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屋的秘密

js9905com金沙网站,Chapter7白骨屋的秘密 那时,你会对着屋角说出你心底最黑暗的秘密。 1.心悸
夜熙按着心脏,他垂着头,声音清澈,带着奇异的节奏,“那又怎样?我……更喜欢她了。”
“经历过那样的创伤,她一辈子夜不可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夜冷姿柔声说道,“我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发狂。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不定时炸弹在你的生活里存在。”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却不是真正的理由。
夜熙略显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却无法遮住他的决心,“母亲,请给我爱一个人的自由。到目前为止,都是我一个人在小心翼翼地喜欢着爱音。我想在我有限的生命里,真正去爱一个人,得到那个人的心。”
夜冷姿的声音寒冷得如同极地的浮冰,“只有她不行。”
曼音,你一定在另一个世界嘲笑着我吧?
你的女儿将碧水的两个儿子玩弄于鼓掌之间。
现在,你的女儿还企图夺走我唯一的儿子的心。
“我累了。”夜熙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疲倦,细若游丝。
他软软地滑到在地上,仿佛失去了呼吸的人形玩偶。
尖锐的恐慌与痛苦击中了夜冷姿,她这才醒悟到自己因为狂怒一直逼迫着心脏不好的儿子。
“医生!医生!”华美的夜家大宅里回荡着夜冷姿的声音,孤单而绝望。
很久没有这么平静安稳地醒来。 没有噩梦,没有惶恐。 安静的夜。安静的房间。
爱音怔怔地看着天花板,感受着懒洋洋的愉悦。
记忆的阀门打开。她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夜熙的妈妈找过她。她知道,那个美丽强势的贵妇人不喜欢她,暗示着她不要接近夜熙。
然后,她就回到房间,默默地睡着了。 脸颊上干干的,没有泪痕。
原来,当心灵的折磨成为习惯,眼泪也会成为奢侈品。
爱音的手机在此刻响了起来。
她懵懵懂懂地拿起手机,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夜熙的来电。
铃声悦耳,她却迟迟不敢按下接听键。 他知道他妈妈来找自己的事情了吗?
他想说什么? 他和她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承诺。甚至,连表白都没有。
爱音缓缓按掉手机。 她无助地坐在床头,抱着膝盖,看着手机。
铃声再度响起,还是叶熙打来的! 爱音将手机直接关机。
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可笑。她本该礼貌地接电话,继续开朗地和叶熙聊天,表示不在意他母亲的行为,说明一切都是一个误会,然后继续以叶熙朋友的身份呆在他的身边。
她向来擅长演掩饰自己的情绪,为什么这一次却那么疲倦那么难过?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爱音在心底对自己说。 她跳小床,决定好好打扫一下卫生。
于是,在深夜十一点,她一个人静静地跪在地板上,用抹布仔细地擦着卧室地板的每一处。
她拿着抹布走出卧室,打算清洗它。 走廊的灯温柔地亮了。
一抹修长的身影静静靠在墙边。
阿哲的微笑温柔而干净,没有了他往日里的不羁和邪气。
他专注地看着爱音,爱音觉得阿哲的脸色在灯光下显得有些苍白。
她迟疑地站住,“你看起来不太好。” 阿哲轻笑,“你在关心我吗?”
他的语气里多了撒娇的成分,“爱音,我觉得全身发冷,脑袋里却似乎有一团火在烧。我大概……在发烧……”
爱音说,“你等等。”
她去洗漱间里把抹布放下,细细地把手洗干净。初夏天气,残存的水汽很快在爱音的手上干掉。
她快步走到阿哲面前,伸手摸了摸阿哲的额头。阿哲果然在发烧。
她清凉的小手令阿哲烦躁的心平静了下来。
“你需要吃退烧药。”爱音的手指离开阿哲的额头,令他的心小小的失落。
很快,爱音拿着一杯温开水和退烧药出现在阿哲的面前,“如果你明天早上还没有退烧,那你就需要去医院。”
阿哲满不在乎地吞掉药丸,视线不离爱音,“你下午的时候说类,就回房间休息了,你现在好点了吗?”
爱音隐隐记得似乎有这么一回事。和夜熙的母亲谈过之后,她心神疲惫,就睡了过去。
没想到自己遇到这样的打击还能睡着,爱音自嘲地笑笑。
阿哲按住自己的胃部,“我还没吃晚饭。”
爱音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不早说。我给你下碗面。”
生病的阿哲完全是一个别扭爱撒娇的小孩子。
而夜熙大概是生病也会隐忍的人吧?
爱音的微笑僵在唇角。她为什么又想起了他?
她掩饰地低下头打开冰箱,拿出面条和青葱,“很快就好。”夜熙的妈妈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要做的就是把还没来得及开始的感情锁紧心底的某个房间里,再也不要放出来。

2.一辈子 阿哲揭开窗帘一角,看着楼下树荫里停着的轿车,唇边是谜样的微笑。
“夜熙,你知不知道爱音内心的黑暗?你会不会包容她,成为他心灵的支柱?”阿哲低喃,“只可惜,你高贵的母亲大人搞砸了一切。”
夜色深深。 轿车里的夜熙望着方家窗户上映着的灯光。
司机为夜熙打开车门,迟疑地开口,“少爷,您这样从医院出来,夫人她会很担心的。“
夜熙的脸色苍白,显得眉目越发深邃,“我没事。麻烦你在这里等我。”
他缓缓下车,走向方家。 不知道为什么,司机觉得少爷的身影那么寂寥。
夜熙知道,爱音一定被母亲伤得很深。他必须道歉。只是,爱音也许会微笑着说没关系,谈后将心门对自己彻底关上。那么一个倔强温柔矛盾的女孩子,却总是令他心疼。
爱音将才做好的面端到阿哲的面前。 雪白的面条,青翠的葱花,温热的香气。
阿哲心满意足地看着爱心面,觉得自己下午挨的那刀很值。他原本俊美的面容因为炫目的微笑,更加魅惑。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门铃声。 深夜响起的门铃声总是让人有心悸的感觉。
爱音猜想是方天问回来了,连忙去开门。
她谇不及防,发现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夜熙!
她有些慌乱地垂下眼帘,发现自己穿着白色围裙,蠢蠢的。
夜熙清澈悦耳的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疲倦,“爱音……”
他只是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却令她突然觉得眼睛酸涩,似乎这时才觉得委屈,却无从说起。
爱音局促地摸了摸耳边的碎发,“请进。”
夜熙走进方家,看到在餐桌旁慢条斯理吃着面条的阿哲。
阿哲端起碗来,“我回房间。爱音你和夜熙慢慢谈。”
他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夜熙,要是你和你母亲一样让爱音哭的话,我可是会揍你的。你应该很庆幸我不打女人。”
夜熙的脸色更白,他的眸子里是深深的自责,“爱音,对不起。” 空气凝固一般。
爱音艰难地微笑,“阿哲开玩笑的。其实没什么啦。”
夜熙苦笑,依然那么优雅和煦,“我说对不起是因为我没有能保护好你,还让你一个人面对我母亲。她一定说了许多很难听的话。”
爱音垂着头,“伯母也是担心你。”
夜熙按着心脏,眸子里是深深的忧郁,“我母亲很习惯独裁,我和她争执了很久。”
爱音终于有勇气凝视夜熙,“我是你的朋友,我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你不必为了我和伯母争执。”
夜熙望着近在咫尺的爱音,却觉得她会在下一刻就就消失。
夜风送来了淡淡的栀子花的香气。
夜熙的声音仿佛栀子花香,如梦似幻,“爱音,我喜欢你很久了。”
爱音懵懂地抬头,看到了夜熙眼底的柔情。 这是一个梦,一个隐藏在心底的梦。
一个无法诉说却无比渴望的梦。 那个人,对她说,他喜欢她。
只是梦和现实的区别在于:梦里,喜欢就是幸福的结局。而现实中,喜欢只是一时的心情。
“谢谢你,夜熙。”爱音的眸子泪光闪烁,唇边的微笑那么温柔,“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夜熙的母亲的来访,让爱音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她和他是不被祝福的。
灰姑娘的故事只是发生在通话里。
夜熙的心脏不好,根本无法承受那么多的刺激。
更何况,夜熙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吗?
无数次,她觉得自己即将被无边无际的黑暗淹没,然后又一寸一寸从泥沼中爬起来。
活着就很好了,她不能奢望太多。
夜熙的眼睛里仿佛有烟花绽放,他轻声说,“是不能?不是不愿意?”
爱音呆呆地看着也熙。
夜熙的微笑那么温柔,仿佛开在午夜里的白莲,“爱音,你是不是至少有一点点喜欢我?”
他的声音他的眼神盅惑了爱音的灵魂。爱音能够听到自己越来越急的心跳声。
“喜欢又怎样?”爱音的微笑终于消失,她的声音里有某种打动人的真实的悲恸,“我的世界和你的世界根本不一样。再说,你真的了解我吗?”
夜熙的声音在夜风里飘荡,“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互相了解对方。”
爱音全身都在颤抖。这诺言甜蜜得令她心伤。
“我认识的那个爱音很担心,不敢要任何她真正想要的东西。我认识的那个爱音很有勇气,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令她低头屈服。”夜熙凝视着穿着围裙的爱音,像是他珍惜的一个梦境,“不知不觉间,你吸引了我。上一次和你去吃饭,本来已经准备了玫瑰,想向你表白。没想到,你却救了我一命。
爱音的心防在夜熙的低语中被瓦解。
夜熙终于握住了爱音的手,“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爱音无法挣脱那样一双温暖的手。 她抬头,在夜熙的眸子里看到了紧张与不安。
夜熙和她一样忐忑着,这样的认知令爱音的心情放松了下来。
一缕真正的笑意在爱音的唇边绽放。
夜熙因为这微笑而心动,他轻轻拥抱着爱音,“你不知道我多么害怕失去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