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荷花粥 天色微亮。
小栖子啊被窝了只觉得手脚发冷,心口和额头却有累活在焚烧。 她病了。
小栖吃力的爬了起来,穿好衣物,打开房们,脚步虚浮地走向后院子。昨天下午,她被通知已后必须早早起床,到小厨房帮忙。
这日子越过越艰难,小栖唯一的希望就是撑过一个月,然后死也不再来到这个世界。小栖为自己打气,强撑着去了厨房。
阴月王朝所在的世界很美,天空清澈蔚蓝,树木巨大繁盛。
只是空气中总存在着一种阴暗晦涩的气息,令人不安。
厨房并不大,宛如后世的餐厅厨房。
据说,这里的饮食仅提供行宫离得贵族享用。
小栖做菜是手艺很好,她学做菜都是为了爷爷。爷爷肠胃不好,嘴巴却挑剔得很。每每小栖做拿手的菜给爷爷吃,爷爷都会幸福得脸上的褶子都平了些……
爷爷说,小栖一定会幸福,因为,要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男人的胃。
只可惜爷爷没想到,小栖会流落到阴月王朝,成为没人权的奴仆。
厨房负责的主管是一个长着马脸的中年女子。
“无忧主人的蛊米可要仔细淘干净。”马脸将白玉大碗装着的米递给小栖。
小栖捧着白玉大碗,心中有些好奇。古米是什么米?
她望着碗里的米,有刹那的失神。那白生生的晶莹的米粒,既然会动。这哪里是米?分明是一只又一只蠕动着的虫子.
“啊!”小栖的手一松,白玉碗落在地上打碎,米粒四处乱飞。
马脸气急,给了小栖一耳光。重重的耳光让小栖倒在地上。
那些晶莹的米粒并不是虫子,为什么刚刚她会看到虫子呢!
小栖慌忙捡起了米粒,脸颊火辣辣地痛着,心口和额头愈加难受,如同火灼。
“别捡了,无忧主人的蛊米沾了地气就没有原本的鲜香味道。”马脸踩在了小栖的手指上,狠狠的碾了碾。
小栖痛的吸气,“我我可以做出美味的粥,将功赎罪。”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马脸不仅脸长得讨厌,做事更惹人厌。
马脸笑了,越发讨厌,“呢可以试试,如果无忧主人不满意,你的命就没了。”昨日下午无忧主人的灰影授意她好好整治一下这个叫小栖的奴仆,偏偏还不准弄死。无忧主人的心思可真是难猜。
阴月王朝的食物烹饪手法很似唐宋,虽然已得烹饪之华丽细致,却远远没有达到清朝时期饮食文化的鼎盛。
小栖小试牛刀,取了荷塘里初绽放的荷花,着意浓上一道荷花粥。
“春食桃花粥,夏食荷花粥,秋食菊花粥,冬食梅花粥。”小栖不紧不慢地掌握着熬粥的火候,“无忧主人喝了这荷花粥,必定心舒体健。”
煮一锅绵香好味的荷花粥并非易事,要进之处在于米水融合,柔腻如一。小栖闻者粥香,肚子咕咕作响。可怜她到现在还没吃上早饭。
荷花粥煮好,天已经亮了。 小栖跟着马脸将粥送给她口中的无忧主人。
小栖等候在秀丽的西苑的门口,静待无忧主人的处置。
不多时,冷着脸的马脸怏怏出门,“无忧主人饶恕你的罪过,还不更我进去谢恩。”主人喝了荷花粥,很是喜欢。她甚至说要将小栖延揽到身边伺候起居。
小栖的脸色微红。头晕目眩强自支撑着跟着马脸进了西苑。
西苑绿树遮天,幽深曲折。
荷塘里,荷花映日娇艳欲滴。碧绿的荷叶接连在一起,在微风里轻动引得蜻蜓飞舞。
层层白纱飘扬在长廊两侧。小栖一步步走到了无忧主人观景的廊阁中。
“小栖,你煮的荷花粥我和喜欢。你愿不愿意留在我身边,天天做粥给我吃呢?”无忧姬的微笑令小栖放松了下来。
她回答,“小栖自然愿意。”怎么头越来越热,几乎站不住。
无忧姬轻笑,“那就好。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她更期待月紫希的反应。皇族联姻从来都是利益为基础,月紫希却迟迟不肯给她名分,只是恩赐一般的西苑给她。她是暗王的左右手,怎么甘心忍受这样的屈辱。
更何况,她第一次见到月紫希面具下的脸的时候就爱上了他。
这个阴月王朝归根结底是暗王的不是阴月王的,同样,月紫希最后只能属于她一个人。
无忧姬的视线落在小栖的左腕。那只露出一角的手镯令她是心中一震。
“小栖,呢的手镯是哪里来的?”无忧姬问。心中如飓风过境。
“哦,这个是月紫希抢了我的东西,赔偿给我的。无忧主人你如果喜欢,就拿去吧。”小栖话音没落就倒在了地上,意识紧接着被黑暗吞没。
在失去意识前的一刹那,她听到了月紫希冷冽的声音,“无忧姬,我警告你别碰我的人”如果可以就这么轻轻柔柔飘回到原来的世界,该有多好?

第二章无忧姬的怨念 1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梦到自己像一只布娃娃被两个小孩扯来扯去。一个小孩叫月紫希,另一个小孩叫无忧姬。
我才不是你们的玩具。无奈的小栖睁开眼睛,脱离梦境。他以外的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主了七天的小屋。
她昏倒前那种灼热的感觉已经消失,嘴里有淡淡的药味,看来自己是吃过药了。
小栖放下心来,他还活着。只要熬过这剩下的23天,他就能在月圆之夜回去。这里真不是人带的地方。动不动就动刀动剑,什么奴隶啊主人啊,变态又危险。
她在现代世界可从来都没有晕倒过。估计是前七天太辛苦,再加上昨天被拖入湖里受了寒才搞成这样。
无奈地看着自己有些粗糙的双手,小栖一边叹息一边想坐起来。
没想到,她听到了月紫希的声音。
越紫希坐在小栖的床边,优雅而危险。他玩味地注视着小栖,“你的表情千变万化,还真是有趣。”
“我说,你这面具能不能取下来。你这么戴着不觉得闷气吗?还是你长得太帅,怕看到你的人都爱上你?”小栖闭了闭眼,按捺住波动的心情。淡定,淡定,月紫希手里还有爷爷留给自己的手表。
月紫希轻笑着取下银面具,露出面容,“小栖你真的很有趣。最有趣的是,我调查发现,你第一次出现就是在那片森林里,你不是流云城附近的流民。”
小栖根本没有听清楚月紫希说什么,她被月紫希的脸迷惑住了。
这不是,不是在湖里救了她的那个男人的脸吗?高贵,飘忽却致命的英俊。
不,不是他。小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月紫希和“他”不同,月紫希的眼角眉梢不是内敛的高贵,而是张扬的xie气。最重要的是救命恩人的眸色是子夜一般的深黑。而月紫希的眸色则是神秘妖异的紫色。
月紫希伸手捏了捏小栖的脸颊,语气促狭,凤眼带着youhuo的风情,“你开始迷恋我了吗?”
小栖瞪月紫希,“我小栖才不会迷恋已婚的大叔。”
月紫希哀怨地看着小栖,“我才十六岁,哪里是大叔。而且我还没娶妻呢。”
小栖吃惊地打量月紫希,“你撒谎吧?你才十六岁就这么妖孽?!”
月紫希摸了摸小栖的头,指尖chanmian,“魅力这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无忧姬最喜欢的就是虐待可爱的女孩子,你还巴巴送上门去。在流云城,太笨会死得很快的。”
小栖似懂非懂地听着。漂亮得如同仙子的无忧姬难道有用女孩子的血沐浴的爱好?“
“对了,月紫希,这个手镯我还给你,你可不可以把我的手表还给我。你应该能想起你把它送给谁了吧?”小栖想摘下左手上的手镯,却发现四周的温度在直线下降。
她诧异地抬头,发现月紫希的眸色居然变成很深的紫罗兰色,妖异而美丽。
那双紫眼睛令她的视线无法移开。
“我送出去的礼物从来不会收回。除非那个人死了。”月紫希的手按在小栖的手腕上,淡淡地说着,却令小栖感到了莫名的寒冷杀气。她这才想起,眼前的人曾经用利箭阻止自己逃跑。
猎物就要有猎物的样子。月紫希曾经这样说过。
小栖垂下眼帘,“我明白了。”好想离开这里,好想。
月紫希注视着垂头丧气的小栖,突然觉得她随时都会消失在空气中。
他凤眼微眯,“小栖,你是不是该交代一下你的来历呢?”那只奇怪的“手表”上有着一个古老的标记。那个标记是阴月王朝流传数百年的秘密中出现过的。
小栖心虚地看着地面,“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叫小栖。如你所见,我不过是一个笨蛋,我的来历也不重要。”
月紫希伸手,轻抬起小栖的脸,他深深地注视着她,“说谎的女孩子会被喂我的白虎。”
小栖打了个寒颤,想起了那个被白虎咬掉了头颅的下人。
月紫希突然拥抱住小栖,他的黑色衣袍带着眩惑的香气,“别害怕。这样一点都不像你。白虎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会吃掉你。记住,下次不要去湖边。”
小栖苦笑着低声说:“月紫希,你恐吓我,又何必安慰我。”
与此同时,秀丽西苑的密室里,无忧姬带着怨恨的神色,透过一团赤红的火焰注视着小栖和月紫希相拥的身影。
“贱人!”无忧姬的声音从牙齿缝里钻出,带着怨毒的情绪。
月紫希为什么那么看重那个流民小栖? 因为爱?那是一个笑话。
月紫希是一个只爱自己的人。小栖身上一定有什么东西令月紫希感兴趣。
无忧姬熄灭手中的火焰。她要不要把小栖的事情报告给暗王呢?但是,小栖不过是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奴婢,根本不值得暗王关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