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9905com金沙网站,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 我都似曾相识。 可是,我却猜不透你的心。’
——《乐小爱日记》 1、怪事
海城大学的游泳馆设计得很美,如同在地面盛开的一朵水花。
校游泳队的专属游泳池旁.队员们正在训练。
只是,女队员都在偷看新来的教练助理轻云。 那么美的人,居然就在身旁。
轻云拿着秒表.认真地记录着队员们的成绩。
轻云眉目如画,和游泳的健美肌肉男有很大区别。
游泳队队长孟潜一直以来都是游泳队的焦点,很多女孩子心中的偶像。他发现自己喜欢的安婷也在偷偷打量轻云,那羞涩妩媚的样子是他从来没看到过的。
孟潜握紧拳头,心中很是不悦。轻云一定是靠关系混进游泳队当教练助理的。他一定要找机会当众羞辱他,让他滚出游泳队。
妒忌之火在孟潜心中阴郁地燃烧着。
轻云察觉到了他充满敌意的视线,抬眼看着他,唇角微弯。那迷人的微笑瞬间电倒一大片女生。
孟潜暗自咬牙。没事长这么帅,不去拍电影,跑到这里干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站在了跳台上。 轻云发令,孟潜快速地跃入水中。
清凉的池水令他觉得兴奋。
孟潜生就一副练游泳的身材。他1米83,臂长达到了1米96,上身长度0.87米,背肌异常发达.手掌脚掌都很宽大。他拥有游泳运动员梦寐以求的黄金身材。去年,他获得了世界大学生运动会200米蝶泳的银牌。
身为天之骄子的孟潜觉得一切都唾手可得,安婷也迟早会是他的女朋友。
游泳池边,轻云看着水中如同游鱼的孟潜,唇边的笑意并没有消失。
教练安海平满意地看着自己的爱徒孟潜。他是被海城大学高薪挖来的知名游泳教练,培养了多名世界游泳冠军。他知道.将续写他的辉煌战绩
安海平看了看轻云,眼底是隐藏的轻蔑。轻云是海城大学的副校长安排进来的,显然是看中了这里优厚的薪水和福利。
最近游泳队发生了两起诡异的时间,都被海城大学利用关系网压了下来,没有对外通报。
一个是以前状态不佳的游泳队男选手张之寒成绩猛然提高。安海平高兴之余,还是谨慎地对张之寒进行了尿检。结果显示,他的确是靠实力而不是靠兴奋剂获得了可喜的进步。只是,不到七日,游泳馆工作人员在深夜的游泳池里发现了奄奄一恳的张之寒。他全身的毛细血管都发生了细微的迸裂,肌肉有着细密的割伤,整个眼球充血鼓出。
因为抢救及时,张之寒保住了性命却神志不清。他一直在恐惧着什么,攻击靠近他的任何人。
学校付了大笔的钱给张之寒的家里,还把张之寒送进了精神病院,好不容易才平息了整个事件。
另一起诡异的事件令一向大胆的安海平也胆寒。
半夜爬起来独自练习高台跳水的大二体育特招生冯文居然摔死在了碧波荡漾的游泳池里。他颅骨粉碎,手断脚断,内脏大出血,完全就是从高处摔在了水泥地上才能产生的后果。
没有人知道冯文为什么会半夜练习高台跳水。这事情被局限在很小范围的人知道。游泳队的其他队员只知道冯文得病死了。
冯文的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被学校连哄带骗,什么要求也没提,含着眼泪带着儿子的骨灰就要回乡下。
还是安海平看不过去.为冯文争取了十万赔偿金。
冯文是独子,是他父母最大的骄傲和唯一的期盼。如今,他们的儿子躺在冰冷的骨灰盒里,换来的是冰冷的十万块钱。
冯文的父亲一直失神地重复着:文娃子都死了,这钱给谁用?给谁用?
“安教练?安教练?”轻云的声音将安海平自回忆中唤醒。
安海平抬头.他那俊美的教练助理正将孟潜的速度记录表递给他。
他看了看记录:1分58秒11。
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男子200米蝶泳的最新纪录是1分55秒17。
安海平皱眉。孟潜的状态时好时坏。
就在这个时候,喝彩声从不远处的公共游泳池传来! “太快了!” “加油!加油!”
安海平吩咐轻云,“继续训练,我去看看。”
他心烦意乱地走到了围观者甚多的公共费泳池边。
“没想到那个小帅哥比常胜游得快那么多。常胜可是校游泳队安教练钦点的高才啊。”一个男生啧啧称奇。
安海平愣了愣。常胜是他看中的苗子,下周一就会正式和游泳队的成员一起训练。海城大学真的有不是游泳队队员.却比常胜游得快的学生?
他定睛望向游泳池,骇然发现常胜居然落后了整整小半个泳道。
足足15米的距离!
领先的学生宛如游鱼一般在水中冲刺.他的动作和谐自然,令人产生一种缓慢的错觉。
他猛地拉住那男生,“他们比的什么?”
男生呆了呆.认出眼前的居然是安教练,有些结结巴巴地回答,“100米自由泳。”
安教练激动万分,“有人记录成绩吗?”
男生指了指靠里边的一个帅气的穿着衬衫长裤的帅气美女,“她在记录。”
与此同时,比赛结束。
安教练看到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跃出泳池.在明亮柔和的光线里,水珠从他的肌肤上滑行滴落。他的皮肤带着柔和健康的蜜色,一双眸子澄明清澈。
安教练冲了过去,激动地问那帅气共女,“时间是多少?”
“50秒02。”乐小爱纯洁无辜地看了看秒表。
安教练的心都在颇抖,“这个成绩很不错。”
他急切地握住少年的手,“你是海城大学的学生吗?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微微一笑,“我是海城大学的学生,我叫星砂。”
安教练眼中星光闪耀,“你以前参加过游泳比赛吗?”
星砂摇头,“我只是喜欢游泳。”经过一周的特训,他已经初步能够使用体内的灵气。在水中的速度、耐力都提高到了他已经不敢想象的地步。怪不得奥运会都私下设置了异能者禁赛的规则。
安教练如获至宝.“星砂,你是说,你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
星砂羞涩地点头。 安教练按住了自己的心脏,巨大的惊喜就要满溢出来了。
常胜孤单地爬出游泳池,静静地离开了。乐小爱摸摸鼻子,她好像欺负了谁一样,感到愧疚。
安教练深情地望着星砂,宛如望着一个绝世美女,他声音甜蜜.“那你对加入我们学校的游泳队有没有兴趣?”
2、夜未央 星砂火线入队。 校游泳队美男争辉。
女生们在优质帅哥轻云和嫩草气质少年星砂中难以抉择。
海城大学的八卦小报销量大增。因为头版就是星砂芙蓉出水的艳照。手机带摄像头的科技进步,令八卦无所不在无孔不入。
而在八版则是优质帅哥轻云的生活系列照。偷拍到的轻云的每一个神情都充满魅力,宛如画中人一般温润飘逸。
最郁闷的是乐小爱。 她没想到轻云也加入到了海城大学事件调查中。
天天看着和碧柳一样的脸,并不是愉快的事情。 因为总会速感.然后更加失落。
星砂加入校游泳队的唯一条件是请安教练安排乐小爱在游泳馆勤工俭学。
于是,乐小爱就有了闭馆的时候在游泳馆闲逛的机会。
海城大学的水处理系统来自普罗名特公司。精确的测控系统、高智能化、全自动的技术和设备,保证系统的可靠运行。
游泳池的一次上水、循环水、日常补水、泻空、溢流的设置构成了游泳池循环水处理的整个系统。
普罗名特研发的精确探头随时对水质进行监控,臭氧发生系统采用负压投加的技术,可以避免臭氧发生泄漏,从而保证人身安全。这都排除了游泳池含有不明毒素影响张之寒神经的可能。
乐小爱一直在想,会不会冯文跳进游泳池的时候,水池里根本没有水?在他死后,才重新注满水,造成了看似诡异不合常理的死亡。
一切都只是猜测。 要验证的话,只能实践。
深夜,了小爱穿着泳衣站在游泳池旁,拿着一只防水电筒。浴巾则放在防水布上叠得整整齐齐。
微弱的光在黑暗里显得那么可怜。
水面平静而黑暗,像是一个漂浮在那里的深渊。
乐小爱从铁梯那里缓缓下水。水很清凉,微微有些冷。
人们擅长制造一个又一个安全的盒子。
游泳池这个巨大的盒子装满了水.没有崎岖的海底沙砾,没有带毒的水生物.没有可能缝住脚踝的水草。
只是,除了水什么都没有的游泳池怎么会令张之寒全身都是割伤和出血?
乐小爱被水包围,微微荡漾的水波带着温柔的杀机。她并不害怕,因为碧柳的耳钉会保护她。她甚至希望这耳钉如那个月夜的海边,再次发挥威力。
这也许是她和碧柳唯一存在的联系。 没有动静。 一切静好。
乐小爱一时兴起,在游泳池里自由地潜泳了起来。
星砂说得对,在水里,能够忘记所有的烦恼。
轻云走进黑暗的游泳馆.听到的是哗啦啦的水声。
这样的深夜,是谁会在游泳池里? 空气的密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轻云眯眼。若有似无的妖气渐渐出现!
乐小爱并没有感觉到异样,她只是渐渐觉得哀伤。心上的伤口微微疼痛。
她的手触到了游泳池的墙壁.她浮出水面,发现开着的手电简旁站着朝思暮想的人。
不,不是碧柳,只是轻云。 他深深地看着自己,伸出手说,“上来吧。”
乐小爱握住了轻云的手,那只手令她觉得温暖。
乐小爱被轻云猛地整个人拉出水面,轻巧地带到了游泳池外。
“你还好吗?”轻云美丽的眸子里是复杂的情绪。眼前的少女如同黑夜里绽放的幽昙,洁白优美。
乐小爱注意到轻云在看她身后的泳池,“有什么问题吗?”
轻云望着黑暗的水面,微微一笑。
此刻,会不会有一双眼睛正在水下注视着他呢? 夜未央。
轻云将浴巾递给乐小爱。 乐小爱披上浴巾,心底突然有些羞涩。
“你一直是那么莽撞的吗?”轻云那华丽优雅的声线令人屏住呼吸。
乐小爱没明白轻云的意思,“什么?”
“只有这么低微的灵力就敢一个人去面对海王之仆,甚至在深夜里去发生过灵异事件的游泳池游泳?”轻云莫名地对乐小爱产生了兴趣,调看了她在晨曦养老院的行动报告。
乐小爱左手紧了紧浴巾,右手伸出,“我有灵力指环,威力强劲。
轻云的唇角微扬,“能使用这种型号的灵力指环,你的精神力还真是强悍。只是,它并不是你想得那么有用。”
轻云突然出手攻击乐小爱,快如闪电。
他的左手扼住了乐小爱的咽喉,左手则技巧地抓住了乐小爱的右手,将她的食指紧紧按在她的掌心。
黑暗中,乐小爱的脸色绯红,轻云的气息和碧柳的气息真的好像。
她挣扎,却发现怎么也无法挣脱。平时引以为傲的拳脚功夫根本对轻云无法构成威胁。轻云果然不愧是猎杀吸血鬼的异能者,速度和力量的运用都很强。
轻云的笑声令她郁闷,“你还会跆拳道?”
“喂,麻烦你放开我。”乐小爱恼羞成怒。
“你看,我随时可以拧断你的脖子。女孩子还是不要逞强,否则会嫁不出去的。”轻云的右手手掌感觉到乐小爱光滑娇嫩的皮肤。轻云心底动了动。
他自嘲地笑笑。
一直以来,他持有的都是合则一起,没有了感觉就分开的感情态度。上官霓算是少有的和他关系保持超过两个月的女朋友。他和她都知道这个规则,没有束缚,只有享乐。
乐小爱在黑暗里听着轻云的话,突然笑了,“没关系,我已经嫁人了。”
轻云的手离开乐小爱的脖子,“你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了吗?”
乐小爱摸了摸耳钉,眼神因为回忆变得温柔,“我和一个人有生死相依的承诺。”
轻云的声音如同夜雾,“生死相依,还真是一个虚幻的约定。”
这世上怎么可能真的有生死相依的约定。
乐小爱捡起手电筒,含笑的眼里是笃定,“我相信他一定会回到我身边。”
轻云眉头轻皱,“那个和你有约定的人已经离开了你吗?”
乐小爱轻轻地笑了,“他在我心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轻云没有说话。
只是,突然开始嫉妒乐小爱心中的那个人。 3、着魔 天空似乎会一直晴朗下去。
像一个美好的谎言。
乐小爱和轻云在游泳馆擦肩而过,宛如陌生人,似乎谁也不记得昨夜在泳池边的对话。
星砂加入校游泳队,有人欢喜,有人不爽。
女生们都眼晴发花.看看轻云又看看星砂,不知道该看谁多一眼。
男生们心情复杂.星砂横空出世.实力不俗,偏偏长着一张俊脸,完全不给人活路。
安教授一直在单独指导星砂在旁边小一点的游泳池里联系。他眉开眼笑,深知只要稍微规范星砂的技术动作,星砂的自由泳速度还有提高的空间。
孟潜冷眼旁观,心中不忿。
他阴沉着脸练习,往日里,他只要在游泳池里就会斗志燃烧,觉得兴奋。
今天,他在水里,却觉得池水黏腻,令他透不过气来。
星砂是一个沉静的少年,他总是认直听安教练讲解动作,浑然不觉或爱慕或嫉妒的那些眼神。
孟潜心中阴郁的火焰烧得更旺。
他一边划水.一边恨恨地想着安教练对他实在是太冷淡。
无边无际的怨念在他的心底搅动。
他在水下睁开眼睛,突然觉得游泳池的底部瓷砖在旋转。渐渐的,游泳池的底部居然消失了,变成一个旋转的深渊。
你想要什么?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深渊之火里.有一双火红的眼晴在问。
孟潜惊骇地将头抬出水面。四周一切如常。似乎他只是在水下停留了一秒而已。
轻云站在池边,淡淡地看着他,那双眼晴深不可测。
孟潜游到终点,脑海里在问自己:想要什么都可以满足吗?
那他要的是绝对的胜利。他想要在下一次大学生运动会得到一枚200米蝶泳金牌,他想打破纪录。他想把所有的对手都踩在脚下。
孟潜的双眼里是狂热的光芒。
在安教练的安排下,星砂站在了这个标准游泳池的跳台上。
乐小爱站在不远处.对着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星砂深深呼吸,然后做好了准备姿势。
指令之下,星砂如飞鱼一般跃入水中。他的脖子后面贴着一块灵异警察分部出品的仿真皮肤,用以遮挡那枚奇异长出的鳞片。
那种几乎要融化在水里的奇特感觉再度出现!
星砂的速度惊人,仿佛在空气里飞翔一般毫无阻力地在水里游动。
他享受着这种感觉,然后突然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他的心灵。
只是轻微的触碰却引起了核聚变一样的连锁反应。
一点力量从星砂的心脏处爆发,蔓延至他的全身。
星砂的头在水下,他睁开了眼晴,整个瞳孔正散发着淡蓝色的光。
他看到了一个充满着恶灵的蓝黑色深渊!
汹涌澎湃的海气在深渊里涌动,它席卷一切,冷冷地注视着这尘世。
使徒,你忘记了你的使命了吗?
星砂看到了一双燃烧的眼晴。透过这双眼晴.他看到了黑色的大海。
那是蓝得发黑的大海,暴风聚集,海上有海兽出没。
翼龙展开翅膀,飞翔在阴云密布的海上,它的叫声划破了海风。
星砂突然觉得自己曾经在那片海里游弋过。
身体因为惯性而动作,星砂回到水面,空气新鲜,灯光明亮。
他奋力游完了全程,在安教练惊喜的目光里,迷惘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在梦里去过那样的古老海洋?
海城大学的餐厅很大,饭菜的味道很不错。
乐小爱笑眯眯地看着大口吃饭的星砂,“你上午表现得很不错,以后不做灵异警察的话,可以考虑做一个游泳运动员。”
星砂饥肠辘辘。游泳的确很耗费体力。尤其是刚才他在水里的幻觉令他总觉得怪怪的。
“小爱,你说人会不会从幻觉中听到别人叫你使徙之类很宗教的称呼?”星砂放下筷子问。
乐小爱捧着可乐瓶子,“圣女贞德也是听到上帝的声音,让她去拯救人类。后来,精神学家分析她是有妄想症的偏执狂。”
星砂“哦”了一声,低头继续触犯。有妄想症的偏执狂?
了小爱继续追问,“你有没有觉得游泳队里谁像是一个变态?要知道死的都是游泳队的人,我想,说不定是内部矛盾引起的凶杀案。”
星砂默默想了想,觉得游泳队的姐姐们的眼神都像狼,“变态?我不确定。”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吵闹声吸引了乐小爱和星砂的注意力。
就在不远处.孟潜拉着游泳队安婷的手,安婷涨红着脸使劲挣扎。
孟潜的对面是清逸俊秀的轻云,他手上是一只小巧的心形粉色便当盒。
“安婷,你……你为什么给轻云做午餐?”孟潜醋意翻涌,以往对安婷的种种喜欢都化为了对轻云的妒火。
安婷气急,“孟潜,你发什么疯?你放开我!”在心上人面前和别的男生拉拉扯扯,她又是尴尬又是生气。
孟潜握紧安婷的手,“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轻云伸出修长的右手扣住孟潜的手腕,“放开安婷,你弄痛她了。”
孟潜和轻云身高差不多,但是孟潜显然比轻云魁梧。
他轻蔑地看着轻云,眼底隐藏着诡计得逞的得意。他早就想找机会揍轻云一顿。
孟潜松开安婷的手,紧接着就一个勾拳挥出。
乐小爱叹气。昨夜她才见识过轻云的功夫。孟潜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吸血鬼。
轻云将孟潜的手腕轻巧一带,孟潜的身体就失去了重心。他的手掌挡住孟潜那威力尽失的勾拳,轻轻一握。
孟潜顿时修叫了起来。
轻云放开孟潜的手,左手还拿拍安婷的爱心使当,他对着安婷优雅温和地微笑,“谢谢你的便当。”
孟潜发现自己的右手又麻又痛,根本不听使唤,“轻云,你……你给我记住。”轻云刚刚看着自己的眼神冷冽无情,就好像看着一个死物。他不由觉得害怕,放弃了再和轻云过招的念头。
孟潜狼狈地离开,身后是围观学生们的掌声和口哨声。
安婷的眼里其他人都不复存在。 了小爱心脏某处奇异地刺痛了一下。
她的视线和青云的视线交错。轻云慢慢露出清澈的笑来。了小爱愣住,看着那个笑容,窒息了一瞬,那是碧柳的笑容。
了小爱突兀地站起来,转身,“星砂,我们走吧。”
星砂敏锐地察觉到了小爱情绪的波动。
他看了优雅自若的轻云一眼,跟着了小爱离开。
乐小爱和轻云之间的磁场,很奇怪。
星砂和乐小爱走在午后的校园里,乐小爱恢复了平静。
她侧过头对星砂说,“星砂,我们今天晚上十二点一起去游泳馆守着。我总觉得那里会发生什么事情。”乐小爱虽然看不清未来,却时不时能够感觉到一些微妙的波动。
“你说话的样子很像以前我遇到过的算命先生。”星砂轻笑。
“我以前真的是一个算命的呢,只是后来功力全毁,失业了。”乐小爱笑眯眯地回答。

希望时光能够倒流,你依然活着 那么,我可以再次见到你。 轻轻说:早安。
——《乐小爱日记》 1、转角处的爱情
轻云猝不及防,楼住扑在他怀里哭泣的乐小爱。
乐小爱的精神世界笼罩着灰雾,甚至夹杂着奇异的妖气。轻云小心翼翼靠近这唯一的建筑,寻找乐小爱的意识体。
没想到,乐小爱居然投怀送抱.还哭得那么伤心。
“请你不要离开我。”乐小爱嘎咽着说。
轻云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轻轻拥住乐小爱,“……好。”
他的记忆里,有各种各样的美女对他说过这句话。这句话通常出现在分手的时候。
轻云喜欢自由的生活。猎妖者的生活漂泊不定,当然也充满刺激,报酬丰厚。
他喜欢古老的欧洲,那里有许多异类,吸血鬼、狼人,在生与死的缝隙里修炼,很有趣。
他喜欢现代的欧洲,那里有迷人的女郎,用美妙的爱情安抚他的身心。彼此分开后,也是一段美丽的回忆。
上官霓邀请他到中国来,他欣然同意,古老的华夏一定能够带来精彩绝伦的历险旅程。何况,上官霓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遇到乐小爱。 一个逞强的爱哭鬼。
却奇异地能勾动他心底最柔软处的弦。 突如其来的,转角处的爱情。
轻云拥紧哭泣的乐小爱,怜爱地说,“可不可以在你醒来后,再靠在我怀里哭?”
乐小爱在轻云的怀抱里抽泣,“我醒来,你就会不见了。碧柳,不要离开我。”
轻云石化。 他居然被当做那个叫碧柳的人的替身!
这世间真的有和自己那么相似的人吗?
乐小爱听到头顶传来接近绝对零度的声音,“乐小爱,我是轻云,不是碧柳。麻烦你投怀送抱前先看清楚人好不好?”
乐小爱猛然抬头,轻云眸子冰冷,满含怒意和一丝丝的羞恼?
乐小爱瞪着轻云的黑发,心中郁闷,这么明显的区别自己刚才怎么没看见呢?
轻云不耐烦地说,“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到你的意识世界来叫醒你。你是不是受到了精神攻击,怎么泡在海水里奄奄一息?”
乐小爱在电光火石之间回忆起了那些蛛丝背后的画面光影。
预言者的能力没有恢复的迹象。乐小爱望向轻云,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看到轻云的未来。
“我可不可以留在这里?”乐小爱垂下头。
轻云嘲笑乐小爱,“玩自闭吗?那么,那个随时都要哭出来,内疚得要死的星砂该怎么办?”
乐小爱的心中有些不忍。自己就这么消失在海眼里,星砂一定急坏了。他已经没有任何亲人在这个世界上,又被她带入了灵异警察分部。她不能丢弃他。
乐小爱的精神世界里的灰雾流转,消失。
她闭上眼晴,然后再睁开,发现自己正躺在某人的大腿上。
朝阳刚刚跃出海面,金色大海动人心魄。
轻云冷冰冰地看着她,俊美无双的脸上是淡淡的嘲讽,“星砂是你的新男朋友。不是哭得稀里哗啦死都不想回来吗?怎么我一提星砂你就改变了主意?”
乐小爱正要回答,就听到了上官霓的声音,“轻云,你和乐小爱在做什么?”
乐小爱慌忙站了起来,“头儿!”
轻云懒洋洋地坐在沙滩上.水墨画一般的眉轻扬,他比朝阳还要旅眼美丽,“我会对乳臭未干的女孩子做什么,上官霓,你吃醋了吗?”
上官霓身后站着惊喜的星砂。
他快步走了过来,紧紧握住了乐小爱的手,“还好你没事。”
他细细打量着乐小爱,忍不住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能力保护你。
乐小爱安抚星砂,“没关系。我的灵力恢复了,以后谁想伤害我没那么容易。”
上官霓释然一笑,对轻云低语,“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刚刚看到被阳光包围住的轻云和乐小爱,她突然觉得惶恐。还好,轻云的确是喜欢熟女。
轻云风姿卓然,心底却更是不爽。
他站起身来和上官霓走到不远处的沙滩上,手心里藏着那枚和乐小爱耳朵上一样的碧色耳钉。就是不想把耳钉还给她。
海风习习。 “给我一支烟。”轻云说。
上官霓看着轻云咬着烟的样子,忍不住抱住轻云,“我担心了你一个晚上。”
轻云懒懒笑着,“上官霓,我们还是分手吧。”
上官霓默然地搂住轻云,久久没有说话,她抬头.波光潋滟的眸子是伤心,“你真狠心。我以为我是特别的。”轻云的女朋友大多保质期都不超过三个月。她和轻云正好交往了三个月。
轻云温柔地亲亲上官霓的面颊.“你当然是特别的,只是,你值得拥有更好的感情。我们还是好朋友。”
“请你不要离开我。”上官霓的眼泪落了下来。 轻云失神地看着上官霓。
为什么看到上官霓落泪,听着她的挽留,他没有怜惜,只有歉意?
这和听到乐小爱的那句话的时候的感觉,完全不同。
轻云叹息,“上官霓,这是我们约好的,说分手不挽留。不过,我想我已经得到了报应。”
他温柔地推开上官霓,抹去她的泪痕,“谢谢你给了我一段美好的回忆。”
上官霓的骄傲让她不能再说什么。她怕自己再站在轻云面前会忍不住哀求他。
“我先回去。稍后,你让乐小爱写一个事件报告给我。”上官霓黯然离去。她心中并没有放弃,只要还能在轻云身边,她会等到繁华落尽,然后和轻云一起看细水长流。
轻云回过头,看着乐小爱和星砂的身影。优美的唇动了动,他喃喃地低语,“原来是你。”乐小爱,我的爱情原来竟然是你。
他想了想,取下左耳的钻石耳钉,将碧色耳钉戴上.施了一个小小的幻术。
那碧色耳钉的轮廓渐渐模糊,最后居然在空气中消失不见。
轻云摸了摸左耳,走向乐小爱和星砂。
他没有留意到,他身旁的岩石后站着一个身影若隐若现的男人。这是诅咒者独有的能力,用自己的影子来窥探别人。
影子赤焰那俊美邪魅的脸上是深思的神情,“……轻云……”
他望着海滩上的三个人,嘴角微勾,“三使徒出现,加上海王权杖和海王冠,就可以令海王降世。”
他诡异一笑,“乐小爱,没有了预言者能力的你,大概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这就是我对你抢走碧柳的心的惩罚。”
寂静的晨曦,岩石旁已经空无一人。 2、选择 海城大学。下午的阳光明媚。
郁郁葱葱的草地青翠。 已是初夏,暖阳令人昏昏欲睡。
不过,今天校游泳队的训练课里,孟潜是绝对的主角。
他连续两次游出了他的200米蝶泳的个人最好成续。
似乎拥有无限精力的他甚至要求第三次冲击他自己的记录。
安海平的神色却阴晴不定。
他分明记得,张之寒出事前的一段日子也是成绩突然提高了很多。
“孟潜,等会儿你留下来,我有话和你说。”安海平淡然地吩咐。
孟潜高兴地答应。他今天心情相当好。因为他早上电话安婷,约她一起吃晚餐,她答应了。
那个可怕的红眼魔神果然厉害。孟潜洋洋得意地看了一眼安教练身后的轻云。安婷会是我的女人,而你倒霉的时候到了。
星砂并没有在意孟潜的成绩怎样,对他来说,到游泳队只是听了乐小爱的话。
他更在意的是,如何变得强大。
就在今天清晨,找到乐小爱之后,星砂请轻云送乐小爱回去,说自己在养老院有些东西需要整理。其实,他一个人再度拜访了秦伯。
秦伯一个人在家。
他上下打量星砂,神色讶异,“星砂,半个月没见,你变了一些。”
星砂温和地笑笑,“大概是因为训练的缘故吧。”
秦伯将星砂引进后院,“这次找我是有事吗?” 星砂心事重重地点头。
他想了想,撕下了脖子后面的那块仿真皮肤,“秦伯,我上一次隐瞒了您一些事。我吃了海王鱼以后,没有变成海王之仆,但是,我长了这样一枚鳞片。您知道这是什么吗?”
秦伯大吃一惊,他伸手轻轻触摸星砂脖子后面的那块鳞片,确认它真的是从星砂的皮肤里长出来的。
“秦伯,我还怀疑一件事,我怀疑是我害死了林音婆婆。”星砂说出了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吃了海王鱼后没多久,我发现我的伤口能够很快愈合。林音婆婆变成鱼的那晚受了重伤,我怕她死,就把我的血滴进了她的伤口。第二天她就死了。后来,李院长变成了海王之仆用他的爪子把我的心脏刺穿,后来,他舔食了他爪子上留下的我的血,很快,他就变成了林音婆婆一样的死状。”星砂一直都不敢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任何人,甚至告诉乐小爱。他害怕乐小爱用看到怪物的眼神看着他。
秦伯瞪着星砂,“我看到过海王的惩罚下惨死的人。我爹曾经告诉我.那是海王的使徒做的。海王他老人家有三个使徒,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当海王陷入深眠的时候,三使徒也会一同沉眠。如果有人触犯了海王定下的规则,使徒就会醒来,将留犯者杀掉。”他清楚地记得三十多年前的那一晚,殴打过爹的那个叫洛江的小子在众目睽睽下,变成了人千。
“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星砂苦笑。
秦伯叹息,“先是海王鱼,再是海王之仆……三使徒全部觉醒,找到海王权杖和海王冠,海王就会从深睡中醒来。”
“海王醒来后会做什么?”星砂问。
“……不知道。”秦伯望着星砂,目光灼灼,“我喜欢海王,因为他让欺负我爹的人得到了报应。”
星砂将仿真皮肤贴回脖子上,“使徒怎样才能完全觉醒,获得力量?”
秦伯摇头,“这个我不清楚。我知道的都是我爹在笔记里提到过的。星砂,你要相信命运。命运会给你指点。”
星砂眼色沉沉,“命运吗?那为什么我妈妈一辈子做好事,到头来却惨死?”
有人拍了拍星砂的肩,将陷入回忆的星砂拍醒,“星砂,该你了。热身了吗?”
星砂点头。
孟潜指了指星砂,眼神嚣张地对安教练要求,“教练,我想和星砂比赛一次。也许我能激发出他更多的潜力。”
安教练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我也想知道星砂可以游多快。”
星砂没有意见。孟潜老是用憎恨的目光看着他,但他觉得孟潜很可怜。
他和孟潜站在了各自泳道的跳台上。
游泳池的水波荡漾,令他觉得眩晕。又有谁知道,昨夜的这里曾经出现过一个海眼?那磅礴的海气……
安教练发现星砂突然多了一种凛冽的气质。他的眼晴……
指令过后,星砂跃入水中。 他不再像一尾鱼游在水里,而像暴风吹过海水。
使徒.你忘记你的使命了吗? 星砂再次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乐小爱早上告诉过他.海眼中的人是诅咒者,也是命运的侍者。他出现就意味着有一堆人要倒霉。
可是,如果诅咒者可以给自己力量的话……
星砂的血热了起来。他在心底问,怎样才可以唤醒我的力量? 需要祭品血!
星砂的眼神冰冷高傲。祭品的血? 使徒,你很快就可以得到!
孟潜刚刚落入水中就觉得不对劲。
他手腕脚腕像是被看不见的刀片割伤,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血将身边的水都染红!
“救……”孟潜的话没能够说完。他的喉咙上出现了一道血线。
那血线越来越红,迅速变长。 池边的人纷纷惊叫了起来!
星砂回过头,看到离自己有五米远的水里,孟潜的全身都在出现血线!
原来,孟潜就是祭品!
如果你现在喊停,他可以活下来,但是你永远无法得到使徒真正强大的力量。告诉我,你的选择……
星砂看着池水变红,他再度想起了昨夜无能为力的感觉。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而冰冷。孟潜并不是他在乎的人。他唯一在乎的人是……小爱……
3、决定 无休止的痛苦,灵魂要抽离的煎熬。
孟潜在绝望中听到了那红眼魔神的声音。
你游出了你能游出的最快的速度,你得到了安婷的约会承诺。只是,你偏偏要求轻云和星砂从你的世界里消失。
他们可是我很重要的道具。所以,你只能死。死亡后,你的世界当然只有你一个人。
骗子…… 孟潜的魂魄在呜咽,紧接着碎裂成千万片。
魂魄碎片钻进了赤焰手中的黑珍珠。他优雅地笑着把玩着黑珍珠,“孟潜,你是海王村人的后裔,所以你能游得比别人快。你为什么不满足呢?你怎么可能比星砂游得更快。要知道使徒才是海王的宠儿。”
安教练眼晴发直地看着游泳池,嘴里喃喃念着,“第三个……第三个……”
混乱中,孟潜被大家捞了起来。他已经没有了呼吸。可怕的伤痕令女孩子们不敢再看。
似乎吓傻了的星砂这才从游泳池里爬了出来。
他的嘴里藏着一颗黑珍珠,他知道只要吞掉那颗黑珍珠,就可以得到原本属于他的力量。可是,他却迟疑了。
他紧抿着嘴唇,血腥味令他想吐。
轻云为他披上浴巾,“到底怎么回事?”他感觉到了魔法的波动,以及契约的形成。现在必须禁止任何人使用这个游泳池。这个游泳池下面可能是泊水市不多的黑暗虫洞中的一个。第一时间,他打电话让灵异警察分部将游泳馆在内的手机讯号全部屏蔽,启动清理预案。
星砂摇头。他看了一眼游泳池边孟潜的尸体,脸色变得苍白。
他走进更衣室,冲了一个冷水浴,然后将衣服穿好,黑珍珠贴身放好。
他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猛地出拳击碎了镜子。
手上在流血,星砂却感觉不到痛。他冷漠地冲掉涌出的血,发现伤口已经愈合。
他走出更衣室,一眼就看到了焦急奔来的乐小爱。
乐小爱握住星砂的手,“你没事吧?轻云说,和你在一个游泳池比赛的孟潜死了。”
星砂摇头,心中温暖,“我没事。”
轻云站在乐小爱身后,“这一次的目击者太多。蔡头他们在做善后工作。星砂,你去帮忙。乐小爱,你跟我去另一个地方调查。也许,我们可以知道更多关于这个游泳池的事情。”轻云不喜欢看到乐小爱和星砂在一起,所以,他用完美的理由将他们分开。
轻云刚才发现安教练神色异常,嘴里一直说着“第三个”什么的,他用了小小的催眠术,得到了张之寒和冯文的故事里一些之前没有留意到的细节。
冯文已经死了,连尸体都被烧成了灰,被他父母带回乡下。可是张之寒还活着。如果张之寒遇到的是和孟潜一样的攻击,他活下来本身就说明,他可能不是普通人。
游泳馆工作人员在深夜的游泳池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张之寒。他全身的毛细血管都发生了细微的进裂,肌肉有普细密的割伤,整个眼球充血鼓出。
因为抢救及时,张之寒保住了性命却神智不清。他一直在恐惧着什么,攻击靠近他的任何人。
目前,张之寒在泊水市第四医院精神科接受治疗。
轻云的奔驰车里,爵士乐柔和而惆怅。
乐小爱想到自己曾经把轻云误认为碧柳,扑在他怀里痛哭流涕,还哀求他不要离开自己,就觉得无地自容。
轻云没有和乐小爱交谈,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样。
泊水市第四医院位于城西的一幢大厦。不到二十分钟,已经可以看到大厦顶上的招牌。
乐小爱的灵力因为恢复变得异常充沛。她若有所觉地望向远处,“轻云,有一群东西正在快速地飞来。”
轻云打开车上加装的雷达,“是一群……海鸟?速度很快,我们应该不是目标物。轨迹计算,这群海鸟将撞在……第四医院所在的大厦!”
远处,一团乌云渐渐接近.它自乐小爱坐的车上的天空经过,甚至挡住了阳光。紧接着,那些海鸟们如离弦之箭一般不要命地撞向了大厦的玻璃外墙!
它们似乎有自己的目标,装机的居然是同一层楼相连的几个房间。
一只海鸟的力量微小,可是一群海鸟自杀式的撞击令玻璃外墙纷纷碎裂!
乐小爱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目瞪口呆。 轻云的车滑进了大厦地下的停车场。
他拉着乐小爱的手就跑,“快点上去,我怀疑这群鸟的目标是张之寒!”
乐小爱跟着轻云飞跑到电梯门口。
电梯打开,一个穿着医生白大褂,戴着口罩的男子匆匆出来。他的眼里全是血丝,看起来很憔悴。
乐小爱和轻云走进电梯,电梯门合上,电梯上升。
乐小爱突然想起哪里不对劲了,“轻云,刚才那个医生的裤子是病人穿的裤子。”
在医院精神科,轻云和乐小爱证实了一件事情:张之寒趁乱逃走了。
乐小爱心中有异样的感觉。这个张之寒可是从赤焰手里留下了性命的人。那群海鸟的出现是巧合还是什么?
与此同时,上官霓正在泊水市的高级购物中心里大买特买。
购物一向是女人发泄情绪的方式。
高挑美艳的上官霓剧卡刷到手软,却觉得心里还是难过。
她不耍别人看到自己的眼泪,所以,只能徽笑。
意兴阑珊地将一堆袋子扔进跑车里,上官霓飙车而去。
她加速再加速,耳边是尖利的风声。 她将车开往海的方向。
如果她死于车祸,轻云会不会伤心?上官霓想。
没有路了.车在草丛中疾驰,前面是荒凉的断崖,上官觅没有踩刹车,而是直直地加速冲了下去。
红色跑车坠入大海,猛烈的撞击力令车头破裂。
上官霓面无表情地坐在车里,额头上的伤口有血涌出。 红色跑车沉入淘底。
上官霓从破碎的窗口游了上去。她的右脚不自然地扭曲着,显然是骨折。
她游上岸,冷漠地躺在沙上。 她的双瞳凝视着蓝色天空。
她额头上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 她的右脚骨折恢复。
这才是她最大的秘密,她不仅能够修复无生命的物体,还和星砂一样,能够自我修复肌体。
在欧洲区,这能力助她救次死里逃生。
她无神地看着天空:自己为什么一口就答应回泊水市调查恶魔预言?自己为什么会将星砂简单评估就带入灵异警察分部?
原因很简单。 她就是三使徒中的一人。
十岁的时候,她和爸爸妈妈坐着大巴士,一起去旅行。 大巴士冲下了悬崖。
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伤者的哀鸣。 上官霓全身痛得要命,奄奄一息。
只有十岁的她,与生俱来的自我修复能力还很弱。
妈妈的血滴到了她的唇上,令她有了渴望。
妈妈是海王村人的后裔,她的血和魂魄成为了祭品,令身为使徒的上官霓提前苏醒。
上官霓不知道觉醒后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那大巴士里只有她是生还者。
警察说,她被弹出了车窗,在树木的保护下,只是受了擦伤。
而大巴士油箱爆炸,所有人都被炸死。 是这样的吗?为什么她的记忆里不是?
那些人的死会不会和她有关? 上官霓深深地恐俱着。
一直以来.她都强迫自己忘记这往事。轻云令她找到了恋爱的幸福,她想和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可惜,轻云是一个温柔却狠心的情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