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福门外这家不怎么起眼儿的酒楼乃宫中几位极有背景的太监所开,想要进去喝酒需要专人引荐。在赴宴之前,把自己需要求公公们办的事情,写清楚了交给中间人。酒店的东家便会根据事情的难易程度明码标价。因此,你并不需要跟办事的人碰面儿,只要人家肯允许你去摆酒,事情就成功了一半儿。饭后再将“酒席钱”如数交给掌柜,便可以回家听信儿了!所托的事情,半个月之内,必有结果!
居然会有这种事情!
王洵自诩在京师里混了十好几年,居然连这样一家酒楼都不清楚!当听贾昌透漏完那顿饭的玄机之后,他惭愧得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因此也顾不上探究这些话的真伪,跟对方告了别,低头耷拉脑袋就回家“听信儿”去了。
也没让他等太久,第二天刚过了正午,王洵正在卧房里跟侍妾紫萝一道收拾自己去军营时的行装,小厮王祥急匆匆地跑进了后宅,隔着老远,便冲窗子喊道:“小侯爷,小侯爷,大喜事,大喜事,出来了,宇文公子出来了!”
“谁?”王洵差点没反应过来,推开窗子,冲着外边喊道:“走到近前来说,到底是谁出来了?”
“宇文公子,宇文至!”小厮王祥看了看站在门口花廊下做针线的两个侍女,轻轻吐了下舌头,“小的不是故意要打扰小侯爷。是宇文公子被从大牢里放出来了。人给折腾得,那叫一个惨啊!刚刚在前面敲门儿,差点被王福他们当叫花子给打出去!”
“少废话,他现在在哪?”王洵心里登时涌过一阵狂喜,手用力一按,直接从窗口跳了出来,“快,快带我去见他!”
“王福他们怕他把一身晦气带进门,先拉着他去西跨院洗澡换衣服去了。云姨命人煮了肉粥和红枣汤,一会儿让去前院的会客厅吃!”
“那我去会客厅见他!你找几件我没穿过的衣服,先给子达送过去。顺便再通知王吉,让他骑着快马出去,给秦家哥俩,小张探花,还有马方那边,一并报个喜!”王洵想了想,觉得云姨的安排也合情合理,推了王祥一把,抬腿走向会客厅。
“唉,唉!”王祥连声答应着,抬腿又往供贵客歇息的西跨院跑。一边跑,还一边念念不忘地嘟囔道:“这回谁都不用再担心了,万年县既然肯放他出来,就没有,”
王洵笑了笑,不理睬下人们的多嘴。这些天虽然自己没受到什么波及,但自从孙捕头来过之后,全家上下手里都捏着一把汗。如今终于雨过天晴了,大伙因为高兴稍微张狂些也没必要追究。
不多时,宇文至梳洗完毕被仆人们领回。一进客厅门,看到王洵,立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咧着嘴巴哭道,“二哥,二哥,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洵心里边,其实一直为宇文至当初背了自己惹下这么大的事情而郁闷着,本想借着重新见面的机会,狠狠收拾对方一番。听了这句话,心登时一软,抢上前数步,双手拉住宇文至的胳膊,用力扯起,“你,你总算出来了。今后可改了吧?别再让大伙为你担心!”
“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宇文至拉住王洵的手,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淌,“我也是一时糊涂,才想去抱杨家的粗腿。我以后再也不犯傻了,二哥你千万不要恼我!”
“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怎么会真的恼你!”王洵幽幽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可以说让他对自己和身外的世界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不完全是坏事,至少内心深处已经不像先前一般懵懵懂懂。
“多亏了二哥了。我在大牢里边,一直咬着牙挺。就是相信二哥不会怪我。二哥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救我出来。二哥,您放心,无论花了多少钱,我将来肯定一文不差还你!”宇文至抽回一只手去抹了把鼻涕,断断续续地说道。
“谁稀罕你的钱!”王洵将对方的另外一只手也丢开,大声说道。“留着那两个臭铜给自己买棺材吧。下次遇到麻烦,千万别再来烦我!”
“二哥”宇文至愣了一下,瞪着泪眼看向王洵。旋即,他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抬起手,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看我这德行。就知道一个钱。二哥,我不提钱了。你对我的好处,我一辈子记在心里!”
“你别再让挖坑骗我往下跳就行了!”王洵扫了他一眼,哭笑不得。宇文至压根儿就是个无赖,自己根本不能跟他一般见识。“赶紧过来坐吧。先喘口气儿。云姨命人熬了肉粥和红枣汤,马上就能端过来!”
“谢谢云姨,谢谢二哥!”宇文至讪笑着擦了把脸,拖拖拉拉地走到桌案前。“饿死我了,在里边,天天吃糠窝头,还不管饱。我喂狗的东西都比那强!”
他身材远比王洵矮,在监狱里又折腾掉了膘,穿着对方的衣服,就像梨园里专门装扮来逗人发笑的丑角。王洵替他理了理衣领,笑着说道:“我家没有太小的衣服,这几件你先对付着穿。已经让人出去锦绣轩给你买新的了,估计待会儿就能送过来。”
“嘿嘿,谢谢二哥!”宇文至咧嘴傻笑。“其实这身挺好的,天竺棉的呢,贴在身上很软乎。我拿回去,找人改改,也就能穿了!”
王洵笑着摇头,看了看宇文至的脸色,低声问道:“回过家了?你哥让你进门么?”
“别提那厮!”宇文至沮丧地一甩袖子,倒不见得有多恼怒,“他奶奶的,以为我进去了,就好欺负。把宅院,田产全霸占了。可他就没想到,账本和房契、地契,我都找个专门藏了起来。这几天我先缓口气,等有了精神,再慢慢跟他算总账!”
“能好聚好散,就好聚好散吧!毕竟他是你亲哥哥!”王洵轻轻叹了口气,低声劝道。
“问题是,他从来没拿我当兄弟!”宇文至眼中瞬间闪过一丝阴狠,咬着牙说道。“要不是二哥你救我,我死在大牢里,他才开心。不提他,早晚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王洵自己没兄弟姐妹,所以也体会不到亲生兄弟争夺家产时那种怨恨。见宇文至恨成这个样子,也不好再劝。笑了笑,低声道:“你那两个小妾,都被马方藏在平康里了。你小子,倒是有福。她们两个宁愿流落街头,也不肯背叛你!”
“真的?”宇文至喜出望外,“没想到还有人会等着我。我还没来得及去平康里呢?从宇文家门口离开,立刻就奔你这来了!马方这小子,他也真会挑地方!”
“为了你的事情,他被他父亲差点打折了腿!”王洵笑了笑,低声说道。
宇文至的脸色瞬间又变了变,带着点哀伤,又带着几分满足。“让他遭罪了。我这辈子忘不了他。二哥,我这回在监狱里,把很多事情都想明白了。关键时刻,除了有权有势外,你还得有一伙铁杆兄弟。否则”
王洵又笑了笑,懒得搭腔。宇文至刚刚从大牢里出来,又经历了亲哥哥的背叛,以现在的心态,说出来的话肯定毫无理性可言。还不如由着他去,发泄完了,也就忘了。
兄弟两个随便又闲扯了几句,仆人便将新煮的肉粥端了进来。宇文至闻见肉味,两眼立刻发直,也不用筷子和勺子,直接端起碗,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仆人们忍住笑意给他添了一碗,宇文至又是“咕咚咕咚”两大口,将整碗粥喝了个干干净净。不待仆人伺候,伸手便去抢勺子。王洵见状,赶紧一把拉住了他,“肠子饿细了,千万别吃得太急。你先缓缓,喝碗红枣汤,去去晦气再说!”
“噢!”宇文至傻傻地回过头,手里死死攥着一个空碗。半晌之后,才确信对方不是不肯给自己饭吃。抽了抽鼻子,沙哑着嗓子说道:“二哥,我听你的。你不会害我!”说罢,抢过盛满红枣汤的小碗,咕咚咕咚又喝了个底朝天。
“你可真是饿急了!”王洵笑了笑,低声叹气。“国用和国祯可能一会儿就赶过来,马方能不能来我不知道。为了你的事情,雷大哥受了伤,如今现在正躺在驿馆里,所以张巡大概来不了了。晚一些时候我带你去登门拜谢他们。这几天你就住在我家,我可以命人把你的两个侍妾也接过来住。等风波平息了,咱们再给你重新去买宅院!”
“不用,不用!”宇文至放下红枣汤,连连摆手。“我就去平康里的妓院住,挺好。”
“你”王洵又是为之气沮。为了赚昧心钱,宇文至开妓院也就算了。如今还要亲自住进去,被外人看见,他们宇文家祖宗的脸该往哪搁?
不用问,宇文至就猜到王洵想说什么。撇了撇嘴,笑着道:“没事,二哥不用担心。丢也是丢我自己的人。宇文家,如今跟我还有任何关系么?”
见到弟弟有难,不伸以援手也就罢了,还趁机图谋弟弟的那一份家产。这样的宇文家,也难怪宇文至心里毫无留恋。可王洵偏偏记得宇文至先前念念不忘的,就是如何振兴门楣的。想到这一层,心里猛然一搅,叹了口气,也就不再多劝了。
把肚子里的一份积怨吐出来,宇文至的心情倒是轻松了不少。想想宇文德的同僚们听说自己在平康里开妓院做龟公的消息后,如何去嘲笑那丧尽天良的家伙,更觉得这场报复酣畅至极,索性端起盛粥的盆子来,不顾王洵的劝阻,直接往肚子里倒了小半盆。然后用衣袖擦擦嘴巴,笑呵呵地说道:“分家就分家好了。将来我的儿孙修家谱,就从我这辈儿修起。往上,不用高攀任何人。就当宇文至是从石头缝里自个儿蹦出来的!”
说着话,自怜身世,忍不住又愣愣落下泪来。
“瞧你那点儿出息!”见好朋友难过,王洵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推了他一把,强笑着数落。“咱们几个合伙开的铺子,每年进账都不少。如果没有你哥,我是说宇文德那厮,从你手里拿钱,恐怕你以后还能活得更滋润些。”
“那是,我以后宁可拿钱施舍乞丐,也不再让他拿走一文!”宇文至咬了咬牙,赌咒发誓。
王洵知道他心里不痛快,所以就尽捡些不着边际的笑话逗他开心。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嬉闹了片刻,又约略说了几句最近发生的事情,秦氏兄弟也就到了。见宇文至那副面黄肌瘦的摸样,老大秦国模吃了一惊,抢上前数步,拉着他的手叹道:“我的天,怎么把你折腾成这样子?!明允不是把万年县衙门上上下下都打点到了么?他们怎么拿了钱还要欺负你?”
“上边要打八十板子,看在钱的份上,他们也只能高举轻落而已,岂敢真的连皮肉都不沾?”宇文至咧了咧嘴,苦笑着回应。
没等他把话说完,老二秦国祯脸色先红,“这次我们哥俩没帮上什么忙,真的很过意不去。子达,你要骂就骂我们几句,心里别恨哥哥就成!”
“哪能这么说?两位哥哥言重了。小弟自己惹得祸,怎能怪得了别人?况且若不是伯父的消息灵通,两位哥哥全力奔走,二郎他也不会捞我捞得如此迅速!”在秦家兄弟到来之前,宇文至已经从王洵嘴里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了解了个大概,摆摆手,笑着说道。
话虽这么说,秦氏兄弟毕竟觉得自己心中有愧。大伙凑钱合开的几桩买卖,虽然是均摊股本,但平素都是王洵和宇文至两个在打理。特别是宇文至,几乎每天都扎在生意场中,付出的精力是大伙的好几倍!他之所以这样做,当然是为了送其他人一份人情,以防日后不测之需。而真正遇到麻烦时,最可能帮上忙的人偏偏什么力气都使不上?
讪讪笑了笑,兄弟二人先后说道:“反正这一回,我们哥俩没尽到责任就是了。实在对你不住!”“家里的事情,我们一直做不得主。但能想的办法,已经都想尽了!好在你能平安出狱,否则,我们哥俩儿真的没脸再出来见人了!”
“若不是两位哥哥和明允,估计这会儿我已经死在牢里了!”宇文至又摆了摆手,笑着回应。“这份情谊,这辈子我宇文子达都不会忘记。两位哥哥莫要再说,再说,咱们就生分了!”
“是啊,是啊,子达不已经出来了么?不提那些晦气事情,咱们还是想想今天中午去哪喝酒才是正经!”王洵见屋子中气氛越来越尴尬,赶紧笑着打圆场。
“好吧,不提就不提!”秦家哥俩兄弟也不是什么婆婆妈妈之辈,点点头,笑着接口。“这当口,子达估计也不愿意把晦气带回家门吧!刚好,我们哥俩在隆庆坊得了处宅院。一直没顾得上打理。干脆,就送给子达暂时歇脚吧!“
“这如何使得!”宇文至闻听,头立刻摇得如拨浪鼓,“我又不是没有去处”话说出了口,猛然又意识到自己如今的确是有家归不得,心里登时又是一抽,眼神也随即黯然下来。
“不是暂时歇脚么?又不是白送给你的。推辞什么?”还是王洵机警,看到宇文至脸色不对,推了他一把,笑着劝道。
宇文至一愣,旋即明白,秦氏哥俩恐怕早已经知道自己嫡亲哥哥宇文德的那些作为,因此才提前替自己准备了一座宅院。鼻孔里登时开始发酸,拱了拱手,低声道:“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待把院子收拾好了,一定请哥哥们去我那儿喝酒!”
“那是自然!”秦国用拉过宇文至的手,将一份房契硬塞进他的掌心,“拿着吧。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等哪天我们哥俩缺钱了,自然会找你把房子要回来!”
“入了坊子口正数第六家,门前有两块黑色的上马石那个就是!”秦国祯也笑了起来,低声告诉宇文至院子的具体位置。
六在大唐民间是吉顺之意,可见秦家哥俩为此着实花费了一番心思。如此恩惠,宇文至再说什么客气话,反而显得小气了。点点头,笑着将房契收了起来。
兄弟几个又闲扯了几句,话题无意间便又提起了最近京师里边的一系列变故。从曲江池畔跟李白等人打架到现在,前后不过是五、六天的光景。兄弟四人却都觉得恍如隔世一般。几天前,大伙坐在一起,还觉得个个斗很了不得天,联起手来,天下事情几乎无不可为。而现在,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力量是那样的微不足道。被上位者随便挥挥袖子,就可以像垃圾一样扫得连一点儿渣都剩不下!
当人知道自己并非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到之时,便是成熟的开始。半晌之后,秦国用叹了口气,低声总结道:“吃一堑,长一智。咱们几个,以后做事还得努力些,不能总指望别人来帮忙!”
“是啊,父辈们的余荫,总有用完的时候!”王洵心中也有类似感悟,点点头,笑着附和。
“有些人,早晚我要让他后悔!”宇文至念念不忘那些在关键时刻抛弃自己的人,一说起来,就咬牙切齿。
秦国祯用手搭住他的一个肩膀,低声劝解,“我劝你还是先忍忍。这场风波一时半刻恐怕完不了!”
“我又不是说今天!”宇文至冷笑,雪白的牙齿一闪一闪。
秦国祯劝他不动,只好将头转向王洵,“今天乍闻子达脱离苦海,我和哥哥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以为还要再费一番周折的,谁料老天真的开了眼!谁这么有本事,出手便立竿见影?”
“是啊,不知道明允最后找到了哪尊大佛?!”对于能在京兆尹王鉷手中硬把宇文至捞出来的人,秦国用也十分好奇,看着王洵的脸,笑着追问。
“嗨,哪是我求的人,是子达自己先前”王洵晃了晃脑袋,笑着说道。还没等说出贾昌的名字,门外忽然响起了马方那尖细的嗓音,“哪呢,哪呢。宇文子达,赶紧给滚出来让我看看。你这混账王八蛋,可把我给害惨了!”
“小东西,你皮痒了不是?”宇文至推开门,大笑着迎了出去。“就这么跟哥哥我说话,我看你是活腻烦了!”
话音未落,已经跟马方两个打成了一团。闹了好一会儿,二人才相互拉扯着重新走进屋子内,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但眉宇间依旧恢复了许多生气。
“你小子居然被放出来了?还是又偷跑出来的。仔细你的屁股!”对于心中并无半点儿尘杂的马方,王洵也是喜欢的紧。上前摸了摸对方的脑门,笑着打趣。
“我这回,可是大大方方从正门出来的!”马方伸手拍开王洵的胳膊,昂首阔步,“我阿爷帮我寻了一份正经差事。今后不怕我再给他惹事了,所以便不再像看贼一样看着我!”
“正经差事?你能干些什么?”不光是王洵,连一向厚道的秦氏兄弟都无法置信,看着嘴巴胎毛尚未褪尽的马方,咧着嘴道。
“太瞧不起人了吧!”马方装作一副受伤的摸样,大声抗议。见众人谁也不肯安慰自己,忍不住又将受伤的表情收起来,洋洋得意地在大伙面前踱了半个圈子,“尔等,休要欺我年少。有志不在年高,小爷我现在已经投笔从戎,就要为国出征去了。不破楼兰,誓不还家!”
“就你?”众人又是一阵狂笑,抓过马方来,从头到脚看个不停。马方被看得恼羞成怒,伸手往腰间一摸,掏出一块嵌了金丝的腰牌,在众人眼前用力晃动,“我怎么了。看看,我现在可是正九品仁勇校尉。不是虚衔,是京师里边可以横着走的飞龙禁卫。怕了吧,哈哈,吓死你们!”

王洵眼尖,目光只是稍稍一瞥,就发觉马方手里拿的腰牌有些眼熟。不待对方把炫耀的话说完,劈手就抢了过来。
“别抢,别抢,肯定不是假的,骗你是小狗!”马方双手抓住王洵的胳膊,死死不放。“赶紧还给我。那是我阿爷花了好大力气才给我弄到的。不能给你,否则我回家后就死定了!”
“我才不稀罕你这玩意!”王洵把腰牌仔细看了看,随手又丢还给马方。“我刚刚也得了一面,所以才拿过来看看。”
说罢,从贴胸的口袋摸了摸,将自己的宣节副尉腰牌掏了出来,“你看,是不是跟你的差不多!”
这回,轮到马方不敢相信对方的话了。伸手将王洵的腰牌夺过,放在眼前仔细比较,“真的啊,差不多。你从哪弄来的?没想到咱们又混到一起去了!”
“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呢。云姨托了一位家父的知交,准备让我去军中历练一段时间。日后,恐怕与大伙见面几不那么容易了!”王洵笑了笑,借机向大伙说明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打算。
“不妨。飞龙禁卫的大营就在城南,只要能请到假,随时都可以回家!”秦国用仿佛早就料定王洵会这样一般,摆了摆手,笑着安慰。
马方却约略有些失望,将两面腰牌翻来覆去比了好几遍,摇了摇头,撅起嘴巴来说道:“你这面居然是宣节副尉,比我这面足足高了两级。我阿爷还说他为我花了很大力气,分明是存心糊弄我!”
“傻小子,这都是散职。看着好看,不加上实授职位,屁用不顶。”王洵用力摸了一下马方的脑袋,笑着提醒。
“哦!倒也是!”听他这么解释,马方的心里稍微平衡了些,转眼间,却又气哼哼的说道:“但你的月俸比我多一吊半钱呢。我这个,每月才能领到三吊!”
“你们家缺那一吊半啊!”看到他愤愤不平的模样,素来老成持重的秦国用也忍不住了,上前狠狠捏了他脸一下,“一千五百个钱,够你吃一顿饭不?”
“这不是吃不吃饭的问题!”马方用力揉揉被捏红的脸蛋,非常不甘心地嘟囔,“这意味着我受不受他的重视。云姨不过随便托了个人,明允就是八品宣节。我阿爷却说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你怎么知道是随便托的人!”王洵笑了笑,低声解释。“最近京师风声鹤唳,不知道有多少人准备到禁卫军中躲灾呢。云姨也是凑巧了,才找到了家父的一位故交。否则,估计我连飞龙禁卫的营门都摸不着。你如果不开心我的职位比你高,咱们就换换好了,反正都是散职,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补上实缺儿!”
“那倒不必了!”马方摇摇头,怏怏地回应。“反正你甭想着日后我每天见到你,就向你行军礼就是!否则,我宁可继续赖在家里!”
原来他最不满意的是这个!闻听此言,众人恍然大悟。纷纷笑着数落道:“嘿,翅膀硬了是吧?翅膀硬了就不待见明允了。想当年,不知道是谁眼泪巴碴地跟在明允马屁股后叫二哥来着!”
“你跟明允掰一次手腕。掰赢了,让他管你叫哥哥!每天见到你就向你施礼,如何?”
“懒得理你们!”马方招架不住大伙的围攻,翻了翻眼皮,将王洵的腰牌丢还回来。
“你知足吧,我想混到军营里去,日日向明允行礼,还没人要我呢!”宇文至推了马方一把,笑着感慨。
话音一落,众人的笑声立刻冷了下来。为了逼杨国忠出手相救,王洵曾经托人将宇文至留下的一部分账册送到了杨国忠幕后出资的朱记南货行。如今宇文至被别人救出来了,虽然暂时脱离了牢狱之灾,可也把杨家彻底得罪了。若是杨家“秋后算账”的话,宇文至恐怕才离虎穴,又掉进了狼窝!
秦氏兄弟消息比其他人灵通,心思转得也快。略作沉吟,便想出一条妙计。老二秦国桢先冲哥哥点了点头,然后笑呵呵地说道:“如果不是马方拿他的腰牌炫耀,我还真想不起来。眼下有个地方,刚好能供子达暂且去避避风头!”
“哪?”其他三人人立刻围住了他,异口同声地追问。
“当然是飞龙禁卫了。陛下自从见到了安西精锐的军容后,便对飞龙禁卫的懒散十分不满意。已经下旨重新整训飞龙禁卫了。骠骑大将军高力士牵头,实际上负责此事的却是刚刚从安西归来的封长清将军。”
“那子达怎么进去?你能帮忙想办法么?”马方性最沉不住气,不待秦国桢把话说完,立刻急吼吼地追问。
秦国桢摆摆手,做了个稍安勿躁的示意,“据说封将军对飞龙禁卫现下的模样非常失望,已经决定,出榜招兵,京师中良家子弟凡有心为国出力者,皆可去报名入伍。届时高大将军会亲自下场筛选,择优录用并授予官职。子达的身手本来就不错,这两天再临阵磨磨枪,不信届时还比不过一群没学过武的普通人!”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特别是骠骑大将军高力士这块亮闪闪的招牌。凭着当年的从龙之功,此人在皇帝陛下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虽然他很少插手朝政事务,但无论是独掌宰相大权十数年的李林甫,还是一心取李林甫而代之的杨国忠,都轻易不敢招惹他。只要宇文至能在筛选中表现出色,入了高力士的法眼。杨国忠的人再想找他麻烦,就得好好掂量掂量其中利害得失了。
当下,王洵和马方两个你一言,我一语,都极力鼓动宇文至去试一试。知道二人都是毫无保留地替自己着想,宇文至咧了下嘴巴,笑着回应,“如果能托庇到高大将军麾下,当然是好。但咱们的那些产业”
“放心,没你,太阳照样每天从东边升起来!”王洵用力拍了他一巴掌,打断了他的犹豫。“几个掌柜的都是实在人,即便咱们不天天盯着,料也不会出什么差池。大不了,我再厚脸皮请云姨帮忙照看一下,反正我家的产业先前就是她老人家打理,比后来我自己经营强多了!”
“我们哥俩,平素也可以多跑跑。子达你放心去应募好了!”秦国用也赞同宇文至先去军营躲一躲,想了想,笑着说道。
秦果桢点点头,笑着附和:“是啊,先前所有产业一直靠明允和子达照看,我们哥俩只管年底分钱。这回,你们两个就轻松几个月,让我跟哥哥来支撑一阵子!反正飞龙禁卫也不会出征,等风波平静了,子达再想办法退役便是!”
“也好,就有劳两位哥哥了!”宇文至没了后顾之忧,立刻做出了决定。
既然宇文至做出了决定,大伙就开始帮他想办法过关。秦国桢心思敏锐,很快就拿出了一个比较合适的方案,“如果应募的话,考的无非是力气,兵刃,骑术和射术四项。届时几千人同时上场,如果想要脱颖而出的话,子达不妨专攻一项自己最擅长的。”
“膂力方面,你不必跟人争。兵刃很难出彩。至于骑术,咱们这些天天骑着骏马横冲直撞的,肯定不会输给那些连马都买不起的。”王洵点点头,低声补充,“但要想引人注目的话,我看你还是把重点放在射箭上!第一,咱们几个人中,你射箭一直最准。第二,那东西有靶子在,无法作弊。一轮箭射完了,谁高谁低,靶子上一眼就能看出来!”
“据说高力士大将军,最擅长的也是射箭!”马方的心思也不慢,一句话便说到了关键处。“比试射艺的时候,他肯定会亲自到场察看。子达只要把握住这一次机会,哪怕其他几项都输了,也能过关!”
正议论的热闹间,张巡和雷万春也都到了。王洵一见,大吃一惊,赶紧上前几步,伸手搀扶,“雷大哥,你怎么也来了?你的伤”
“针眼儿大的伤口而已。要连门都不让出,岂不把我老雷活活闷死了!”雷万春单臂将他挡开,脸上写满了不在乎的神色。
“雷大哥受伤了?”在马方的眼里,雷万春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听说后者受伤,立刻瞪眼了眼睛,大声追问。“你怎么会受伤?那个下手偷袭你的家伙怎么样了?你把他抓住了么?”
“没抓住!我倒差点被他给抓住了!”雷万春爱怜地拍了拍马方的肩膀,低声回应,“那人是个神射手,即便面对面比试,我也未必能靠近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咱们练武这一行,从来没有哪个敢说自己天下第一!”
“是小弟惹祸,拖累雷大哥了!”从王洵口中,宇文至早已知道雷万春受伤的原因,抢上前几步,长揖致谢。“大哥放心,这笔帐,兄弟们早晚一定替你讨回来!”
“对,不能放过那施冷箭的家伙!”马方对雷万春一向崇拜得很,不肯接受对方受伤的现实,挥舞着拳头嚷嚷。
“算了!”雷万春伸出没受伤的那支胳膊,用力将宇文至搀扶起来,“你能平安出狱就行了。至于报复不报复的话,休要再提。我半夜偷听人家的秘密,不小心被发现了。人家不拿箭射我,才怪!倒是你,以后做事千万仔细些。我虽然老是呵斥你,却也不希望被冤死在狱中!”
“大哥教训的是,小弟记下了!”宇文至点点头,低声答应。
秦国用、秦国桢兄弟两个听得满头雾水,好不容易等大伙再安静下来,才凑上前,低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雷大哥什么时候受的伤?与子达的案子又有什么关系?谁能告诉我一下?我们哥俩都快成傻子了!”
“是啊!雷大哥,莫非你去万年县令家里,拿刀子吓唬他了?”小马方的思维方式与大伙截然不同,满脸钦佩地问道。
“让明允跟你们说吧。我先去喝口茶!”雷万春笑了笑,抬腿往屋子门口走。
大伙这才意识到,他跟张巡两个还被堵在院子里站着。赶紧笑着让开一条路,放二人入内。王洵命令小厮添上了茶具,给每人面前都斟满了水。然后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当日雷万春如何在赴宴归来的途中遇到了贾昌,贾昌如何拜托雷万春想方设法拖住万年县捕头薛荣光,为宇文至的案子争取时间。雷万春如何夜探薛宅,发现有人在里边密谋。之后如何被发现并且受了箭伤,如何又凑巧被虢国夫人所救,引得杨国忠出手的经过,从头到尾,细细描述了一遍。至于雷万春是前半夜遇到的贾昌,还是后半夜遇到的贾昌,跟虢国夫人两个之间又有什么交情,自然是用了春秋笔法,略过不提。
整个过程其实很简单,但这背后牵扯的各方势力可就太复杂了。听完王洵的描述,所有人,包括稚气未褪的马方,都一起陷入了沉思当中。好一会儿,秦国桢才第一个从沉思中回过神,叹了口气,幽幽地道:“这潭水,恐怕越来越浑了。咱们本来只想救子达脱险,谁料竟陷到了这么深的地步!好在京兆尹那边还不清楚夜探薛宅的人是谁!杨国忠又急于抓住对方把柄,主动将事情揽了过去。否则,恐怕大伙很难招架!”
“都怪我,给大伙添麻烦了!”闻听此言,宇文至又敏感地站了起来,团团向众人作揖。
“他不是抱怨你!”秦国用伸手扶住了他,“这场风波来势太猛,恐怕没有你的事情,大伙也难远远的躲开。要怪,只能怪咱们先前把自己都看得太有本事了,丝毫不知收敛,方有今日之祸!但是,眼前说这些都也没什么用了。你能平安脱身,已经是老天爷的恩典!”
“是啊!若非机缘巧合,恐怕咱们几个根本救不出你来!”王洵也点点头,低声插了一句。
安抚住了宇文至,秦国桢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我总觉得贾昌怂恿雷大哥去对付薛荣光,并非为了给子达争取时间那么简单。恐怕,对薛宅里边的布置,他已经早有觉察。只是不想自己惹火上身,才让雷大哥出面顶缸!”
“这心机狡诈的王八蛋!真是作死!”闻听此言,马方立刻跳将起来,破口大骂,“他家住得离我家不远,走,咱们打上门去,将他揪出来给雷大哥赔罪!”
“恐怕大伙都冤枉了他!”王洵见状,赶紧替贾昌解释。“其实子达这回能平安脱身,还多亏了贾昌。我以前也觉得他心眼子太多,不像个好人。但经过此事,反而发现他的许多好处!”
“他?”马方不信,瞪圆了眼睛抗议。
“子达是他帮忙放出来的?”“你刚才没说完的话,是他?”秦国用,秦国桢兄弟先后问道。
“嗯!”王洵轻轻点头,“刚才我没来得及把话说完,被马方给打断了。子达这次能平安脱险,的确多亏了贾昌。昨天他带我去了安福门外一处不起眼的酒楼,借着吃饭的由头,往里边送了一大笔钱。今天子达就被放出来了!”
在场的都不是外人,王洵也没必要向大伙隐瞒什么,便将昨日被贾昌拉去喝酒的离奇经历,仔仔细细向大伙描述了一番。很显然,这等离奇事情,也远远超出了其他几个人的承受能力。听完他的话,大伙一个个瞪着眼睛互相张望,谁也不敢相信自己是不是在梦中。
“居然是明码标价,明码标价!”张巡受到的打击最重,左手拳头在胸前挥动,五指分分合合,一会儿握紧,一会松开。圣贤书里边,可从没教导过这种东西。半辈子所学,令他经纶满腹。可满肚子的墨水,关键时刻却抵不上半包金银。这种事情,让全天下读书人情以何堪?
“我觉得挺好啊。至少是拿了钱就给办事儿。比那些光拿钱不给办事的家伙高尚得多!”马方看问题的角度,永远不可能与张巡相同。无法理解对方的愤怒,笑了笑,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小家伙,你就别给张大人添堵了!”雷万春看见张巡已经快抓狂了,赶紧单手扯了马方一把,笑着命令。
“啊!嗯!”马方一脸无辜,看在雷万春的面子上,闪开数步,闭住了嘴巴。
雷万春摇头苦笑,从怀里摸了摸,掏出一本已经发黄的书册,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已经有了些年头,“这是一本刀谱。与你平时见到那些决不相同。我从一位渤海国的朋友手中得来的。据传是前朝某位大将军所创。上次我把刀给了你。这回,索性给你补成全套。你自己拿回去慢慢琢磨,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
“好啊,谢谢雷大哥!”马方的注意力立刻被刀谱所吸引,接过来,迫不及待地翻看,躲到阳光好的地方揣摩去了。
安顿好了马方,雷万春又把头扭向张巡,“大人,这种事得分两方面看”
“你不用来安慰我!”张巡发出一声长叹,瘦削的身影显得格外孤单。“我以前见识少,多经历几次,也就习惯了。能收下钱,第二天就让子达出狱的人,皇宫里边恐怕也屈指可数。这场祸事,恐怕越来越麻烦了!”
“不关咱们的事情就好!”王洵对时局一直不怎么关心,笑了笑,低声开解。
他的话引来了三双愤怒的眼睛。不只是张巡,秦氏兄弟也把头转了过来。老大秦国用看着他,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怎么还不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个道理!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京师里边就要再次血流成河了!”
“没这么严重吧!”王洵被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反驳。“不就是又多了几个太监么?原本李林甫和杨国忠两个也没消停过!”
“你啊!”秦国用气得直摇头。在场中的人,不是阅历太浅,就是年龄太幼。根本不清楚当年中宗、韦后,睿宗、太平公主等几方势力交替时,京师里的凄惨光景。包括张巡和雷万春,恐怕也是偶尔听说过几句。不像秦家这般,从头到尾目睹了几场权力争斗的始末,并作为一份秘密的家训,详细记录了下来。以防自家子孙不肖,胡乱站队,步了长孙、上官等名门的后尘。
“原本李林甫和杨国忠明争暗斗,基本上保持了势均力敌态势。所以几番交手下来,倒霉的都是些小鱼小虾。双方谁也没伤筋动骨!”不愧是中过探花的人,张巡几句话,就跟愣在一旁发傻的王洵、雷万春和宇文至三个解释清楚了其中关键。“宫中那位,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看他救子达的速度,很有可能就是高力士本人。以往,他基本两不相帮。如今,突然出手干预了万年县的事务,就等于宣布自己准备站到杨国忠那边。原来李、杨双方的平衡,便彻底向杨国忠一方倾斜了。万一李林甫补救失当,恐怕”
“恐怕跟着李林甫一系,不知道多少官员要去岭南走一遭了!”不用他把话说完,即便雷万春这种粗线条的人,都明白其中后果了。笑了笑,大声补充。“你为他们担什么心,那些人里边,又有几个好鸟!”
“话虽然这样说,但此事绝非社稷之福!”张巡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总结。气归气,屋子中的沉重氛围,却被雷万春不负责任的话彻底打散了。大伙或点头,或摇头,呵呵笑了几声。随即便岔开话题,说一些与时局无关的事情。
事关家族的前程,秦氏兄弟急着回去跟父辈通气,无心再多逗留,聊了几句,便准备告辞回家。见秦家哥俩要走,张巡也无心再跟着大伙坐着闲扯,借着雷万春需要静养的借口,一并起身告辞。王洵本来想在家中摆一顿酒宴,给宇文至冲冲晦气,见秦家哥俩和张巡的目光中总带着一股掩饰不住的沉重,便笑了笑,起身送了出来。
脚步刚刚踏出会客厅,还没走到前院,小厮王祥又笑嘻嘻地跑了过来。离着老远,就冲大伙奋力挥手,“小侯爷,几位老爷,赶紧到前门看看去,宇文老爷来访!”
看到贵客在前,下人们还如此胡闹,王洵有些不高兴了,把脸一沉,低声呵斥道:“哪个宇文老爷?让你高兴得连点正形都没有了?我平素就是这么教导你的么!”
“是,是宇文公子的大哥!”小厮王祥吓了一跳,停住脚步,低着头回应。
“让他滚蛋,老子没功夫见他!”王洵一听,立刻如同火上浇油,竖起眼睛,大声命令。
“他,他”王祥苦着脸咧嘴,“他,”
“怎么了,没听到我的话么!”王洵上前踢了他一脚,怒气冲冲地命令。
脚上力气不大,小厮王祥打了个趔趄,委屈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他,他光着膀子,背后背了几根木条,说,说是负荆请罪来了。门口,门口围了一大堆人!”
“负荆请罪,他跟我请的哪门子罪?”王洵彻底愣住了,站在原地,嘴巴张得老大。
宇文德怎么着也是个实授的员外郎,却跟自己一个白丁请罪,这不是个大笑话么?正惊疑间,张巡忽然插了一句,“恐怕,是冲着子达,和救子达出狱的那个人来的吧。他先前做出那种龌龊勾当,所凭的就是子达背后没人撑腰。而现在,忽然发现子达背后站着一个谁也惹不起的大靠山,怎会不吓得要死?”
闻听此言,大伙又是哭笑不得。几头臭鱼烂虾,却卷进了杨国忠、李林甫、高力士三方势力的角逐中,连自己下一步将被风浪拍到那处都不清楚,又怎可能威胁到宇文德大人?可他们自己心里明白,其他人又如何能分辨得清楚其中猫腻?真个是做梦时一脚踏入了黄河里,怎么洗都洗不干净了。
“我出去吧!把他尽早弄回家去,别让他给二哥惹麻烦。!”毕竟是自己的嫡亲哥哥,纵使先前再恨,宇文至也不忍心让其继续丢人现眼。叹了口气,低声建议。
“去吧!”王洵让开半步,叹息着道。外边的事情永远出乎他的想象,一波接着一波,增长着他见识的同时,也冲撞着他对人性的认识底限。
大伙默默与宇文至拉开一段距离,半途转向另外一道侧门,以免看到对方的尴尬。出门之后,偶尔回头,还能看见宇文德白花花的光膀子,背着两个硕大的荆条,在秋日的照耀下,竟是分外地扎眼!
已经是落过霜的天气,亏得他有一身肥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