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一个农场里,有一只自以为是的公鸡,它很自以为是,看向同伴时,眼里尽是不屑之情,言语尽是戏谑之语,许多公鸡敢怒不敢言,因为这只公鸡会生蛋,每次生的蛋都被那些爱尝鲜的有钱人以天价买走,他给主人带来了好运

再过几天,就是一年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

在一个农场里,有一只自以为是的公鸡,它很自以为是,看向同伴时,眼里尽是不屑之情,言语尽是戏谑之语,许多公鸡敢怒不敢言,因为这只公鸡会生蛋,每次生的蛋都被那些爱尝鲜的有钱人以天价买走,他给主人带来了好运,主人自此对其大加赞赏,谁若惹得它不高兴,它可就不生蛋了,主人自然会大动肝火把惹恼他的鸡给抓起来好好惩戒一番,那可就不讨好了。因此,不论是公鸡还是母鸡走过它身边都得退避三舍,客客气气的。

大寒三候第一候鸡乳,指此时可以孵小鸡了。

一天,一群公鸡实在忍受不了它的作风,便偷偷地往它的饲料里掺些石灰、沙子、乳胶,他们早已有约在先,出事了就共同承担责任,他们毕恭毕敬地为它呈上这盘精心调制好的“沙拉料理”,这只大公鸡早就是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自是没有什么防备之心,嚼也没嚼便当着他们的面咽下去了,并拍着肚子连声称饭食美味。

上世纪70年代,我随母亲下放在老家豫西农村生活,数九寒冬,在外婆那处简陋却温暖的土坯房里,最有趣奇妙的事,当数孵小鸡。

第二天,随着一声鸡啼,这只公鸡一如往常生了一个蛋,只不过这个蛋与以往有些不同,蛋壳是呈灰白色的,主人倒也没有多心,一如既往地把它拿去拍卖。

从外婆挑选孵小鸡的鸡蛋那天起,就充满了悬念和惊喜。

一个贵妇人买走了这个蛋,准备晚上做给儿子吃。贵妇回到家,刚放下蛋时就见儿子撅着小嘴走进客厅,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我的小汤姆怎么了?”“妈,那个新来的老师太自以为是,太不懂尊重人了,每次批评人言辞极具侮辱性,眼睛里流露出的轻蔑之意是毫不掩饰的。”“你肯定是哪里做的不好,惹老师不高兴了吧?”“我没有,我只是不喜欢他上课时看我的眼神,不听他的话,在课堂上睡觉而已!”“你看,连你自己都承认上课睡觉了,这是对老师的不尊重,明天去向他道歉。”还未待小汤姆回答,贵妇便抢先吻上了儿子的额头,摸了摸他的头发说道:“儿子,听话啊,晚上给你做蛋花汤吃”,随后,贵妇便上楼了。

外婆把一枚枚鸡蛋,对着太阳照,看鸡蛋里面,是否有个像豆瓣又像蝌蚪的小黑点,外婆说有小黑点的鸡蛋,是被公鸡踩过的蛋,可以孵出小鸡,反之就是模糊蛋,孵不出小鸡。长大以后,我才知道被公鸡踩过的蛋,其实就是受精卵。

小汤姆越想越不舒服,看到桌上的蛋,边跑过去直接拿起来直接扔向地板,借此好好发泄一番,可令人惊讶的是这个蛋竟然完好无损。小汤姆拾起这个蛋,摸了摸蛋壳,质感确与一般的蛋不同,只见他眼睛一溜转,把这个蛋偷偷塞进书包里,随后又从冰箱里拿了出一个鸡蛋上了点色放在桌子上。夫妇人并未察觉到什么,晚上便把这个蛋做成蛋花汤给小汤姆吃,小汤姆喝之前心里一直在打鼓,直到喝完后才放下心来。

外婆说的神奇有道,我看得惊讶浑沌,待外婆从麦秸垛上,抓把蓬松的干草,垫在一个脸盆里,再把十几枚鸡蛋,挨个摆放在盆底,然后抱过那只涨红了脸、支楞着羽毛、心神不宁、咕咕叨叨的大母鸡,安放到盆里蛋们上面后,大母鸡瞬间换上一副幸福淡定的模样,护卧在鸡蛋上,日间夜里,不吃不喝、一动不动全心孵育。

第二天,小汤姆在课堂上睡觉,那个新来的老师直接把黑板擦扔到他头上,骂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整天睡觉,再看看长得那么矮,根本是一头小猪。小汤姆闻言起身回应:“老师,留点口德,难道你不懂的尊重学生吗?小心以后会有报应!”“哦,我倒要看看会有什么报应,我这么伟大的人肯教你们这群蠢猪,你们就应该感激涕零了,还竟然敢诅咒我,真是不懂得感恩,唉,我的心思都白费了……”说着,这老师摆出一副捶胸顿足、痛心疾首的样子。小汤姆便直接从书包里那个蛋,直接砸了过去,正中脑门在全班惊异的目光中,砸了他个千多万多桃花开。后来,这名老师头上起了个大包,为保住形象不得不拿绷带把起包的部位给包了起来,活像个印度阿三。他决定向法院起诉小汤姆,小汤姆父母知道了,为维护自家的形象,便私底下作了一些赔偿,这事才作罢。

好奇的我总是很心急,每每走近卧在盆中的母鸡,想拨拉出她屁股下面的蛋们看看,她就用严厉的目光警告我,有时还用尖嘴啄我的手,制止我捣乱。

对于小汤姆一家来说,这事可不算完,他们又向卖给他们蛋的那个农场索赔,无奈之下,农场主赔了一笔钱,然后又把气撒到“罪魁祸首”身上。于是乎,那只鸡遭殃了,农场主把它驱逐了出去。

整个孵化过程大约21天。期间,外婆还要检验一下蛋们的孵化质量,我也等到了魔法显现的那一天。

路上,这只公鸡又生了一个蛋,还是一样的灰白色,它看了看这个令自己遭逢厄运的蛋,一脚把它踢飞了“啊!”远处传来一声惨叫,鸡蛋刚好砸在一个疑似印度阿三的家伙的脑袋上,当场眼冒金星,给砸昏了过去,等他醒来时茫然地望着周围的一切拍了拍脑门自语道:“我是谁啊?”

外婆把蛋们依次从大母鸡热乎乎的肚皮下掏出来,放进另外一个盛满温水的盆子里,蛋们便像精灵一样,摇摇晃晃开始漂浮摆渡。

外婆对惊呆了的我说,这是蛋壳里的小小鸡在踩水,会踩水的蛋,将被留下来,继续放进母鸡身体下孵化,不会踩水的、或者干脆沉到水底一动不动的懒蛋们,直接就被威严能干的老外婆给淘汰掉。

外婆把淘汰掉的蛋煮熟后,给家人吃,剥开的蛋里,甚至都有了毛茸茸一团,有肉有骨有羽毛的肉肉,外婆说这叫毛蛋,它是一味中药材,可以治疗人的亏虚。但我总是很恐怖,排斥吃它们。

又过了几天,孵蛋累得明显消瘦的大母鸡,又开始不安地在盆里,歪头扭屁股地动弹,时不时把嘴插到羽毛里面,外婆说小鸡要出壳了。

这时若把鸡蛋拿出来看,有小生命从里面,自内而外地突破,它们用嘴努力地啄破蛋壳,终于,一团淡黄轻羽、毛茸茸地挣脱蛋壳出来了,小鸡们晃晃悠悠站定了粉嫩的小脚丫,用两粒黑亮清澈的眼睛,迷茫地打量着世界,不一会儿,便跟随着鸡妈妈,满地摇摇摆摆撒欢。

小鸡崽们吃着外婆给她们煮的小米,在九九艳阳天的院子里,叽叽喳喳,蜂拥在骄傲庄重的鸡妈妈身边。整个院子俨然成了它们的世界。

再长大些,外婆也不再孵小鸡了。因为有鸡贩,初春挑着担子,走乡串村地吆喝:赊账卖鸡娃儿,麦罢来收钱儿。

鸡贩在门口放下担子,打开蒙在两个圆筐子上的黑布,外婆从熙熙攘攘挤在一起的小鸡里,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地仔细挑选,拿出来放在旁边苇席圈起的小圈子里。外婆还把小鸡一只只捧在手上,吹开它们屁股上的羽毛,分辨公母。

读书时,读到安徒生童话《丑小鸭》,鸭妈妈居然孵了一枚天鹅的蛋,这令我十分着迷。

据说,小鸡小鸭会把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动物,当成妈妈。儿子小时候,陪他看迪斯尼动画《猫和老鼠》里,那只小鸭故事,让我更相信这种说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