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恸之城2

他说,你不在了。 我突然觉得厌倦了生活。 请你不要离开我。
——《乐小爱日记》 1、逢魔 月色光光,心慌慌。
喝得醉醺醺的孟潜跌跌撞撞地走在海城大学里。 他心中烦躁,双眼通红。
站在安婷身旁浅笑笃定的轻云,在游泳池里挥洒自如的星砂。
这两个人夺走了他的光芒。他恨不得他们自这个世界上消失。
树影在夜风中摇动。 孟潜发现自己不知小觉间走到了游泳馆的侧门。
他推了推通道的铁门,门居然是虚掩着的。
想到白天在游泳池里的幻觉,孟潜心中一热。虽然他本能地有些恐惧幻想里的那对火焰之眼,但是,对轻云和星砂的嫉恨夺走了他的理智。
他走在游泳池前,接着酒劲,穿着衣服就跳进了池里。
冰凉的水漫过他的头项,孟潜睁开了眼,游泳池的底部消失不见,变成了一个缓慢转着的海眼。
孟潜甚至看到那海眼里有沉船的残骸飘过。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拉向海眼深处。
他害怕地挣扎、呛水,直到白天的那个声在脑海中响起。
你想要什么?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黑暗的最深处,一对赤红的眼睛睁开。
孟潜发现白己居然可以呼吸,他不明白己只是带着妄念跃入游泳池,怎么会到了里。
“你……你真的可以满足我的要求吗?”孟潜壮着胆子问。
那双赤红的眼睛洞悉一切,“你想要成为泳池里速度最快的王者,不是吗?”
孟潜憧憬着自己拿到金牌的那一刻,“不,不仅如此。”
“贪婪是我最喜欢的品质。”来自海眼深处的笑声那么诡异。
轰隆隆的水流声在响着。
孟潜的魂魄都在战栗,“我……我想成为泳池里速度最快的那个人。我想得到安教练的女儿安婷。我要星砂和轻云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人面对魔鬼,总是赤裸地自私和狂妄。 你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孟潜的脸上是狂热的神情,“我愿意付出一切,只要你满足我的愿望。”
深夜十二点。 整个游泳池的水都被卷入海眼。
乐小爱和星砂走进游泳馆,被眼前的异象惊呆。
游泳池的水旋转着,高出了池面,在半空中,如同晶莹剔透的会流动的水晶。
磅礴的海气充溢着整个空间。
星砂的灵气被这庞大的海气一激,居然在他的经络里快速旋转着运行起来。
他握住乐小爱的手,戒备地盯着那海眼,“小心,我觉得那里面有很可怕的存在。”
乐小爱缓缓伸出右手,指着海眼,“那里面有人。” 水壁里隐隐有一个人影!
就在这个时候,一团橙黄的火焰从海眼中飘了出来,化为火舌,向星砂缠绕而来。
乐小爱灵力指环蓄能,在星砂的身前形成一个弧形的护罩。只是那护罩在一秒里已经被火蛇彻底摧毁。
火蛇扭曲,从星砂的背后绕了过去。那高温只是靠近就让星砂觉得面颊发烫。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朦胧的海气从星砂的身上涌出。
他把来自海眼的海气通过身体,转化浓缩。这火焰来自海眼,自然对海气无效。
乐小爱看到这精彩的一幕,不由称赞,“星砂,你很聪明。”
她的话音未落,却觉得脚下一滑。
她低头看去,发现一股怨灵变化的黑气正缠在自己的脚踝上,将她拉向海眼。
星砂正要救援,却被火蛇缠住。 小爱还没来得及防备就被拉入了海眼。
原来,海眼中的可怕存在的其正目标根本就是乐小爱!
她穿过呜呜呼啸着的水壁,被拉入了海眼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星砂正要追着进入海眼,却发现空气宛如凝固一般令他无法动弹。
海眼就这么活生生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游泳池的水轰然落回池中,飞溅的水花将星砂的衣服和头发浇透。
星砂跃入池中,双瞳变蓝,黑暗的水下在他的事视野中变得清晰。
游泳池里只有水。 他敲打着坚固的池底,眼中是深深的焦虑。 他该怎么办?
2、噩耗 乐小爱,我们很久没见了。
乐小爱努力在急速下降中保持清醒,她的耳钉有碧光闪耀,将她包裹住。
海气荡漾。 深渊的黑暗里,有人轻叹。
乐小爱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神情变得激动,她的双眼隐隐发紫,原本的瞳孔居然开始变成双瞳!
“赤焰!我记得你的声音。你和碧柳一起去了归墟,你在这里,那他现在在哪里?!”乐小爱紧握双手。
四周变得明亮。 一个宛如黑暗君王一般高傲俊美的男子出现在乐小爱的面前。
他深深地注视着乐小爱,“他已经不在了。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来到了泊水市。”
乐小爱抓住赤焰的衣袖,“我不信。你还活着,你怎么可能看着碧柳比你先死?”
赤焰怜悯地看着乐小爱,“你知道我不会说谎。你的碧柳已经不在了。你不会想知道他的结局。你应该明白,我的出现就意味着灾难即将来临。离开泊水市,这是作为老朋友对你的忠告。”
乐小爱的声音里藏着绝望,“我不相信你。碧柳明明还活着,他和我有一个契约。”
赤焰摊开手掌,一枚碧色耳钉躺在他的掌心,“命运讨厌偷窥者,更讨厌背叛者。你强行休眠乐城的怨灵们,失去了预言者的能力。而我不得不选择回归到命运的身边,这是命运对我的惩罚。”
他将耳钉放入乐小爱颤抖着的手里,“你现在灵力低微,预言者的能力也没有了。看在碧柳的份儿上,我不伤害你。”
冰冷的耳钉宛如一滴眼泪,躺在乐小爱的手心。
乐小爱心口剧痛,眼泪滴落在耳钉上。
她怔怔地看着耳钉,失去了继续站立的勇气。
赤焰静静地注视着乐小爱,火焰在他的瞳孔里跳动,“你的碧柳消失前,让我转达,请你忘记他。”
乐小爱跪倒在地上,失神地握紧碧柳的那枚耳钉。 “你叫我怎么忘记?”
星砂的内心充满了痛苦。 如果他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他就可以保护乐小爱。
妈妈离开了这个世界,乐小爱是他最在乎的人了。
轻云飘逸的身影出现在池边,“我感觉到了庞大的海气,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星砂在水里仰望着轻云,失魂落魄地回答,“乐小爱被突然出现的海眼带走了?”
轻云震惊地重复星砂的话,“乐小爱被海眼带走了。”
那个眼底藏着心事,却依然微笑的乐小爱居然被诡异莫测海眼带走了?
轻云无法理解突然涌上心头的失落与愤怒。
他手指轻挥,宛如金沙般的东西在游泳池上空聚集。
金沙构成的魔法阵急速地旋转,充满奥义的金色字符凭空出现。
此刻的轻云庄严肃穆,带着无法形容的圣洁气息。
轻云吩咐星砂,“我去追乐小爱。你记得报告上官霓。”
他跃入金色魔法阵,闭上双眼,紧接着连同魔法阵一起消失在半空中。
在轻云到中国前,他在梵蒂冈得到红衣大主教奥斯莱的教导。奥斯莱说,魔法与天生的异能从来都是相辅相成。
轻云依靠残留的海气和对乐小爱精神烙印的记忆,闭眼用精神力操控着魔法阵,追逐而去。
魔法阵消失,轻云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在海水里。
圆月高悬,星子默默注视这大海。 海风轻柔,带来缥缈的花香。
轻云浮上海面,打量四周,除了海水还是海水。远处的沙滩和建筑告诉轻云,他居然在晨曦养老院附近的海里。
那么,乐小爱在哪里?
轻云突然觉得心慌。前几次海眼灵异事件都发生在海上,被它裹住的渔船整个消失,渔船上的人连尸体也没有再出现。
乐小爱会不会已经死了?
轻云有些失神。他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都散开,进行搜索。
附近一公里半径的海域被他的静神力笼罩。 他望向下方,动容地轻叹。
他刚刚触碰到了乐小爱的精神世界。她在渐渐死去。 轻云沉入海中,往下潜去。
海水碧蓝,宛如春日里的一场剔透的梦境。 一团柔和的绿光出现在海水深处。
轻云向着那团光游去。 3、复苏 乐小爱漂浮在海水里,右手掌心有光线漏出。
她双眼紧闭,陷入昏迷。苍白的脸上是哀伤的神情。
轻云觉得,她就像是那个童话里被王子放弃的美人鱼,带着绝望与哀伤,在海水里进入永恒的梦乡。
他抱住了她,心底有莫名的满足。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在她的心灵之海留下呼唤的讯息,然后升向海面。
轻云低头看着怀抱里的乐小爱。 她居然在昏迷的时候,也在流泪。
泪水融入海水里,同样带着咸味。是不是大海本就是伤心人的眼泪汇集而成的?
轻云抱着乐小爱走上了沙滩。
他发现乐小爱并没有呛水,似乎是她手掌里发光的东西带给她一些生机。
轻云皱眉的样子依然动人心魄,他很疑惑,乐小爱是受到了纯精神的攻击吗?
月光那么美,怀里的人却呼吸微弱,不肯醒来。
轻云把乐小爱温柔地放在沙滩上,将她的头靠在他的腿上。
他握住乐小爱的右手,将她的手指研开。
她手心里的东西对她来说一定很重要,因为她握得那样紧,仿佛那是她最重要的一切。
一枚发光的碧色耳钉睁静地躺在乐小爱的掌心。 轻云一怔,他伸手拿起耳钉。
散发着温暖绿光的耳钉,仿佛月夜沙滩上的一只萤火虫。
轻云可以感觉到那耳钉里蕴藏着的思念和沮柔。
乐小爱的耳朵上也戴着这样的耳盯。
那么,这枚耳钉属于乐小爱昨夜说过的,那个她一直在等的人吗?
轻云的手带着暖流,他轻轻梳理了小爱湿透的头发,“你还不醒来吗?”
他再度将唇吻在了乐小爱的眉心。乐小爱,我必须进入你的精神世界将你叫醒。
乐小爱不知道自已在哪里。 她只记得赤焰告诉她,她的碧柳已经不存在了。
赤焰说,最后,碧柳让她忘记他。
忽么可能忘记呢?那个人默默为她付出,即使看到她为别的人伤心流泪,也借出温暖怀抱。他自恋,却毫不犹豫地为了救她分出自己的魂魄和寿命。他是一个妖怪,却比人类更懂得爱。
乐小爱无法接受这噩耗,精神紊乱,她的精神力开始暴走,整个海眼都在震动。
赤焰后来不见了。
无数条丝线一样的东西在她的脑海里蠕动,无数画面和光影在她的眼前掠过。
然后,她就出现在原本应该炸毁的乐城媛媛家的卧室里。
床上躺着沉睡的妈妈,乐小爱紧紧地握住妈妈的手。
妈妈,你死后,我很想很想你。 我是不是可以放弃一切,跟着你,和你在一起?
乐妈妈睁开眼睛,她的声音温柔,“小爱,我刚才梦见你爸爸和我说再见。”
乐小爱征怔地望着妈妈。这是妈妈死前和她的对话。
乐小爱闭了闭眼,微笑着谁,“妈妈,我爱你。”
乐妈妈微笑,“我也爱你。即使我离开,我的爱依然在。”
“妈,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你说碧柳会是一个好老公。可是,如果碧柳不在了,而我的灵力又全部消失掉。我该怎么办?”乐小爱轻声问。
乐妈妈搂住女儿,“我的小爱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妈妈有独有的法术能够帮助小爱。对不起,小爱,要留下你一个人。妈妈很累,想去陪你的爸爸。”
乐小爱的手指触摸到了热热的湿湿的液体,她闻到了血的气息。她知道记忆里的事情将全部重演一次。
乐妈妈割开了自己的手腕,用血在乐小爱的额头和周身画上了奇怪的图案。
乐妈妈的嘴里是古怪的低喃。
乐小爱惶恐地想叫,却发现自己很本无法发出声音。
“……以吾之心魂为引,开启破灭命运之眼……以吾之命偿还偷窥命运之罪……”乐妈妈的声音里带着某种动人心魄的节奏。
乐小爱眼睁睁地看着妈妈变成无数光点,消失在突然张开的黑洞之中。
乐小爱发现,她的灵力完全恢复。 重温记忆里最悲伤的事情,来恢复灵力吗?
乐小爱在地板上坐着,觉得空虚。 有人打开房门。是碧柳!
乐小爱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知道这只是记忆里的片段。
只是,她还是忍不住扑进碧柳的怀里,哽咽着说,“请你不要离开我。”

我总是会在失眠的时候,认真回想从前。
你穿过的衣服的式样,你微笑上扬的角度。
因为,我怕我因为太过思念,忘记你的脸。 ——《乐小爱日记》 1、净化
灵异警察分部。 碧柳和上官霓坐在顶楼的植物园里,喝着香浓的咖啡。
“我已经收到了数十例因为食用打捞出的鱼类和贝类而中毒的报告。这一次的赤潮相当严重,如果不能有效控制,也许二十四小时之后,赤潮的范围将超过一千平方公里。”上官霓神色凝重。
“据说,赤潮是海王降临的前兆。”碧柳知道赤潮相当棘手。赤潮是海水中某些微小的微型藻、原生动物或细菌在一定环境条件下爆发性增殖或聚集在一起而引起水体变色的一种生态异常现象。有毒赤潮一旦形成,可对赤潮区的生态系统、海洋渔业、海洋环境以及人体健康造成不同程度的危害。
上官霓苦笑,心底有着卑微的希望:“轻云,我好累。我好想和你一起离开这里,去我们以前去过的那个法国小镇。”
碧柳动容,上官霓是真的很爱轻云。他垂下眼帘,“对不起。我没有办法离开。”
上官霓轻轻地笑了:“我又忘记,你本来就是一个肯为任何女人停留的男人。”
植物园光线温和而明亮,碧柳那飘逸出尘的风姿令上官霓心痛得无以复加。这样的男人却无法属于她。
碧柳转移话题:“有办法消除赤潮吗?”
上官霓神色复杂,“有。海王冠具有净化一切海水污染物的特质。我将集合本城所有灵异警察和异能者的力量,寻找海王冠。”使徒的命运就是复活海王,没有人能阻止。
昨夜,她终于联络上那些海王之仆。他们居然是海王村的嫡系后裔,世世代代守护海王恋人的坟墓。他们说,那个秦碧水可能是第三个使徒,只是这个消息来得太晚。殡仪馆火海一片,上官霓自导秦碧水不会死,却也失去了她的踪迹。
海王冠一直就在白色殿堂里,如今却不在了。海王冠能令时间静止,也会自己选择寄主。海王之仆也不知道是灵异警察里的谁带走了海王之冠。
海王冠的图片影像资料在每个灵异警察那里备案,上官霓召开内部会议,一切将赤潮的危害细细解析,一边不动声色地观察自己的下属是否神色有异。
碧柳坐在乐小爱身旁,就这样觉得幸福。
他看着乐小爱右耳上的耳钉,眼底是深藏的情意。
乐小爱低头看着海王冠的图片资料。
白色殿堂的那只水晶皇冠居然是海王冠。它撞向她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正要开口告诉上官霓,却听到了上官霓继续在说,“海王的三个使徒很可能已经觉醒。我们一定要比三使徒先找到海王冠。”
“使徒?”乐小爱诧异地问。她视乎在那里听谁说过。
上官霓点头,“这是机密。海王复活之前,他的三个使徒会觉醒,为他找到海王冠和海王权杖。从种种迹象来推断,我怀疑三使徒都在泊水市。”
乐小爱想起了她和星砂在海城大学餐厅里的对话。
“小爱,你说人回不回从幻觉中听到别人叫你使徒之类很宗教的称呼?”
“圣女贞德也是听到上帝的声音,让她去拯救人类。后来,精神学家分析她是有妄想症的偏执狂。”
乐小爱还记得,星砂妈妈死前对星砂说,他是海王的宠儿。
她的视线和星砂的视线交错。星砂的眼里居然有深深的哀伤。
乐小爱垂下眼帘,勉强笑了笑:“这个名字很宗教。”
上官霓将乐小爱和星砂的眼神交流看在了眼中。乐小爱是否已经怀疑星砂就是使徒?
乐小爱满腹的话语想问星砂。等到会议结束,每个人坐回自己位置。乐小爱就走到了星砂面前:“你不是说要请我吃晚饭吗?”
星砂微笑着望着乐小爱:“你想吃什么?”
碧柳望着乐小爱和星砂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上官霓在他身边低语:“你在嫉妒吗?”
碧柳淡淡一笑:“我只是觉得他们两个人很相配。”不能让别人看出他对了小爱的感情,也许赤焰就在某处偷窥呢。
上官霓心情好了很多:“我也觉得他们很相配。”
会议上,当天去白牙岛的八个人都没什么异样。会不会是星砂得到了海王冠?其他人于职责一定会向她汇报。只有星砂身份特别,有藏匿海王冠的理由。
恢复平静的晨曦养老院。 下午一点。 星砂和熟识的老人打了招呼,借了厨房用。
“我想亲手做饭给你吃。海鲜土豆烩饭怎么样?”星砂柔和地笑着,令乐小爱无法拒绝。
她默默地拿起星砂准备的土豆,开始削皮。
第一次见到星砂,他也是围着围裙,神情认真地在做菜。
香气四溢的烩饭做好了。星砂把它放在了乐小爱面前。
乐小爱拿着筷子,瞪着星砂:“你不要以为请我吃饭,我就不会问你。”
星砂在乐小爱身旁坐下,笑容悲哀:“如果可以选择,我也不希望我是使徒。”
乐小爱筷子一抖:“你……你就这么承认了?”要是上官霓知道星砂是使徒,回不回将他立刻大卸八块,来阻止海王复活?
“你还真是笨蛋,把使徒往灵异警察分部带。”星砂拍了乐小爱的头。
乐小爱郁闷了,她闷声不响地开始吃饭。肚子太饿,吃饱了才有力气骂人。
星砂笑得越发灿烂。小爱没有像看到怪物一样拔腿就跑,反而吃他做的饭呢。
放下筷子,乐小爱叹气再叹气:“怎么办?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没办法打你小报告。”
星砂的双眸璀璨如星辰,优美的唇线里是柔和的笑意:“我根本不想去复活海王。”
乐小爱大奇:“为什么?” 星砂轻轻地说:“因为我不想失去你的笑容。”
乐小爱大受感动,眼圈微红:“星砂……”
星砂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黑色珍珠,放在乐小爱的手心:“吞下它的话,我会彻底觉醒,得到使徒的力量和记忆。现在,我把它交给你。”
乐小爱愣住,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光从乐小爱的心脏处透出,乐小爱手心里的黑珍珠居然就这么消失在了她的掌心!
海王冠被祭品激发!
整个厨房都被白色的光束照亮,乐小爱望着自己心脏处的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乐小爱感觉到海王冠那无穷无尽的净化力。上官霓在会议上的话语令她作出了决定。
她吃力地伸出了手指,指向遍布赤潮的大海的方向。
一道巨大而柔和的光箭从乐小爱的指尖迸发!
它直直地飞入海中,放入核爆一般炸开。
柔和的光芒如巨大的涟漪,荡漾开来,在海水中无损耗地传递。赤潮如同神迹一般在迅速消失。
数百个平方公里面积的赤潮迅速缩小。海水散发出的臭味越来越淡。
海王庙里,张之寒惊疑不定地站了起来,“是海王冠的气息!”
秦碧水也感觉到了这熟悉的波动,她的眸子慢慢变蓝,海气在她身周涌动:“海王冠?为了复活海王,我一定要拿到海王冠!”
碧柳感觉到了这纯净庞大的能量。
夏拂晓正在办公大厅里兴奋地喊着:“卫星显示,赤潮正在快速地消失!这简直是神迹!”
碧柳走出办公室问:“那么,军用卫星有没有拍到赤潮最先消失的地点?”
夏拂晓冲到电脑前按了按鼠标:“是泊水市城郊的……晨曦养老院!我记得中午的时候,星砂和乐小爱说要去晨曦养老院什么的。”
碧柳的身影自窗口跳下。
夏拂晓愣了愣:“太帅了,这是顶楼,而且这里还是市中心。”
上官霓的办公室寂静一片,她已经不在了。 2、融合
乐小爱胸口的白光散去。她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指。那力量真是太厉害了!
神色焦急的星砂拉着乐小爱的手往晨曦养老院外跑去:“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其他的使徒一定会感应到了启动的海王冠的位置。
不明所以的乐小爱一边跟着星砂飞奔,一边问:“怎么了?”
星砂俊秀的脸上是凝重的表情,他望了望四周,向椰林跑去:“我们必须躲起来,不然其他的使徒还有那个海眼里的人都会找到你,夺走海王冠。”
乐小爱想到了赤焰那可怕的诅咒之火。他将青青在瞬间点燃!
乐小爱缩了缩脖子,用所有的灵气将海王冠的重重包裹:“我们一定要躲好。”
她打开通讯器:“我们向头儿请求支援。”
上官霓开着她的红色跑车,飞速赶往晨曦养老院。她第一次感应到了海王冠的存在,心中兴奋。星砂和乐小爱的通讯器中有定位系统,显示了他们的位置。这海王冠一定在他们两个人手里!
上官霓的通讯器发出悦耳的声响,她的唇角勾起玩味的笑意:“乐小爱,发生了什么事?……是吗?海王冠在你们那里?……你们待在附近,等我来接应你们。”星砂还没有完全觉醒吗?他似乎不记得他的使命,也没有使徒真正的力量。
上官霓猛踩油门,跑车绝尘而去。海王冠,是她的了。
午后的椰林不是藏人的好地方。
星砂记得不远处的海边有一座海王庙。也许,海王庙能够让他和乐小爱隐匿到上官霓到来。
他们在沙滩上飞驰,海王庙遥遥在望。
乐小爱突然站住了脚步,苦笑着对星砂说:“我们被找到了!”
也许是海王冠的作用,现在的她能够感受到海气的存在与变化。
星砂听到了空气被撕裂的啸声,他回过头,看到了悬浮在半空中的秦碧水。
她的瞳孔是无情的幽蓝,长发飞舞,如同海中魔神。海气带着可怕的威压罩住了乐小爱和星砂。
“交出海王冠!”秦碧水冷漠地开口。
星砂挡在乐小爱身前:“碧水,你不是答应我不会找海王冠的吗?”
乐小爱目瞪口呆,温婉的秦碧水静然是海王的使徒!
秦碧水冷漠地盯着星砂:“海王的复活高于一切。”
她右手伸出,海气翻涌,宛若龙卷风一般卷向乐小爱。
乐小爱灵力充沛,精神力也达到了她的巅峰状态。
一张带着微微海水蓝的防护罩裹住了她和星砂。那海气一时之间居然不能侵入。
秦碧水惊讶地“咦”了一声:“你居然是人类中的异能者!”
乐小爱微笑:”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温柔的你。“
秦碧水冷冷一笑,海气如同螺旋一般旋转着撞击防护罩。
乐小爱知道防护罩撑不了多久,她灵力指环聚能,一道风刃以极快的速度割向秦碧水的右臂。
秦碧水的身影轻晃,那风刃擦着她的头发落空。没想到,风刃居然在下一秒划了一个弧线,割向秦碧水的面颊。
秦碧水的右手砍在了风刃上,能量碰撞的气流四处席卷,而她的右手只是有了一道浅浅的红痕,紧接着迅速恢复成白玉一样的颜色。
“没用的。交出海王冠,或者杀死你。”秦碧水的眸子里是凌厉的杀气。
乐小爱干笑两声:“有话好好说。海王冠我也想给你,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你。它撞进了我的身体消失不见了。”
秦碧水的一双蓝眼第一次专注地望向乐小爱:“海王冠选择了你作为它的寄主,你们已经融合了。”
乐小爱听得愣了:“寄主?融合?” 秦碧水冷酷地下了结论:“那就杀掉你。”
她的身前,海气凝结而成的数十枚冰刃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星砂将乐小爱拉在身后:“碧水,我不会让你伤害乐小爱,除非你先杀了我。”
秦碧水的眸子里第一次有了其他的情绪:“原来,你喜欢她。”
她手腕轻挥,密集的水刃绕过星砂向乐小爱刺去。
乐小爱集中精神,每一枚水刃在空中的速度和轨道都被她看得清清楚楚。“灵力弹”自她的指尖弹出,将最有威胁的七枚水刃击溃。
秦碧水眸子更亮:“你令我有了战斗的兴趣。我本以为只是单方面的杀戮。”
乐小爱全神贯注,感应到秦碧水的海气在不断变得更浓:“星砂,你快走。”秦碧水妹妹要出杀招了吗?使徒这种生物的恐怖程度和妖兽有得一拼。她分外想念碧柳。碧柳如果在的话,一定不肯让别人这么嚣张地欺负她。
星砂淡淡一笑:“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听到他的话,秦碧水的眸子里嫉妒和恨意交织。
乐小爱和星砂的四周,沙粒被狂暴的水卷起,遮住了他们的身影。
星砂抱住乐小爱,背对着如同千万利刃一般切割着他身体的水龙卷。
乐小爱的手按在了星砂的颈侧,他瞬间失去了知觉,倒在了乐小爱的身旁。
水龙卷消失,看来秦碧水也不忍星砂受伤太多。
星砂背后血肉模糊,伤口却在迅速痊愈。
乐小爱从来都不是一个战斗型的异能者,她擅长的是溯源能力以及在乐城时被妈妈开启的预言能力。
她能撑到这个时候,靠的是碧柳与她分享的那庞大的灵力。只是,她的身体并不能发挥出那些灵力真正的作用。
“要不一招定输赢好了。”乐小爱潇洒一笑。
秦碧水高傲地注视着乐小爱:“当然可以。”
乐小爱的双掌相对,渐渐拉开,她的两掌之间渐渐出现一个灵力极度压缩的光球。
秦碧水没想到乐小爱一个小小的人类居然拥有那么强大的灵力,心中惊疑不定。难道乐小爱已经学会运用海王冠里的能量?
能量乱流吹拂着乐小爱齐肩的黑发,她神情严肃,似乎要使出惊天动地的禁术。
她的心底却在暗自叫苦。碧柳的灵力实在太庞大,这身躯根本无法承受释放它产生的压力。她把时间拖住了那么久,怎么头儿还不来?
就在乐小爱全身经络都被灵力涨得发痛的时候,她的心脏处传来一股温暖柔和的力量。所有的疼痛不翼而飞。
那海王冠的柔和力量洗涤着乐小爱的身体,甚至上一次乐小爱在乐城灵力枯竭造成的伤害都被海王冠逐步恢复!
乐小爱的眸子变成了紫色!
乐小爱凝视着秦碧水,看到了她的过去,却看不见她的未来。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吗?乐小爱没有办法继续施展预言者的能力。她的眸子渐渐变回了琥珀色。
“秦碧水,你找我要海王冠,还不如找赤焰为秦伯报仇。”乐小爱的话宛如晴空霹雳落下。
“你在说什么?赤焰是谁?我爸爸怎么了?”秦碧水即使是使徒,也有无法割舍的亲情。
“赤焰就是那个神秘人。在殡仪馆里,他诱使秦伯将魂魄和血作为交换,换取你的复活。只是,你根本就没有死。赤焰欺骗了秦伯。”乐小爱对赤焰的恨意更深。
秦碧水颤抖着摇头:“我爸爸不会死。你骗人!”爸爸一直没回家,手机也无法接通。现在,有人对她说她爸爸死了。
“使徒不需要有亲人。使徒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复活海王。”赤焰鬼魅一般地出现在沙滩上,他望着乐小爱,“我真的很欣赏你,乐小爱。你是天生的福星,连海王冠都选择了你当寄主。”
3、情敌 乐小爱毫不犹豫地把灵力压缩球扔向了赤焰:“你把碧柳还给我!”
赤焰身周十米内的沙滩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他却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脚跟离地一寸:“你的碧柳已经不存在了。”他并没有撒谎,碧柳已经不记得乐小爱了。
乐小爱的眼睛因为愤怒更加明亮:“我才不信。我想了很久很久,终于想通了一件事。”
赤焰禁不住好奇地问:“什么事?”
乐小爱手上多了一个更大更亮的灵力压缩球:“我绝对不能相信情敌的话!”
灵力压缩球飞向赤焰,却在他头顶突然涨大,将赤焰整个人笼罩其中。
赤焰的唇中吐出了一小粒幽蓝的火星,那火星漂浮着粘在了灵力球上,灵力球黯淡了一下。
赤焰右手斩出,将灵力球划破,他有些愤怒地冷笑:“你进步了很多。我本来以为你没有了预知能力,就是一个废物。”
秦碧水出现在赤焰的身后,掌中是海气凝成的风刃,疯狂地砍向赤焰
就在刚才,秦碧水回忆起了她想忘记的一切。
“我要为我爸爸报仇!”秦碧水凭借使徒的本能和赤焰斗在一起。
翻涌的海气令乐小爱抱着昏迷的星砂后退了数十米。她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打吧打吧,多耗一些时间,灵异警察的大队人马就会赶到。
使徒的力量果然够强悍,乐小爱看着赤焰和秦碧水从沙滩打到海上,又从海上打回沙滩。爆炸的效果比大片更加精彩。
近岸的海水都在摇晃着,波浪高高叠起像要吞噬赤焰。
赤焰因为被冒犯而愤怒,他的身上浮现出一层诅咒之火。为了救碧柳,他耗费了太多力量,至今都还没有恢复。海王的使徒居然可以和他缠斗这么久。
愤怒地赤焰凭借丰富的战斗经验,抓住时机,反手握住了秦碧水的手腕,诅咒之火在他的手上燃烧,令秦碧水发出可怕的惨叫声。
赤焰将她丢在了沙滩上:“使徒对于平常人来说是可怕的存在。可是对我来说,使徒不过是玩偶。玩偶最重要的就是听话。”
海气也不能完全隔绝诅咒之火的伤害。秦碧水的右手只剩下了发灰的白骨。白骨上的肌肉和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乐小爱深思地注视着赤焰:“赤焰,你到底想在泊水市做什么?”
赤焰英俊完美的脸上是可恶的微笑:“我喜欢玩毁灭游戏。我这段时间的兴趣就是复活海王。乐小爱,我曾经好心要你离开泊水市,可是你却不听我的忠告。现在太晚了,你已经不能退出。我可以给你选择:是现在就被我杀死,还是乖乖地帮我把海王权杖找到,和我一起去复活海王。”
乐小爱非常没有骨气地回答:“我选择帮你找到海王权杖。”
赤焰优雅地玩弄着指尖的火焰:“那你现在就开始找。海王权杖也找到了它的寄主,将气息完全隐藏。不过没关系,海王冠和海王权杖之间能够互相感应,你一定可以找到海王权杖。”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光闪过。
圣魔法阵出现在赤焰的面前,它在赤焰的脚下蔓延,发出了耀眼的圣光。
赤焰的表情奇特,他咬牙:“该死的梵蒂冈,该死的魔法阵。”
碧柳如天人一般的身影出现在了沙滩上,他的眼神深不可测,冷冷看着赤焰。
“轻云,你在梵蒂冈学了不少东西。”赤炎近乎贪婪地看着碧柳的面容。
他恶毒地望向乐小爱:“看到和碧柳这么相似的人天天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不会很心疼?”
乐小爱发现轻云的光明魔法阵似乎能够克制赤焰,顿时轻松愉快了不少。但是,赤焰的这句话正好踩中了她的痛处。
乐小爱恶狠狠地回答:“我喜欢的是碧柳的心,不是碧柳的脸,你把我的碧柳还给我。”说完,乐小爱有些心虚。其实,碧柳的脸也很美,令她心动。
碧柳轻笑,动人心魄。他淡淡地看着赤焰:“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部下。”他真正想说的是,我心爱的人。
赤焰邪魅一笑:“我不急,游戏的高xdx潮还没到。轻云,你能保护乐小爱一时,却保护不了一世。”他笑得更加诡异,像是看着所有的人都在走向深渊一般得意。
碧柳弹指,圣魔法阵光芒大盛。
赤焰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只剩下他磁性魔魅的声音在海风中回荡:“轻云,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
秦碧水紧接着跃入海中,她可不想被那个会圣魔法的人抓住。
碧柳没有追击,他担心赤焰再回来。这一次,他来保护乐小爱。
乐小爱感激地拉着碧柳的衣袖:“还好你赶来了,我以为这一次我死定了。”
碧柳默默地看着乐小爱,和煦如春日暖阳的微笑在唇边绽放:“你确定你喜欢的只是碧柳的心,不包括他的脸?”
乐小爱脸色绯红:“那当然……不是。”轻云的微笑似乎能抚平她心中的伤痛和不安,为什么?
远处传来发动机的咆哮声。 红色跑车飞驰而来,停在了碧柳旁边。
上官霓妩媚一笑,仪态万千:“你比我还先到。” 碧柳淡淡一笑。
上官霓的视线落在了昏迷的星砂身上:“星砂还好吧?”
乐小爱点头:“刚才我和星砂被使徒袭击,后来诅咒者又出现了。”
上官霓目光闪动:“使徒?”
乐小爱叹息:“就是我们从白牙岛带回来的秦碧水。”她隐瞒了星砂的使徒身份,是不想星砂有事。
碧柳若有所思。小爱隐瞒了什么?她每次说谎都会眨右眼。
上官霓的眼前浮现出了在海底白色殿堂外漂浮着的少女尸体。
她自我修复,然后觉醒了吗?祭品是谁?三使徒都已经出现。海王复活的日子指日可待。
上官霓问出了她最想问的问题:“海王冠还在你那里吗?”
碧柳懊恼地抢先回答:“海王冠被诅咒者抢走了。”
乐小爱不明白为什么轻云不说真话,但是,她发现,她的心里对花心大萝卜轻云的信任度居然比对上官霓的还要高。
她点头,心有余悸:“赤焰的诅咒之火太厉害,我能活下来已经是侥幸。”
上官霓失望地叹气,招呼大家上车:“回去再说。”
上官霓一般开车一边想,星砂为什么没有履行使命抢走海王冠?他根本没有获得使徒的力量。她需要为星砂找到祭品,完成血祭。至于诅咒者,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帮助使徒觉醒。他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单纯地喜欢毁灭的游戏吗?
所有人都离开后,沙滩附近的岩石后出现了张之寒的身影。
他远远地目睹了沙滩上发生的事情,将自己的气息隐匿得很好。甚至不敢靠近偷听他们的谈话。
他可以感应到那个美丽帅气的女孩子就是海王冠的寄主。
最令张之寒震惊的是,可爱的秦碧水居然是海王的使徒。她悬浮在半空中,冷漠无情,海气氤氲。
张之寒心乱如麻。
他意外地和海王权杖融合后,一直小心翼翼隐匿身份,生怕海王的使徒找出他,杀掉他,抢走海王权杖。他只想好好地活着,连游泳池下的海眼里的那个红眼魔神也被他骗过。没想到,他暗自倾慕的秦碧水却是海王的使徒。
张之寒身侧的海面上突然浮起什么东西。
他紧张地盯着,发现居然是昏迷的秦碧水!
秦碧水的魂魄也被诅咒之火灼伤。她强自逃走,在海中已经神志模糊。她支撑了片刻,就失去了意识。
张之寒跃入海中,将昏迷的秦碧水拖上岸。
他凝视着秦碧水,神色温柔:“我大概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吧。”秦碧水在他最狼狈的时候收留了他。这份恩情大概要用性命来偿还。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