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里的秘密

js9905com金沙网站,第一章秘密里的秘密 1、离家出走的小栖 暮色如同蝙蝠之翼一般灰黑,骚动着。
狼狈的小栖站在这破旧而高大的瓦房前,一度怀疑它下一瞬间就会坍塌。
本城居然有这么破烂的瓦房,果然就是传说中的贫民区。
攥紧手中的招租广告,小栖咬了咬嘴唇,抓起行李箱走了过去,轻轻地敲了敲那刷着绿油漆的斑驳木门。
空洞的敲门声令疲惫的小栖有些恍惚,仿佛眼前的木门幻化成了寒冷的洞穴,不动声色却意味深长。
木门“吱呀”着打开,并没有出现长得像妖怪一般满脸皱纹的怪伯伯。小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开门的不是妖怪,却是妖孽。
黑发的少年俊美得不可思议,双眸却淡漠得仿佛饱经沧桑的老人,他淡淡地看着小栖。
小栖有些紧张地摊开手掌,展示她撕下来的招租单,“我……看到单子上说这里有便宜的房间要租……”
黑发少年看了看小栖身边的豪华行李箱,视线落在小栖裸露的手腕处那青紫色的指痕上。他眉头轻皱,说不出的好看,“你确定要租这里的房子?”
小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酸楚,双眼里浮现出淡淡的水气,楚楚可怜,“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我的钱包被偷了,还遇到了坏人,还好我寄存的行李箱里还放着一些零钱。”她才不要爸爸妈妈找到她,所以,她不能用信用卡。
黑发少年沉默地注视了小栖片刻,轻叹着说,“你住不惯这里的。”
小栖握紧小拳头,“我不怕蟑螂不怕老鼠。”啊啊啊,她怕的要命,可是,可是年轻的房东看起来是一个好人呢。
黑发少年澄明的双眸里仿佛有夜色浮现,“屋子里没有蟑螂也没有老鼠,不过屋子里有一座坟。”
小栖倒吸了一口冷气,明丽的眸子里有着怀疑的神色,“骗人。屋子里怎么可能有坟。”她想了很久,爸爸妈妈一定想不到她没有离开本城,而且还住在贫民区。这里的房租便宜得近乎白送,而且,房东不是那种猥琐笑着的怪叔叔。流浪的这三天里,小栖骇然发现真实的世界不是她原本以为的那样。
黑发少年没有和小栖争论,只是准备关门。
小栖按住木门,急急地说,“我什么都不怕,你……你让我住下来吧。我会预付房租的!”
她推门的动作让她的长袖衬衣的袖口滑向手肘,那里有着可怕的淤青。
黑发少年隐约明白了眼前白暂娇小的女孩子似乎遇到了很不好的事情。他看着小栖急切哀求的双眼,终于点了点头。
建筑年代近百年的瓦房内部出人意料的凉爽。在这炎热的夏日,仿佛被冰封的一个诅咒。
大堂一角一台电视在无声地播放着画面,幽幽的光线是这大屋里唯一的光源。
黑发少年打开灯,惨白的光线充溢整个空间。
惊惶宛如小兔子的小栖并没有看到可怕的坟墓。她稍稍放下心来,细细打量整个瓦房。
瓦房分上下两层,上层是一个矮小的阁楼。暗红色的楼梯看起来摇摇欲坠。楼梯扶手旁还有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石兽。
小栖微笑,微微放下心来,“这里好像不是那么可怕。”
黑发少年淡淡地对小栖说,“你可以叫我阿守。麻烦你不要摸那个守墓兽的头。一般来说,那种守墓兽会让人做噩梦。”
小栖的手从石兽的头上弹开,她努力甜笑,“阿守,你好。我叫小栖,栖息的栖。”
她打开行李箱,拿出一叠钱,小心翼翼地捧到阿守的面前,“这是三个月的房租。你点点看够不够。”
阿守没有数钱,随手装进了裤兜里,他吩咐小栖,“你的房间在楼上,我带你去看看。”
他拎起小栖的行李箱,径直上楼。
望着阿守修长瘦削的身影,小栖有些恍惚。她真的可以信任阿守吗?轻信别人有时候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她摸了摸手腕上的伤痕,眸子里有复杂的情绪。
阿守回过头,“发什么愣呢?跟上我。”
暗淡的光线依然不能掩盖住阿守那种夜色般的魅力。小栖把所有的不安都锁在了心底,露出微笑,“好的。”
她踏上楼梯,也踏上了峰回路转的诡异人生。
地板在脚下“咯吱”作响,老房子的晦暗气息无处不在。
古代闺阁里才有的雕花红木床。年代久远的家具。
她踏上楼梯,也踏上了峰回路转的诡异人生。
地板在脚下“咯吱”作响,老房子的晦暗气息无处不在。
古代闺房才有的雕花红木大床。年代久远的家具。
一切的一切令小栖觉得自己陷入了梦中。
“那个洗漱间在哪里呢?”小栖忍不住问她真的很害怕还的再半夜出门上厕所和洗澡。
阿守来开一道隐秘的门,拉开开关。
一个干净现代的洗漱间魔术一般出现在小栖的面前,里面出来抽水马桶,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浴缸。白色的瓷砖白色的浴缸闪烁着白色的光,冰冷洁净,无声无息。占据整整一面墙的却是巨大的发黄的镜子。
那镜子似乎是铜做的,却没有卢瑟的铜锈,黄晕晕的镜面柔和而美丽。
小栖突然有些惴惴不安,
阿守把大门钥匙交给小栖,“洗漱间是新装修的,我楼下的房间里也是这样的。优势呢可以叫我,不过,半夜最好不要离开你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小栖忍不住开口问。
“半夜的时候,整个屋子里会起雾,以前有房客被吓得从楼梯上摔下来,骨折了。”阿守淡淡的回答。
“我没有看到坟墓啊。”小栖小声说。正常的屋子这么可能起雾,主任李真的有一个坟墓吗?
阿守淡淡一笑,美得令人叹息,“呢一直没发现吗?电视机后面就是墓门。”
小栖的脚有点发软,“阿守呢呢每次看电视就看着墓门?”
阿守点头,语气里有着近乎眷恋的柔软,“从小就这样,所以也习惯了。那是我曾祖父的墓。当年神州不安,为了确保我曾祖父死后不被人挖墓,我的祖父在墓地上搭建了这座瓦房。”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小栖从小小的窗口望了出去。
夜色里,似乎四处都有可怕的怪兽。
她打了个寒颤,回过头,“阿守,我害怕。”阿守凝视着眼前的少女,眼底有幽光闪过,“你可以后悔的,我会把租金退给你。”也许怜悯吧,他不忍这宛如惊弓之鸟的女孩子那么害怕。
小栖静默了几秒,她对着阿守露出白莲一般干净的微笑,“我相信阿守。我想继续住下来。”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并不是死人,而是活人。

2.月紫希 滚谈的热水消除了小栖这三天以来的疲惫与不安。
她窝在小小的浴缸里,惬意地叹气,身体上的淤青更加分明。
小栖闭上眼,浮现在脑海的是她离家出走前看到的那一幕。
她一直以为他拥有一个幸福的家。爸爸妈妈彼此相爱,没想到,家庭医生是妈妈的情人,而爸爸早在外面有了亲密爱人,甚至有了小孩。
她生活在一个假象里,却不知道身边的家人早已背弃了当初的誓言。戏码,只不过是为了让小栖安心高考。他们约定好了和平分手,在小栖上大学后过各自的生活。
那天,他们看着小栖的录取通知书,仿佛看到了通往新生活的路标。
有那么一刹那,小栖恨不得立刻死掉。她想争吵,想大喊,最后却收拾了行李,留下一封信,悄然离开了家。
闭着眼回忆往事的小气并没有发现,那铜镜的中心有黄色的光点聚集,然后脱离镜面,缓慢地飞舞着靠近她的额头。与此同时,阿守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地看着小栖交给他的房屋出租单。
雪白的宣传单上,并没有写着任何一个字。
这两年间,他贴在附近的出租宣传单没有被任何人看到过。因为,普通人看到的永远是一张白纸。
小栖看到了这张白纸里埋藏的秘密。 这空白的契约书。
她是第七个看到这空白契约书的人。 前六个租客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阿守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小栖那泫然欲滴的双眼,他叹息着喝掉了杯子里的酒。酒香混合着老房子的气息,无边无际地笼罩住了阿守。
阿守仿佛看到了他的祖父和曾祖父,以及更久远的先人的魂魄在围绕着他飞舞。
这个墓穴藏着一个秘密。独属于阿守这支守墓人血脉的秘密。 窗外,月色撩人。
正值满月之夜,无缺的月亮仿佛一个盛大的惊喜。
洗完澡的小栖离开洗漱间,穿着睡衣,在窗边看圆月。小小的晶莹的脸庞上是黯然神伤,生活还要继续,她以后该怎么办呢?
到了十八岁,她就可以支配爷爷留给她的基金,只是,距离十八岁还有一年,这一年,她不依靠爸爸妈妈,要怎么活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地板上升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小栖微微有些冷,她紧了紧睡裙,想起自己的手表似乎忘在了洗漱间的洗手台上,那是爷爷送给她的十六岁生日礼物,没多久,爷爷就永远地;离开了她,没想到,不到一年,她却又失去了爸爸妈妈的爱。
小栖走进洗漱间,将手表戴在手腕上,看着那可怕的淤痕,小栖咬了咬牙。可怕的事情在脑海里重演,她被歹徒逼近了小巷,可是之后发生了什么呢?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沉思的小栖完全没有发现,铜镜里的光点越聚越多,多得仿佛夏日的萤火虫在她身后飞舞,渐渐围绕住了她。与此同时,月关照在了窗边的一小面铜镜上,铜镜将月光笔直地反射到了墙上的某处,几经折射,月光居然从开着的洗漱间的门笔直地落在小栖的身上。
月光仿佛巨大的蚕茧将小栖包裹住,紧接着这光之茧被黄色的光点拉入了巨大铜镜之中。
呼啦啦噜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仿佛被温柔的海浪包裹着,仿佛回到了出生前的静谧,小栖不愿醒来。
就这么留在永远的安眠里,似乎是幸福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危险的感觉如同芒刺一般袭来,小栖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可怕的箭头擦过她的脸颊,钉在了她脸侧的树干上。
箭的尾羽还在颤动,小栖咽了口唾沫,心有余悸地打量四周。
她正半躺在巨大的绿树的树根处,阳光晃得她头昏眼花,她身上还穿着简单的白色睡衣,光着双脚旁,美得夺人心魄的紫色野花在微风之中摇曳。
这是哪里? 是谁射出了可怕的利箭?
小栖只愣了几秒,就跑起来要逃。射箭的人一定就在附近!
她还没有跑三步,有一支利箭呼啸着刺入她脚边的草地!
小栖脸色煞白地站定,耳边听到了奇异的风声和脚步声,她缓缓转过头,远处,一个黑衣人骑着巨大的长满黑色斑纹的白虎正飞驰而来。他戴着银面具,露出线条优美的下颚和唇部,一双紫眸动人心魄。
黑色的大弓在他手中,带着嗜血的气息。 巨大的白虎,彪悍英武的黑衣人。
小栖被眼前的一切夺走了心神,害怕得动弹不得。
“原来是可爱的女孩子”磁性嗓音自黑衣人口中传出,带着隐含的恶趣味,“我的猎物。刚刚你是想逃跑吗?”
小栖握紧双拳。
她还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从洗漱间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难道这是她的一场梦,可是为什么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真实,尤其是这个戴着面具的邪恶的黑衣人。
“我不是谁的猎物。”小栖直视着黑衣人,“你是什么人?”
一缕笑意出现在黑衣人的唇边,他饶有兴致地说,“呢不知的我是谁?”他是视线落在了小栖左手手腕上。那闪亮的手镯看起来倒是新鲜别致,不是常人能拥有的精细。只是表上的标记,他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阳光穿过树梢,罗在穿着白裙的少女身上,令她仿佛光之天使,楚楚动人。
黑衣人骑着白虎一个前跃,他伸出手将少女揽入怀中,“猎物就要有猎物的样子。”
小栖恨恨地挣扎着,却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在黑衣人的身后,她看到的是一群穿着黑色风衣斗篷的人,他们骑着骷髅马,静默得如同影子。他们提着缰绳的手戴着黑色的皮手套,令小栖忍不住猜测他们的手掌不会只剩下惨白的指骨?
小栖害怕得忘记了挣扎。
戴面具的黑衣人在小栖耳边轻声说,“我叫月紫希,记住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