,喜欢到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乐小爱看到碧柳沉默,心中不安:“我真的不想有人伤害星砂。”
碧柳怜惜地注视着乐小爱:“我明白。你只是很努力地想守护身边的人,努力到忘记你自己。”在乐城,小爱失去了太多珍贵的东西。在泊水市,她还要承担自己失踪的痛苦。
乐小爱一时之间被碧柳的眼神被迷惑,她喃喃地说:“……碧柳……”
碧柳的眼中清辉流转,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倾诉,最后只是微笑:“你还不算笨。”不管赤焰有什么样的阴谋,都让他和乐小爱两个人一起去面对。如果结局注定是悲剧,那么他不介意陪着乐小爱一起死。
乐小爱抓住碧柳的衣领:“你骗我!”
碧柳宠溺地凝视着乐小爱:“我说过我要和沈梦白公平竞争。”
乐小爱张口结舌,心中狂喜,又有着说不出来的酸楚:“你……你欺负我!你和上官霓是怎么回事?”
碧柳搂住乐小爱,在她的耳边低喃:“我被赤焰抹掉了记忆,甚至连魂魄都附在了轻云的身体里。在海底殿堂,我被门上的精神烙印攻击,激发了心灵映像。我才想起了一切。”
乐小爱紧紧搂着碧柳,心中是失而复得的狂喜。原来他的感觉一直没有错。死赤焰,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和碧柳分开吗?
想到这里,乐小爱抬起头来:“赤焰这个诡计多端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碧柳神色凝重:“我依稀记得,他和命运作了一个交易。所以,我之前根本不敢和你相认。怕你会有危险。”
乐小爱问:“那为什么现在又认了?”
碧柳眉宇间是风情万种,他淡淡地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如果命运给我和你准备了一个悲剧的结局,那我们大不了一起死。”
2、海家 与此同时,灵异警察分部训练地。
星砂第一千两百七十一次用灵力控制十米外的灵刃。
他精神力耗尽,却全然不顾。
星砂恨自己没用,总是要乐小爱保护他。那无力的感觉,仿佛一个人慢慢沉入深渊,寒冷寂静无助。
上官霓站在星砂的旁边,凤眼含着笑意:“你的异能并不属于攻击型。为什么你那么卖力练习?”
星砂的头发被汗水浸湿,美丽的眸子里是专注与狂热:“我想变强。”
上官霓的声音是少见的轻柔,她丢下诱饵:“我知道,你是为了能够保护乐小爱。如果想在很短的时间里很大地提高攻击力也不是不可能。”
星砂惊喜莫名:“是什么办法?”
上官霓递给星砂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隐约有流动的银纹:“你可以去卡片上的地址。那个人会帮你。”
星砂迟疑地接过黑卡,缓缓点头。 黑卡上的地址位于泊水市的富人区。
星砂拿着的黑卡很有用,警卫恭敬地请他直接进去。
建在海湾的独栋别墅开满了灿烂的花朵。别墅面朝清澈的大海,走几步就可以站在细腻的白色沙粒上,细听海浪声。
星砂站在了一幢别墅前,对了对地址。 他按了电铃。
一个活泼可爱,穿着蓝裙,大约十岁的小丫头蹦了出来。
她的眼睛极大,黑亮的瞳仁里是星砂的倒影:“哥哥,你找谁?”
星砂迟疑了一下:“你家大人在吗?” 小丫头转过头大喊:“爷爷,有人找你!”
一个红光满面步履轻盈的老人大步走了出来,他看到了星砂,愣了愣。
“我叫星砂,是上官霓叫我来这里的。她说,有人会帮我。”星砂把卡片递给了老人。
老人细细看了看卡片,露出亲切的微笑,“原来阿霓说的人就是你。你可以叫我海爷爷。这个小丫头叫小贪。你跟我进书房,我们聊聊。”
海爷爷的书房极大,藏书很多。所有的书架都是樟木做成,防尘防虫。
清秀的保姆梅香手脚勤快地泡好了茶,端进书房的红木茶几上,然后默默退下。
海爷爷轻笑:“星砂,阿霓和我说,你想在很短的时间里提高自己的灵力。”
星砂点头。
海爷爷微笑:“那也不是太难的事。你尝尝我这茶,风味独特,是上古一种水生茶树上摘的嫩叶制成的。名字叫海市蜃楼。”
星砂喝了一口,这茶带着淡淡的海气,令人心神放松。
海爷爷目光灼灼,看着星砂:“其实我们前些天见过,只是,你不认得我了。”
星砂神思有些恍惚:“是吗?我们在哪里见过?”困意袭来,无法抵御。
海爷爷的声音变得飘忽不定:“在白牙岛的海底……”海家是海王村人的直系后裔,族人世世代代守护白色殿堂。海家族长在七十二年前寻到了一处海洞。洞中居然生活了不少的海王鱼。自此,海家的子孙混迹于人群,入海则变身为海王之仆。海家一直很小心,吃人都处理得很干净,一直没被他人发现。
海家巧取豪夺,在泊水市开创了不少的局面。谁知秦碧水发现了碧落洞中通往白色殿堂的支路。紧接着,一群异能人士到来,导致白色殿堂彻底坍塌。
没想到,为首的上官霓居然就是海家世代等待的使徒。她且战且退,却暗中联系他,说明身份,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
昨夜,他和上官霓见了面,验证了彼此的身份。
得知海王即将在近期降世,海爷爷禁不住老泪纵横。海王之仆能够看到海王是无比的荣光,他多么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
书房的门被小贪推开,她的眼珠转了转,甜笑着问:“海爷爷,这个人可不可以给我吃啊?”
海爷爷宠溺地搂住小贪:“你这个贪吃的小丫头。他可是使徒,你只要吞了哪怕他一滴血,也会受到海王的惩罚。”
小贪的脸色煞白:“郎哥哥就是咬了那个潜水的姐姐一口,就变成了人干。原来,这个星砂哥哥和那个潜水的姐姐,还有我刚认识的阿霓姐姐都是海王的使徒。”
海爷爷的手落在了星砂的头上:“阿霓姐姐说,星砂没有得到血祭又迷恋人间的情爱,忘记了使徒的使命。让爷爷帮帮他。”
小贪甜甜地问:“拿谁血祭呢?”
海爷爷摸了摸小贪的头:“你让梅香进来收拾茶具。”
小贪蹦蹦跳跳地走出了书房,脆声呼唤梅香。 梅香进了书房,关上了房门。
小贪把耳朵轻轻贴在了门上。 她听到梅香惶恐地喊了声:“不要!”
紧接着书房里就静悄悄的,只有细细的水声。
小贪把耳朵凑得更近,还是听不清楚。
她偷偷将门推开了细细的一道缝,看到海爷爷将梅香的尸体放在了一边,然后将掌中一颗赤红的珠子塞进了星砂的嘴里。
那珠子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和魂魄的气息,令小贪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液。
海爷爷瞟了一眼门缝,笑骂:“你给我滚出去。” 小贪乖乖离开。
海爷爷将杯子里的茶水统统灌进了星砂的嘴里。他在星砂的心灵烙下指令。
他给上官霓打了一个电话:“事情很顺利。海市蜃楼能够斩断它对人类的感情。成为海王最忠实的使徒。您要我调查的秦碧水的下落已经有了。她在原来的家里。她的魂魄受创,至今未醒。一个叫做张之寒的年轻人在照顾她。”
海爷爷将电话放好,将书房的窗帘拉上,走出了书房。
黑暗的屋子里,星砂静静沉睡着。他属于使徒的记忆和力量都在复苏。
他梦到这十八年的感情如同雪片一般飞舞着消失在远处。 他的眼角有眼泪流下。
3、决定 太阳落下。黑夜替代白日。
张之寒望着昏迷不醒的秦碧水,愁眉不展。秦碧水的机体修复能力很强,可是,那可怕的神秘人的火焰居然可以灼伤人的魂魄。要让秦碧水醒过来,只有海王冠才能办到。
张之寒想去求那个和海王冠融合的帅气女孩子。但他害怕不但救不了秦碧水,还会暴露他的秘密。
只是,秦碧水这样下去,也许会成为植物人。 窗外响起了鸟鸣声。
张之寒走到窗边,伸出了手,一只鸟停在了他的手掌心。
他听了鸟叫,神色大变,转身背起秦碧水就悄悄地离开了。
海王权杖令他可以御使某些动物。那只鸟传来的消息是:有人在监视着他。
深夜的泊水市如同发光的海洋生物。 碧柳在车上耐心地等待乐小爱。
这是他和乐小爱的第一次约会。
他右侧的车门被打开,乐小爱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座位上:“走吧。” 碧柳没动。
乐小爱瞪碧柳:“有问题吗?”
碧柳的桃花眼里流光溢彩:“小爱,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穿裙子。”
乐小爱微微羞怯:“很怪吗?” 碧柳轻叹:“很美。小爱长大了。”
乐小爱的脸绯红:“开车。” 碧柳的车汇入了车海。
他握住乐小爱的手,掌心的暖意温暖了彼此的心:“我记得你似乎从来不穿裙子。”
乐小爱叹气:“我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很喜欢一个眼睛大大的可爱男生。有一天,我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裙子到学校。没想到,那个男生说,我穿着裙子也像人妖。后来就没穿裙子了,到后来就习惯了穿长裤。总觉得穿裙子的话,会感冒。”
碧柳努力忍笑,左手抖得连方向盘都抓不稳:“其实,小男生都会以欺负自己喜欢的小女生来表达好感。”乐小爱不穿裙子的心灵创伤还真是冤枉。
乐小爱瞪着碧柳:“我发现你也有这样的嗜好。”
她帅气一笑:“其实,我也不愿意找个比自己还漂亮的老男人。”
这一次,轮到碧柳郁闷了。 就在这个时候,乐小爱的心脏处有隐隐的白光透出。
乐小爱望向窗外:“我觉得,谁在叫我……是……是海王权杖在叫我!”
乐小爱伸手指了一个方向:“你往那边开。”
碧柳的车离开了车海,转入了小路。最后,车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公园外。
碧柳把车停在了路旁,和乐小爱一起下车,翻墙进入了公园。
寂静半荒废的公园里,小小的湖泊里嵌着一枚月亮的倒影。
湖边杂草丛生,一个身影静静站在那里。
“你是张之寒?”乐小爱看过张之寒的照片,也曾在第四医院的电梯门口和张之寒擦肩而过。没想到,张之寒居然是海王权杖的寄主。
“你认得我?你们是什么人?”张之寒缓缓问。
“我是海城大学的学生,我们是灵异警察,海王复活对大家都没好处。所以,我们只是想阻止海王复活。”乐小爱的微笑极具亲和力,“总之,我们不会伤害你。”
张之寒稍微放松了一些:“我召唤你来时相请你帮我一个忙。我想请你用海王冠的力量医治秦碧水。她的魂魄被那个可怕的神秘人的火焰灼伤,无法醒来。”
碧柳在月光下宛如仙人:“秦碧水可是一心想要杀了乐小爱,得到海王冠。”
张之寒沉声说:“我知道。凡事都有代价,只要你们救了秦碧水,我愿意跟你们走。”可怕的神秘人随时会找到他,而秦碧水苏醒以后知道他有海王权杖,或许也会痛下杀手。他已经厌倦了躲藏。
乐小爱微微诧异:“你甘愿为秦碧水付出你的自由?”
张之寒的微笑里是淡淡的哀伤和惆怅:“我只是喜欢她而已。”
乐小爱心中感动,她轻声说:“好,我答应你。秦碧水在哪里?”有碧柳在,她不担心会被醒来的秦碧水伤害。
张之寒揭开面前用做伪装的草垫,下面躺着昏迷的秦碧水。
碧柳的手指点在虚空之中,一个隐匿气息的魔法阵笼罩住了这湖泊旁的草地。
乐小爱蹲下身,握住秦碧水的手。海王冠那温暖的力量分出一股细流,自手掌传入了秦碧水的而身体,然后抵达了她的头部。
乐小爱“看”到了秦碧水魂魄里那些黑色的小火星。海王冠光明的力量包裹住了那些小火星,将它们一一消除。她可以感觉到秦碧水那原本虚弱的魂魄开始渐渐恢复了生机与活力。
海气从秦碧水的身体里散发出来,她渐渐自昏迷中苏醒。
秦碧水有些迷糊,她的眼神逐渐清醒,眸子开始转蓝:“乐小爱!”
张之寒惊喜地握住秦碧水的手:“你终于醒过来了!那个可怕的男人把你打伤,我好不容易把你带到了这里。是乐小爱救了你。”
秦碧水盯着张之寒:“你身上有海王权杖的气息。”
张之寒不久前才使用过海王权杖引乐小爱出现。秦碧水离他这么近,自然能够感应到海王权杖的气息。
“是,我是海王权杖的寄主。你……你要杀了我吗?”张之寒哀伤地笑着问。
秦碧水脸上的神情连连交换。赤焰诱杀了她的父亲,令她第一次对于使徒的命运产生了质疑与愤怒。她真的要与救了她的命的乐小爱和张之寒为敌吗?
秦碧水站了起来,冷冰冰地对乐小爱说:“这个情,我会还你。”
她望向张之寒,语气温柔了不少:“张之寒,谢谢你。”
张之寒心中欢喜:“我们是朋友,当然应该守望相助。”
秦碧水的视线落在了乐小爱的脸上:“我要走,你拦不拦我?”
乐小爱缓缓开口:“你如果被赤焰抓住,你会告诉他张之寒就是海王权杖的寄主吗?”
张之寒苦笑:“乐小爱,放秦碧水走,只需留下她的一滴血。我从海王权杖里知道了一个阻止海王复活的秘密,我要用它来交换秦碧水的自由。她对我说过,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为她爸爸报仇。”
碧柳的手在秦碧水的脖子上虚按,收回的时候掌心里已经悬浮了一滴秦碧水的血。
秦碧水转身要走,却被张之寒叫住:“碧水,有两股人在到处找我们。你……你要小心。”
秦碧水点头,“我知道。” 她眼中的冰雪之意融化了很多:“你也要保重。”
张之寒望着月亮下秦碧水远去的身影,惆怅地低下了头。 夜风微醺。
张之寒对碧柳和乐小爱说:“海王墓存在于异度空间。使徒找齐了海王冠和海王权杖,会在月圆之夜,依靠海王冠和海王权杖的指引找到海王墓。海王墓里,藏有海王的魂魄和力量。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联手,就能找到去海王墓的路。只要集齐三个使徒的血,我们就能够将海王的魂魄封印,这个世界自然不会有海王降世。”海王再度降世,泊水市只怕会被大海整个淹没,甚至于许多城市都会被毁掉。
“我们能够封印海王的魂魄?”乐小爱问。
“你能。海王冠是海王父母为他打造的神器,也是唯一能封印他魂魄和力量的神器。”张之寒苦笑着说,“我从来没想过去海王墓,我怕我死在那里。反正都是死,还不如搏一搏。”
“三个使徒的血是打开海王墓的生物密码。另外两个使徒的血,我们应该可以拿到。”碧柳轻叹,“小爱,你来决定。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分开。”
乐小爱握住碧柳的手,嫣然一笑:“那我们就去海王墓探险吧。” 城市彼端。
赤焰坐在电视塔的尖端,就着月光喝着极品红酒:“碧柳,乐小爱,命运注定了你们会找到海王墓。那里有命运为你们安排好的结局。”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愿意去任何地方。 这样的心情,我知道你也明了。
因而,我们是彼此的一部分。 ——《乐小爱日记》 1、心灵毒剂
金色阳光照亮海王大厦顶层的每一扇窗。
容光焕发的乐小爱拉住星砂:“星砂,昨晚我联系你,你怎么不接电话?”
星砂微微一笑,美丽的眸子里是谜一样的雾气:“大概是因为我在游泳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女孩子是海王冠的寄主,可是,现在还不能杀了她得到海王冠。上官霓说,命运已经注定海王会复活。只要海王复活,他就会杀掉她,将海王冠献给伟大的海王。
乐小爱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上官霓的办公室:“头儿,她还没来啊?”
星砂精确地将自己的嘴角弧度定位到微笑的位置:“她说她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斯文俊美的春日约医师出现在办公大厅,他淡淡地对所有人说:“每个人到医务室排队采血,我要做例行的基因稳定性检查。乐小爱,星砂,你们两个先过来。”玩失踪的碧柳终于出现,坦诚一切。他要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让自己不动声色地拿到上官霓和星砂的血。
星砂目光一闪:“我……” 乐小爱拉着星砂就走:“我什么我,难道你还怕疼?”
星砂微微皱眉。乐小爱的手牵着他的手,令他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他另一只手按住悸动的心脏。为什么会这样?
走廊里,乐小爱笑靥如花:“星砂,我很开心。也许明天,你和我就不用再担心海王降世的事情。”
星砂唇角微勾:“是吗?我也很期待一切快点尘埃落定。”
乐小爱拍拍星砂的肩膀,柔声说:“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好好在海城大学读书,有空就接任务。星砂再过几年一定会成为很棒的灵异警察。”
星砂无法再保持虚假的微笑。他心底有暖流涌动,令他很不舒服。
“你怎么了?”乐小爱察觉到星砂的异样。
“我大概有些累。”星砂勉强微笑,走进了医务室。
春日约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乐小爱:“你今天心情很好。”碧柳和乐小爱终于走在了一起,真替他们开心。
乐小爱眼睛明亮,恋爱的女孩子果然明媚动人,“那是当然。星砂,春日约最擅长隔空取血,用精神力检测血液里的基因。”
春日约在乐小爱说话间就采到了星砂的血。他的鼻端闻到了一股极淡的异香,这气息极其单薄,却在哪里闻到过。
他不露声色地将血样封好:“星砂,你可以走了。乐小爱,我还有事请你帮忙。”
星砂离去后,春日约再度打开星砂的血样,小心翼翼地取了一部分。
乐小爱不明所以,只能在一旁看。
血在春日约的手指上渐渐化为蒸汽,他细细嗅了很久。这身海市蜃楼茶的香气。梦幻空花里也曾添加了少量的海市蜃楼,但是高浓度的海市蜃楼茶本身就是极品心灵毒剂。简而言之,星砂已经被人从心灵上控制。
春日约神色凝重地再取了一部分血。 血滴漂浮在春日约的右手掌心上空。
血珠颤悠悠地旋转着。春日约闭上双眼。 浓烈的海气和令人吃惊的力量感
春日约睁开眼,正色道:“乐小爱,星砂已经完全觉醒,拥有了使徒的力量,还被人用毒剂控制了心灵,你千万要小心。根据他血液里海市蜃楼的吸收度来看,应该是十二小时内发生的事情。”
乐小爱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打击得愣住:“那星砂不会有事吧?”
春日约谈起:“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安慰吧.”
乐小爱摇头:“星砂他不会伤害我的,有危险的时候,他总是挡在我的前面。”
走廊的阴影里,星砂隐匿了全身的气息,静静听着春日约和乐小爱的对话。
他的表情阴晴不定,美丽如海水中星辰倒影的眸子里是深深的深深的迷惑。
此刻,碧柳正隐匿身形,跟踪上官霓。
她驱车进入了泊水市的富人区,然后直达海湾外的顶级海景别墅群。
然后,她走进了一幢独栋别墅。
海爷爷领着上官霓走进会客厅,尊敬地轻声说:“您的客人已经到了。”
上官霓推开会客厅的门,看到了一个犹如黑暗君王一般美丽邪气的男子。
“上官霓,初次见面。我是赤焰,你也可以叫我诅咒者。”赤焰漫不经心地坐在沙发上,声线华丽动人。
上官霓敏锐地感觉出赤焰强大到可怕的实力,以及非人的气息,她恭敬地问:“您是海王的朋友嘛?多亏您的帮助,其余两位使徒才这么快就觉醒。”
赤焰淡淡一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我只是答应了别人要令海王复活。”
上官霓略略有些汗颜,小心翼翼地问:“轻云说,您抢走了海王冠。”
赤焰玩味地想着什么,眼神变得森冷:“他骗了你,海王冠选了乐小爱作为寄主。”
上官霓哀怨地垂下了头:“他果然喜欢乐小爱,他是怕我伤害乐小爱。”
她抬头:“赤炎先生,我是否要动手杀了乐小爱?”
赤焰冷漠地摇头:“不,乐小爱还有用。我这一次是想问你海王的一段往事。”
上官霓愣了愣:“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赤焰的眼中有隐隐的红光:“海王最后的爱人是不是人类?”
“在神话时代,海王是众神中耀眼的美男子,有无数女神倾慕。神因为厌倦推出舞台。整个世界进入人类时代。海王的确是爱上了一个溺水的女人。他不但救了她,而且爱上了她。只是好景不长。他触犯了神与人类相恋的禁忌,被创世神惩罚。于是令那个女人得怪病而死。王为了保存爱人的遗体,甚至将海王冠放进了他为她建造的白色坟墓。因为海王冠能够凝固时间,那个女人的遗体会永远停留在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后来,王就失踪了。”
“我们都认为王太过伤心,回到了他的海王墓沉眠。这个世界没有了海王的力量,我们三个使徒也就各自陷入了深睡。只能借助人类的躯壳觉醒,再度出现在大地之上。”上官霓娓娓道来,眼中尽是对神话时代的怀念。
赤炎若有所思:“当海王苏醒,使徒们可以请求还望实现一个愿望。你的愿望是什么?”
上官霓的眼神带着憧憬:“我想和轻云永远在一起。” 赤焰神秘一笑:“轻云嘛”
他优雅地站起身来:“命运之神指定,海王复活需要大量的祭品。你和你的海王之仆们做好准备。泊水市将是最好的血海祭坛。”
赤焰正要离开,上官霓急忙问:“那么,我们是不是要继续寻找海王权杖?”
赤炎没有回头:“没有必要。” 偷听了赤焰和上官霓的谈话,碧柳心神不定。
赤焰到底在想什么? 2反击 夜色迷离。
月亮又大又圆,隔着遥远的距离牵引着地球还养的潮汐。
一个小女孩站在城郊偏僻的街道旁捂着眼睛哭泣。
“小妹妹,你怎么了?”有人用柔和的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在问。
小女孩抬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是委屈和害怕:“我找不到妈妈了。呜呜。”
年轻女孩子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你记得你家的地址吗?”
小女孩似乎很喜欢这个姐姐,乖巧地回答:“我叫小贪。我记得我加好像往那边。”
年轻女孩子皱着鼻子笑:“我带你去找你妈妈好吗?”
小贪点头,甜甜地说:“谢谢姐姐,姐姐你真香.”
年轻女孩抱着小贪走向了她指的路。 今夜云层很厚,月光淡薄。
走来走去,年轻女孩子发现自己站在了全市拆迁房的老街。
不远处,有猫凄厉地叫了一声。
小贪的眼睛在月色下隐隐发亮:“姐姐,你饿不饿?”
年轻女孩子摇头:“小贪饿不饿?” 小贪灿烂一笑:“小贪饿了。”
她小小的身体开始变形,脸上长满了青灰色的鳞片,渐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鱼头!
耀眼的红光闪过,那鱼头怪物软软地掉在了地上。
它的心脏处是一个深深的血洞。
“小贪,你用这一招吃了很多好心的姐姐了吧?”年轻女孩子巧笑倩兮,“吃人是不对的。下辈子不要再做错事。”
她打开通讯器:“娜娜大姐,我是夏拂晓。F1区清理了一个目标。”
娜娜大姐成为泊水市灵异警察分部的临时负责人。
她的背后,另一只更大的鱼怪悄无声息地扑向了她!
红光再次闪烁,夏拂晓收回自己放在肋下的灵力枪,对着通讯器说:“是两个目标。”
一场针对隐匿在人群中吃人的海王之仆的秘密行动在今夜于泊水市各处展开。身为泊水市灵异警察分部的上官霓却浑然不知。
他静静地躺在灵异警察分部的医务室里,梦到了过往极少的幸福画面。
他的枕边是一瓶打开的梦幻空花。 春日约今夜的目标是赤焰!
为了确保碧柳和乐小爱等人前往海王墓不会遇到赤炎的突袭,春日约选择在同一时间与赤焰对战。
走在这样的月亮下,春日约响起了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的爱人。
天心,是你令我懂得了爱与珍惜。
春日约接下了一直套在左手手腕上的佛珠手链。
数千年前,四至七其强大的妖兽与人类巫女缔结契约变成了人类。
春日家就是其中一支。春日约拥有的不仅仅是人类的力量,属于他的妖兽血液也在慢慢沸腾。
春日约一支靠这佛珠压制体内的戾气和妖力。
月圆之夜,本就是妖怪力量最强大的时候。
他的手背和脸颊上慢慢浮现出了诡异的花纹。月亮下春日约的影子是一只狰狞咆哮的巨兽。
街道的尽头,赤焰出现。
他打量着春日约,邪魅一笑:“没想到我居然看走了眼。”
春日约淡淡地回答:“我也想知道诅咒之火有多么可怕。”
赤焰的手上是跳跃的火焰:“你会知道的。”
春日约抬头看了一眼月亮。碧柳他们找到了通往海王墓的路了吗?
月夜下的海滩。
碧柳、乐小爱。张之寒、星砂围坐在沙地上。星砂默然不语。为什么乐小爱明明知道自己是完全觉醒的使徒,却依然带着他前往海王墓?
“星砂,我记得也是这样的晚上,我们一起带着你妈妈出海。”乐小爱痴痴地望着月亮。她的身上浮动着淡淡的异香。
那香气令星砂觉得惆怅,星砂的眼前浮现出了那时的自己。娜娜死了,他不想妈妈的遗体被当做鱼怪的标本解剖,他只想让妈妈回到大海的深处。乐小爱默默地陪着他
星砂深深地注视着乐小爱,他一直想变强,只是为了保护她。她是他在这个世界最在乎的人。昨天,上官霓给了他一张黑卡,然后,他和了海爷爷的海市蜃楼茶。所有关于乐小爱的记忆都在,却仿佛被切断了感情一般,只觉得那是他人的故事。
“没有用的,乐小爱,你明明知道我已经完全觉醒了,你为什么还要带我去海王墓?”星砂终于开口,“我已经没有了任何属于人类的感情。我的使命是复活海王。”
乐小爱的微笑温暖:“因为我答应过你,不会丢弃你。”
星砂伸手按在了自己的心脏处,心为乐小爱的话在悸动。
乐小爱的心脏处,海王冠的白光再度透了出来,照在了星砂的心上。
乐小爱看着星砂的眼底渐渐有了泪光,她发现她和海王冠越来越心意相通。
星砂沙哑着声音对乐小爱说:“对不起。”
乐小爱小小,挽住碧柳的手臂:“我们出发吧。”
海王权杖的蓝色光辉与海王冠的白色光辉交织在一起,如梦似幻。
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开始渐渐变得不平静。月光宛如实质,融入到了这蓝白相间的光华中。
这光滑旋转着,慢慢扩大,变成了一个光的漩涡。
漩涡底部渐渐变白,乐小爱在漩涡里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星空。
泊水市城外的荒郊。 春日约与赤焰的对决还在进行。
赤焰的脸上是细密的伤痕,他注视着呗诅咒之火烧伤的春日约,高傲地说:“虽然你很强,但是你是没有办法对抗命运的。”
春日约的身体动了动,他慢慢地爬了起来:“这诅咒之火还是烧不死我。你现在伤得应该也挺重的,你就别装大尾巴狼了。还命运,真是老套。”妖兽的身体果然比人类要强壮得多。
赤焰对春日约的生命力很惊讶:“你”春日约应该是远古妖兽的后裔,才拥有那么强悍的生命力
春日约笑的妖异:“我们再来三百回合,如何?” 3.谁是海王
海王墓是一个寂寞的世界。它是一个被星星包围的小岛。
迷蒙的海气如同海水一般,在小岛外涌动。
小岛上矗立着一座古老而巨大的神殿。庞大的远古海兽石像守护着神殿,它们栩栩如生,似乎随时会从沉睡中醒来。
星砂在脑海里听到了碧柳的声音:“星砂,如果我除了什么事,你一定要把乐小爱完好无损地带回去。”
星砂的实现和碧柳的实现交错。碧柳微微一笑,依恋地看了乐小爱一眼。虽然他和乐小爱约定一起死。但是他还是希望乐小爱能活下去。
乐小爱好奇地环顾四周:“这里其实不适合睡觉,太大了,没有安全感。”
张之寒的胸口处,海王权杖浮出,全掌上的蓝色宝石闪耀着迷幻的蓝光。
蓝光缓慢地飞向了神殿大门,径直嵌入了神殿大门上的某个机关。
神殿的大门无声地打开,金碧辉煌的海王神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珠光宝气弥漫整个神殿。
乐小爱一眼看到了神殿重要,在一棵珊瑚顶端放着一只小小的晶莹剔透的水晶灯。
灯上,蓝色的烛火在跳跃。 数千年来,它都一只在亮着吗? 泊水市城外的荒郊。
两败俱伤的春日约和赤焰躺在泥地里,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赤焰低低地笑了:“春日约,你猜碧柳和乐小爱现在到了海王墓吗?”
春日约仰望着明月:“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呢?海王复活,死一堆无辜的人,你很愉快?”
赤焰那红色的瞳孔里满是得意:“我在就麻木了,那不过是我和命运的交易,其实海王的魂魄早就不在海王墓里了。碧柳和乐小爱怎么可能封印住海王的魂魄?”
春日约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你说什么?”
赤焰的声线华丽而黑暗:“很久以前,海王喜欢上了一个人类女子,这触犯了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海王无法给予她永生。那个女人死了以后,海王为她修建了白玉殿堂,安放她的遗体,还把海王冠留在了那里。后来,海王酒失踪了。连使徒们都以为他是回海王墓沉眠,其实海王心灰意冷,将神格和力量留着了海王墓。而他的魂魄堕入了轮回,只为能再度和那个女人相遇,失去了神格的海王,根本不能保有记忆。就算他和那个女人的转世相遇,他也不能认出她来。张之寒告诉你们一个封印海王魂魄的方法,那个方法其实是用来释放海王神格和力量的方法。”
春日约换换开口:“一切都是你策划的?”
赤焰无比满足地叹息:“我修改了海王权杖里的一点点信息,然后设计让张之寒得到海王权杖,海底白色店堂里的海王冠能令时间停止,而乐小爱是预言者,即使她不能使用预言者的能力,也让她能够在时间凝固的时候走进殿堂,成为海王冠的寄主,光是这样不足以令我这么开心,你猜猜,海王的魂魄在哪里?”
春日约心痛地闭眼,月光太亮:“原来,碧柳就算海王。告诉我,如果海王的神格和力量回到他的魂魄离,他会做什么?”
“海王的神格会本能地收回自己的海王权杖和海王冠。海王权杖和海王冠的寄主就会干脆利落地死掉。乐小爱傻得居然戴上了中了心灵毒剂的星砂。她死定了!”赤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你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着碧柳的魂魄寄居在轻云那个人类的身上,然后在短短一百年内老死?我要令碧柳永生不死,和我一样。”
“原来,梵蒂冈所说的恶魔并不是海王,而是你。这一切都是你的游戏。”春日约沉痛地低喃。“你不过是命运的傀儡,耳鼻刘即使只活数十年光阴,他也活的开心,他对我说过,他最开心的莫过于能够跟乐小爱一起变老。那样的心情,你根本不懂。”乐小爱,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明明知道星砂中了心灵毒剂,还要带他去海王墓,我现在只希望。你队形啥的信心可以产生奇迹。
海王神殿 水晶灯上的蓝色烛火吸引了碧柳的目光。
他微微有些迷惘,这烛火美得令人心碎。 水晶灯的一角有着浅浅的凹洞。
张之寒肯定地对乐小爱说:“就是把三个使徒的血滴在这里,然后用海王权杖和海王冠的力量去触摸这火焰。”
星砂看着火焰:“真美。”
碧柳将三使徒的血滴在了凹洞处。那血迅速地不见了,而火焰变得躁动不安。
碧柳不安地看着那蓝色火焰。有什么事情不对,着火焰里没有生命的感觉。
乐小爱和张之寒同时将海王权杖和海王冠的力量裹住了那蓝色的火焰。
与此同时,碧柳感应到了那火焰庞大无比的力量和俯视一切的威压!
那火焰飘了起来,闪电一般钻入了碧柳的额头!
碧柳宛如蜡像一般静止不动,双眸无光。
乐小爱不安地握住了如雕像一般的碧柳的手:“怎么会这样?!”张之寒颤抖了起来巨大的威压自碧柳的身上传出!
碧柳的双眼里,蓝色的漩涡亮了起来!
星砂将乐小爱拉住:“你快跑,海王马上就要佛或了!碧柳就是海王!”那熟悉的高高在上的威压,那从灵魂深处感觉到的无法反抗的威严,无一不说明,碧柳就是海王的转世!
碧柳的眼中,那蓝色漩涡渐渐凝固。
他的右手台了起来,直接插进了张之寒的心脏,将海王权杖拿了出来!
张之寒的血被海王权杖抽出了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如同瑰丽的红色飘带。
那全掌上的蓝宝石更加耀眼,美得妖异。 碧柳的左手指向了乐小爱。
星砂挡在了乐小爱的面前:“海王,您” 他的心脏被海王的左手洞穿!
星砂不顾一切地抱住了海王:“乐小爱,你快逃!我不会死的,你快逃!”
乐小爱醒悟过来,发动所有的灵力,急速遁离海王神殿。她用层层灵力包裹住海王冠,隐匿住它的气息,冲向了来时打开的通道。
星砂死命地抱着海王,灵魂和肉体都在被灼烧,他知道那是神怒。
良久,海王的声音在星砂的耳边轻响:“使徒,你在做什么?”
星砂颤抖着:“令您复活的使徒可以有一个愿望,我的愿望就是。让她活着。”
海王沉默,然后说:“如你所愿。你不惜承受神怒也要维护的人类是你的爱人?”
星砂松开海王,心口剧痛:“不她另有所爱。我只是她的朋友。”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