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练习,命中注定

js9905com金沙网站,5.摊牌 司机为夜冷姿打开车门,恭敬而细心。
她在后座坐好,意外地看到了新的档案袋。 那是关于爱音的最新资料。
汽车平缓地在繁华都市里行驶着。正午的阳光灿烂明亮。
夜冷姿看着资料,渐渐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她仔细回想刚刚告别前爱音的神色。
她居然是曼音的女儿!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方碧水会陶醉于完美谋杀的连环杀人的快感。只有她知道,那一切只是方碧水为爱而疯狂。
疯狂的人邂逅了令他绝望的爱情,最后,变成了可怕的无法逆转的悲剧。
在方碧水被枪决之前,她秘密见到了他。
仪容整洁,笑容干净的方碧水令她吃惊。
“你是故意放跑曼音的女儿的。”夜冷姿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方碧水的人。
“我累了。而且我很期待小爱音在将来的表现。”方碧水依然那么有魅力,微笑的样子还是令夜冷姿怦然心动。
夜冷姿贪婪地看着她爱着的男人,”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八年前,我们分手的那一年,我生下了你的儿子。他一直生活在国外。”
方碧水淡淡地笑着,”你这个狡猾的小狐狸。”
夜冷姿的泪涌了出来,”他叫夜熙,心脏不好,我担心他活不到三十岁。”
方碧水的手指掠过夜冷姿的脸庞,”别哭,我会在另一个世界关注着你和我的儿子。”
夜冷姿推开方碧水的手,恨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儿子,他已经回到方家认祖归宗。我告诉你,夜熙是我一个人的,我不会告诉他,你是他的父亲。他会是最完美的上流社会的绅士,拥有纯洁心灵和完美面容的夜家继承人。”
方碧水拥抱着夜冷姿,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任何故事都会有结局。他亲手杀死了曼音之后,已经疲倦得不想再呼吸空气。
“夫人,到了。”司机的提醒让夜冷姿从回忆中抽离。
她看着阳光下古老与现代融合的夜家大宅,发现自己恐怕无法再爱上其他男人。没有人和方碧水一样令她着迷。
还好,她拥有夜熙,温柔善良完美的夜熙。她一个人的夜熙。 郁金香摇曳。
夜冷姿穿过花园,走进夜熙的私人天地。开满蔷薇的小小花苑。
花苑的玻璃房里,夜熙正在画画。房间里的温度和湿度都很宜人。
他热烈而专注的神情那么美。
被这样的眸子注视着,也许会分外幸福吧,仿佛你是他最宠爱的一个人。
夜冷姿无声无息地推门而入,慢慢走到夜熙身后,神色微变。夜熙画的是爱音!
“夜熙,今天我去见了爱音。”夜冷姿的声音在夜熙的背后响起。
夜熙放下画笔,缓缓转身,眸子里有着微微的不安,”您去见了爱音?”
“为了感谢她救了你的命。”夜冷姿温柔的语调令夜熙的不安稍稍平息。
夜冷姿轻笑,”第一次看到你这么小心翼翼地对待一个人。爱音并不适合你。”
夜熙俊秀的脸上是近乎透明的微笑,”我真的很在意她。从来没有这么在意过一个人。”
夜冷姿叹息着握住儿子的手,”你根本不了解她。她是一个孤儿,她没有健全的家庭观念,也无法在你正式继承夜家之后给你帮助。”
夜熙静静地注视着夜冷姿,眸子里渐渐有了忧伤,”您对爱音说了类似这样的话吗?”他的手从母亲的手中抽出,他的微笑自唇边消失。
“你在怪我?”夜冷姿轻声问。
夜熙带着深深的倦意,”我只是在怪我自己不能保护她。”爱音为了活下去,一直很努力地工作,很努力地生活,她值得最好的一切。可是,母亲却走到她的面前,将她的自尊狠狠地踩在尘埃里。
“无论如何,我不准你和她在一起。你根本不明白。”夜冷姿咬牙。曼音抢走了她爱着的男人方碧水,如今曼音的女儿居然要夺走她最爱的儿子!
“不明白什么?”夜熙修长的手指轻按心脏,呼吸有些急促。
夜冷姿着急地扶住儿子的肩,”小熙,你怎么了?”
夜熙脸色苍白,轻轻推开母亲的手,”我没事。如果,您一定要我离开爱音,那么我会离开夜家。”
夜冷姿按捺住愤怒的情绪,轻笑了起来,”她说,她和你只是朋友关系。我觉得她和同居的男孩子,那个叫方哲的人似乎很亲密。”
夜熙苦笑,”我被狙击的那天本来打算对爱音表白。我不希望您插手我和爱音的事情。”只是,时机太不合适。而自己似乎总是带给爱音麻烦。如果爱音在那一天受伤甚至死去……他不会原谅自己。
夜冷姿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波涛,”你和爱音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新的数字杀手一直在杀人,他肯定会找到爱音的。因为爱音对他来说是最具有吸引力的猎物。”
夜熙原本清澈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阴影,”您说爱音会成为数字杀手的猎物?为什么?您怎么知道数字杀手的喜好?那个狙击我的人的尸体出现在警察局也是您的授意?”
夜冷姿的手指掠过儿子那柔顺的发梢,”你是我唯一的儿子,夜家唯一的继承人,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你。”
夜熙忧伤地凝视着母亲,”我并不是唯一的夜家继承人。也许,夜家继承人的位置更适合其他人来坐。”狙击的原因不就是这个吗?母亲一直不肯提关于自己的父亲是谁的话题,固执地让自己随了夜家的姓氏。只是,夜家的很多老一辈人都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听说他们找到了母亲那早逝的大哥在外的私生子。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嫡孙。
夜冷姿声音越发轻柔,”你别担心,这一切都交给妈妈来解决。”
夜熙怜惜地握住母亲的手,”您这是何苦?”
夜冷姿的心柔软了起来,”只有你怜惜妈妈,知道妈妈的不容易。”
夜熙的眼底是哀求,”告诉我,为什么爱音会成为数字杀手最渴望的猎物?我必须保护她。”
夜冷姿细长美丽的眼睛里是深藏的愤怒,”你和你的父亲为什么都喜欢那样的女人!好,我告诉你,爱音就是十年前在数字杀手的家中逃跑报案的小女孩!唯一逃脱掉死亡之手的幸存者!”

在爱与恨的尽头,是初见你时那明媚的笑颜。 1.计划
意外的死亡从来都会选择时机。
也许只是一时大意忘记关掉天然气阀门,然后恰好天然气管子有些漏气。
也许只是在加油站里,因为,无意识地摸出打火机点烟。
也许是看到街对面久未见面的朋友,惊喜地跑过去,忘记了呼啸而过的货车。
无数的也许,构成了意外死亡的时机。
而谋杀的最高境界是让一切看起来像一个意外。
美嘉开着车,载着爱音前往学校。
她的时间算得很好,爱音应该是刚好碰到锦袖和夜熙一起从夜家的车里出来。
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一无所知的爱音,美嘉有些于心不忍。她喜欢爱音的脸,安静而清丽,带着隐忍的属于命运的哀伤感。
“爱音,你喜欢我表哥什么地方?”美嘉问。
“不知道。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夜熙有很多秘密,和我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爱音含笑回答。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夜熙因为家族的原因,没有办法娶你……”美嘉说。
“结婚?那是很多年以后才要考虑的事情。也许……也许我活不到那一天。”爱音可爱地笑着,漫不经心地说,“美嘉,你别担心我。我其实根本没有想过我和夜熙的未来。”
身份曝光,夜熙母亲的厌恶。 爱音根本不知道她和夜熙能在一起多久。
阿哲说,她是一个撞了南墙才道回头的人。
阿哲不知道的是,她早就知道那是南墙,只是舍不得回头。
法拉利停在了校门口。
爱音不经意地望向窗外,看到的是夜熙绅士地拉开车门,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孩子优雅地走下了夜熙的车。
美嘉看了爱音一眼,爱音非常平静,似乎并不认为眼前的这一幕有任何问题。
美嘉坐在座位上不动。爱音也没有动。
夜熙抬眼看到了美嘉的法拉利,然后走了过来。
他施施然拉开车门,握住爱音的手,轻声问,“看到我怎么不下来?”
爱音注视着夜熙,他的脸依然温和,她却知道他在生气。
“爱音,锦袖从法国回来了。”夜熙说。
锦袖?爱音愣了愣,想起美嘉说过的话。锦袖是夜熙在法国的女朋友。美嘉说,夜熙已经和锦袖分手。
只是,爱音第一眼看到锦袖,就知道,她的心一直在夜熙的身上。
夜熙沉声说,“我和她现在不过是普通朋友。我带你去认识她。”
爱音牵着夜熙的手,走下车。 不远处的锦袖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
夜熙牵着爱音的手走了过去,“锦袖,这是我的女朋友爱音。”
锦袖温婉动人地笑着,眼底深藏着微微的讽刺的光,“爱音,久仰大名。我是锦袖。”
爱音微笑,发现夜熙的手指用力握紧了她的手。
“锦袖,你可以让夜熙带你转转,熟悉一下学校。”爱音把手从夜熙的掌中抽出。
夜熙在爱音的眼中看到了信任。他璀璨一笑,无比动人。
锦袖垂下眼帘。夜熙从未对她这么笑过。
她用尽十年来的心力都无法得到这样的微笑,却被爱音轻易得到。恨意自心底升起。
夜熙转过头对锦袖说,“还是让美嘉带你熟悉学校。”
锦袖勉强笑着,拉着夜熙的衣袖,娇俏如对待恋人的少女,“夜熙,我本来想和你谈谈我在法国的旅行心得呢。”
夜熙微微叹气,“锦袖……”
锦袖的眼里多了一层水雾,她当着爱音的面,哀求地望着夜熙,“我只是很想念你,很想和你单独说说话。”
爱音潇洒转身,“夜熙,你陪陪锦袖。我和美嘉先走了。”不是不介意。只是,她知道那种喜欢一个人却无法得到的痛苦与绝望。
锦袖一定很喜欢很喜欢夜熙。 和她一样渴望着夜熙的爱情。
有那么一秒,爱音自私地希望夜熙不顾一切拉住她的手。
最后,爱音走向了美嘉,微微笑着说,“美嘉,我们一起进去吧。”她没有任性的权利,她希望在夜熙的眼中,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爱音的脑海里回荡着阿哲带着讽刺和怜悯的声音,“那你的那些属于黑暗的部分,你的恐惧该放在哪里?被黑暗侵蚀了内心,无法发泄,正常地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然后任凭着黑暗将灵魂吞噬?”
她已经渐渐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她不要夜熙对其他的女孩子那么温柔。 她要成为夜熙唯一的关注。
她相信夜熙的心,但却还是无法克制住内心的不悦。
美嘉和爱音走进学校,她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失望,“爱音,你都不和锦绣争吗?她是夜熙的前女友,你为什么还要让夜熙和她单独相处?”
爱音愣了愣,回答,“我相信夜熙对我的心,我不要他有被我束缚的感觉。这样做,是对的吧?”
美嘉咬了咬唇,“爱情本来就是独占。我是你的话,我会要夜熙答应我不和锦绣单独在一起。爱音,你都不担心锦绣和夜熙旧情复燃吗?”
爱音的心底是异样的悸动,她按住心口,“怎么会不担心?我总是觉得自己太幸福,甚至会莫名其妙悲伤起来。和夜熙在一起,就像梦一样不真实。可是,我怎么也舍不得醒。”
美嘉怜惜地握住爱音的手,,“你对夜熙表哥来说,是特别的。你一定要好好和夜熙表哥在一起。”只要你们在一起,我就可以按捺住内心的黑暗欲望,不伤害你,和你好好做朋友。
未央已经将爱音列入了猎杀名单。可是,美嘉还没有答复未央。她不忍心下滑搜。
就在这个时候,爱音的手机铃声响起。 2.伪装
“爱音,我在图书馆侧门等你,我有事要告诉你。”阿哲的声音令爱音本能地察觉出一丝沉重。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爱音迟疑地问。
“最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我想你。不过,我的确有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阿哲的声线动人心魄。
爱音有些恼羞,“你!”记忆力的片段告诉她,阿哲是方碧水的儿子这个事实令她不自觉躲着阿哲。
阿哲叹气,“OK。你立刻过来。是和新数字杀手有关的事。”
爱音匆匆和美嘉道别。 美嘉好奇地问,“是谁找你呀?”
爱音叹气,“是阿哲说有事找我。”
美嘉轻笑,“是我们的天才帅哥找你?说来奇怪,阿哲和夜熙表哥其实长得挺相似的,你没发现吗?”
爱音摇头,“完全不觉得。阿哲那个自恋狂和夜熙怎么可能……”她的脑海里,夜熙的影像和阿哲重叠。虽然两人气质迥异,但是那出色的五官的确极其相似呢。
美嘉叹气,“虽然阿哲夜帅得勾魂夺魄,但是,夜熙表哥的气质更加清透雍容。他们两个就像是恶魔和天使。反正第一二节没课,你去见阿哲,我就去找夜熙表哥。”
爱音恍惚一笑。恶魔和天使?只是,昨天傍晚,她那么近地通过夜熙的画触摸到了他的心。夜熙的心并不清澈淡定,而是激烈而复杂的。
“好,教室见。”爱音和每家告别,走向图书馆。她没有发现,夜熙凝视着她的背影,带着深不可测的笑意。
“夜熙,你那么喜欢爱音,喜欢到看着她的背影夜这么开心?”锦袖心中嫉恨。
夜熙侧过头,线条优美的侧脸上是淡定的神色,“锦袖,你是我母亲找回来的吗?她终于想到了用你来拆散我和爱音这一招?”
锦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便得结巴,“夜……夜熙……你……”
夜熙柔声说,“我刚才本来想追上爱音,握住她的手。可是,我想我应该趁这个机会和你说清楚。锦袖,别做多余的事情。我会很生气的。”
锦袖突然发现,她原本熟悉的夜熙变得陌生。在她的记忆力,夜熙几乎没有发过脾气。她赖在他身边,以他女朋友自居。在夜伯母的撮合下,他接受了她,却依然那么云淡风轻。
她故意移情别恋,想让他多重视她一些,甚至像一个真正的男友一样吃醋、生气。可夜熙却淡然地祝福她找到幸福。
“夜熙……我是因为爱你所以才从法国回来的。”锦袖泫然欲滴。
夜熙并没有被锦袖的眼泪打动,“我从来都没有对你说我爱你。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请转告母亲大人。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锦袖第一次听到夜熙说这么无情的话语,她的眼泪落了下来,“夜熙……”
夜熙用手帕温柔地拭去锦袖的眼泪,“记住我说的话。你不会想看到我生气的样子。”
图书馆侧门。 阿哲懒洋洋地靠着欧式门廊柱,等待着爱音的到来。
清晨的阳光清澈透明,淡金色的光洒落在他的发梢衣角。
阿哲清瘦了一些,凤眼里有些许倦意。
他考到爱音,邪气地笑笑,“我喜欢你穿校服的样子。”
爱音心情复杂。阿哲一直对她很好,也是最了解她的人。
只是,他居然是方碧水的儿子!
她依稀记得当时陷入狂乱的自己似乎刺伤了他。而他从来没有提过。
爱音说不清内心的感受。 阿哲和爱音坐在花树下的长椅上。
粉色花瓣早已浅浅铺在地上。
“爱音,我有八成的把握确认数字杀手除了黑泽,还有美嘉。”阿哲的声音一向优美蛊惑,这一次却仿佛冰川上冷得刺骨的雪水,瞬间冻结住了爱音的五脏六腑。
爱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她侧过头看着阿哲,“美嘉?” 阿哲点头,“美嘉。”
爱音摇头,“不可能。”美嘉怎么可能是数字杀手?这太荒谬了!
阿哲沉声说,“有太多巧合。美嘉至少认识10个受害者中的6个人。黑泽可以确定是数字杀手,她和他是情侣,不肯能察觉不出一点蛛丝马迹。可是,她和黑泽是那样合拍,你不觉得奇怪吗?黑泽被杀,美嘉被放入水塔。可是,在水塔四周,我们提取到美嘉的高跟鞋印、凶手的42码胶鞋印,以及工人的鞋印。但是我发现凶手的鞋印受力并不均匀,从承重来说,也不像一个彪形大汉留下的脚印。凶手很可能不是美嘉形容的彪悍男人,而是她自己穿上大号胶鞋,扮演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她是被绑着扔进水塔的!”爱音摇头,“她怎么可以绑住她自己?”
阿哲古怪地笑笑,“把自己绑住这样的小把戏,我十岁就会玩。”
爱音闭眼,“你们还没有找到证据。”
阿哲轻声说,“找到证据只是迟早的事情。我能感觉到她隐藏的杀气。爱音,你仔细想想,她在严雅伦被杀以及黑泽被杀期间,有没有异样的地方。”
“我记不得了。”爱音的辩解软弱无力。她想起了严雅伦死前的那天,她意外在书上发现的那枚书签。
书签上时遥远弯月下寂静的荷塘。一行诗淡淡地写在一旁:在遥远处的死亡,只是一个小小的约定。
能把书签放在她的桌上却不被其他人发现的人,就是她座位旁边的人。美嘉!
阿哲握住爱音的手,“你敢不敢去证实他到底是清白的还是……她就是数字杀手?”
3.醒来 中午时分。 夜家大宅。 夜冷姿有些烦躁地躺在温室的躺椅里。
早晨的时候,锦袖带着哭音给她打了一通电话,将夜熙的话原样传达。
她那个完美的儿子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她做的事情,将之当做一个闹剧,不轻不重地借锦袖之口,传达了他的决定。
她在儿子的身上看到了当初方碧水对曼音的执着与迷恋。
恨意令夜冷姿无法平静。
曼音,你的女儿爱音孤苦无依挣扎在这世间,却偏偏迷倒了我的儿子!
我怎么可能让你的女儿幸福地和夜熙在一起?
我恨不得你的女儿也尝尝爱上人却得不到他的心的滋味!
玫瑰的香味在夜冷姿的鼻端盘旋。她在温室里种了很多玫瑰,只因为当初方碧水送了她一朵玫瑰。
甜蜜的玫瑰的香,凋零的无望的爱。
夜冷姿的神色变狠。她发现她的方向错误,其实,她应该做的是,让爱音放弃夜熙。
她记得当初曼音曾经和她的丈夫提过离婚。 那时,她和曼音还是朋友。
直到她发现,曼音要和她丈夫离婚的原因是,她和方碧水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
她本以为是曼音勾引方碧水,却没想到是方碧水无法抑制对曼音的迷恋,对她出手。
曼音觉得对不起丈夫,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
那么,爱音遇到同样的事情会作何选择?
夜冷姿的心底浮现出了最佳人选。方哲。
方碧水的儿子方哲对爱音一直抱有好感。他和爱音要是在一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夜熙面对爱音的背叛,再怎么喜欢爱音,也应该会放手。
夜冷姿笑了,她目前唯一要谨慎处理的就是,不要让夜熙发现她在这个迷局中掺了一脚。
美嘉和爱音同住,她应该可以制造出爱音和方哲暧昧的机会。
美嘉这个丫头敢爱敢恨,倒是很得她的欢心。夜冷姿想。
她拿起手机打给美嘉,“美嘉,我要你给我做一件事。做了这件事,我就会保守你的秘密。”
午后的时光静谧温馨。 美嘉和爱音坐在教室里,各怀心思地看着课本。
爱音答应阿哲,找机会让她能够在美嘉的手机上装入窃听器,以及在美嘉的手提电脑里查找信息。
美嘉则脸色苍白地想着夜冷姿提过的“秘密”,不得不进行夜冷姿的计划。 “爱音”
“美嘉” 两个人同时开口。 美嘉先说,“爱音,我想你帮我找方哲帮个忙?”
美嘉勉强笑笑,“我知道放着会催眠,我想请他帮我抹掉关于黑泽的记忆。我最近经常梦到黑泽。或者,今晚请他来我的家里帮我作一次心里辅导。”
爱音垂下眼帘,“我帮你联系他。”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阿哲正好可以光明正大地去美嘉的家。
美嘉看着爱音给阿哲打电话,眼底是隐约的挣扎。
夜冷姿已经找到了她杀死黑泽的证物,她不得不听从夜冷姿的命令。
手段下作,却绝对好用。
夜熙表哥明天得之爱音和方哲之间发生的事情,会不会太伤心?他的心脏是否能承受这样的打击?
催眠可以诱发遗忘,达成美嘉想要的“抹掉某一段记忆”的愿望。
但是,这种抹掉类似于电脑的“逻辑删除”而不是“物理删除”。
记忆只是被压抑在内心深处。即使忘掉了那个人,但原来与之相伴的情绪却会在某些与事情发生场景中相关或类似的信息呈现时,不由自主地涌现出来。
阿哲懒洋洋地坐在美嘉家的高级真皮沙发上,将“记忆抹除”的缺陷说得清楚明白。
“美嘉,或者我可以给你做一个心灵SPA,让你放松一下。”阿哲对着美嘉展露迷人的微笑。
美嘉穿着家居服,端来香气浓郁的伯爵红茶,“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她眼波流转,“我今天算是托了爱音的福,才能把我们学校最帅的老师请到家里呢。”
阿哲的唇线优美,“这茶很香。”
他看着爱音喝了好几口红茶,眼中有谜样的光闪过。
美嘉突然有一种她做的手脚已经被爱阿哲看穿的感觉。
爱音有些恍惚,她的精力似乎不能集中。
美嘉的声音隐隐约约,“爱音,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美嘉从容地拿走爱音手中的茶杯。
阿哲的眼神也变得迷蒙,他微抬的下颔那么美丽,“美嘉,你在茶里放了什么?”
美嘉叹息,“方哲,我知道你喜欢爱音,今天我让你得偿所愿。”
方哲的声音里是毒药一般的魅力,“这样的得偿所愿,我不想要。你低估了我的自尊心。”
美嘉微微一笑,“那你又能如何?”
方哲的意识模糊,他无力地闭上了眼睛。他手中的杯子滑落在地毯上。
美嘉蹲下身子,去捡杯子,“我也是逼不得已。”
就在这个时候,爱音的声音在美嘉背后响起,“谁逼你?”
美嘉怔住,缓缓转过头。 眼前的爱音有些陌生,带着奇怪的威压。
爱音笑魇如花,“美嘉,是谁逼你把我和阿哲迷晕?”
美嘉突然觉得喉咙发干,“……你……爱音,你为什么……”
爱音轻笑,“美嘉,其实我恨喜欢你。”这一次,那个“爱音”的意识完全丧失,她终于毫无桎梏地或得了控制这身体的权利!
她第一次出现时雨夜凶案的现场。
时隔十年,再度看到令她惊骇的数字杀手犯案手法,一切如梦似幻。
她在内心深处静静看着爱音遇到的一切,对夜熙夜产生了好感。
慢慢的,她不在甘于旁观。
让第一人格爱音发现她的存在是在那次新闻媒体曝光爱音身份的时候。承受着巨大压力的爱音情不自禁地向内心深处另一个强大的第二人格求助。令她得到了对这个身体更长时间的控制权。
也是那一次,她更加确定,她比第一人格爱音更加迷恋夜熙。
在夜熙的注视下,她的内心在战栗。 夜熙吸引着她,那吸引仿佛源自灵魂。
脸强悍冷酷的她也忍不住想更加靠近他。
这一次,在美嘉的药物作用下,她彻底“醒来”。
她发现,她也许可以独享夜熙的爱。只要爱音继续受到打击,对人生丧失勇气和信心,她就可以永远地回来。
软弱的笨蛋爱音应该沉睡在心灵深处永不醒来。
而强悍的爱音才能掌控她的人生。 4.活着的作品
“爱音”深深地注视着昏睡过去的阿哲,眼中阴晴不定。
虽然阿哲是方碧水的儿子,她却并没有杀掉他的想法。她甚至很羡慕阿哲是方碧水的儿子。
小时候经历过的“可怕”事情,令她对方碧水产生了“崇拜”的情绪。方碧水很强,她能住在他人的命运。她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早在十年前,她就被方碧水在内心种下了一颗黑暗的种子。
历经十年时间,这黑暗的种子终于开出了艳丽的花。 小爱音,小爱音……
脑海里是方碧水那充满魔力的磁性嗓音。
恶魔君王,你是否在地狱的尽头懒懒地笑着看着我就这么成为你最后的活着的作品?
“爱音”对着美嘉微笑,眸子深不可测,“美嘉,你太不小心了。阿哲已经怀疑你就是数字杀手中的一个。”
美嘉错愕地看着爱音,被他人知道秘密的冲击令她说不出话来。
脸色煞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爱音”靠近美嘉,两个人近得呼吸可闻,“美嘉,别害怕。我不会对别人说出你的秘密。只是,你要告诉我,你把我和阿哲迷晕是想做什么?”
美嘉很害怕,她在爱音的身上感觉到了野兽一般嗜血和冷酷的气息。
“爱音”的眼底闪过了悟,“啊,你应该是按照夜冷姿的吩咐做事,她想让我离开夜熙?这可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美嘉的身体在发抖。眼前的爱音陌生得可怕。仿佛是什么怪兽披着爱音的人皮在和她说话。
“爱音”唇角微勾,眼底多了说不出的艳色,“美嘉,别害怕,我们是同一种人。喜欢看到平庸的人因死亡变成艺术品。喜欢血,喜欢玩弄人心。我可是很想加入数字杀手团呢。”
美嘉垂下眼帘。 这样的爱音……很可怕,却无论如何配不上夜熙表哥!
“爱音”托起美嘉的脸,手指温热,却令美嘉觉得寒冷,“美嘉,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可以背叛我?”
美嘉打了个寒战,“爱音,我没有办法。夜冷姿掌握了我杀黑泽的证据。”
“爱音”想到了什么,笑意更浓,“那个老妖婆对我的恨意很深。她根据我以前的性格来判断,要是我和阿哲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一定会离开夜熙。可是,我觉得她其实给了我一个绝好的机会呢。”
夜熙,我要让你的眼里只有我的存在。 那个锦袖好碍眼。
包括你的母亲都太多余。
在她们说着这一切的时候,阿哲都静静地躺在沙发上,沉睡得如同随时都会死去。
没有人发现,他的右手尾指轻轻地动了动。
在美国受过麻醉药物耐受训练的他并没有在夜冷姿提供的药物下不省人事。
只是,他宁愿自己听不到爱音说的话。
此刻的爱音那么陌生。她以前的一切都是伪装吗?
他爱上的难道只是一个虚幻的爱音?
那个勇敢而努力生活着的爱音,那个和内心恐惧与不安不断战斗的爱音,居然玩笑一般对美嘉说,“我可是很想加入数字杀手团”。
巨大的痛苦扼住了阿哲的咽喉。爱音,你被内心的黑暗吞噬了吗?但是,我还是想相信你。
他听到了爱音的声音,“美嘉,一切都按照你和夜冷姿商量好的计划来。”
美嘉忐忑地说,“她让我把你们的放在客房的床上,然后脱光你们两个人的衣服。明天早晨,夜熙来找你,自然会发现这一切。夜熙表哥永远也不会原谅我的。”
“爱音”淡淡地说,“那就开始吧,我和你一切把阿哲抬进客房。”
美嘉有些迟疑地问,“你为什么要让夜熙看到你和阿哲赤身裸体睡在床上?那样的话,你……”
“爱音”睫毛轻颤,“我有我的计划。而且,你不这么做,又怎么和夜冷姿交代?”
夜冷姿,你以为拿着美嘉当替死鬼,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我和夜熙分开吗?
我要让你和夜熙彻底决裂。
美嘉静默了很久,终于问出了口,“你……之前和我相处都是伪装吗?”
“爱音”似笑非笑地看着美嘉,眸子里水光荡漾,“你要我和你住在一起,真的只是为了让我安慰亲手杀死爱人的你吗?”
美嘉默然。
“爱音”握住美嘉的手,“你还没发现吗?我是爱音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也是你们所说的第二人格。是你让那个喜欢你的笨蛋爱音睡着了。而我就这么出现了。”
美嘉震惊地瞪着爱音,“你有……双重人格?”
“爱音”安抚美嘉,“你放心,我和爱音一样爱着夜熙,我不会伤害他。”
美嘉轻声问,“那个爱音还会回来吗?”
“爱音”叹气,“明天早晨,她就会回来。不过,我是不会消失的哦。”
她半抱住爱着,“快点帮我把阿哲搬进客房。在你和夜冷姿的计划里,你明天早晨还有一场戏要演吧?”
美嘉苦笑,“不止一场戏。我马上电话给夜熙表哥,告诉他你喝醉了,让他明天早晨带早点过来。过段时间,我还要让夜熙表哥发现时我故意设计你和阿哲。只不过,到现在我才发现,如果你不肯放手,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会和夜熙表哥在一起。”她和夜冷姿都没有看清爱音的另一面。
“爱音”垂下眼帘。亲爱的爱音,我们要不要试一试,在你最不堪的时候,夜熙会不会依然守护着你?
5.原来是你 晨光好。 夜熙带了蓉兴坊的粥,走进了公寓的电梯。
昨晚,美嘉电话他,说她和爱音喝醉了,让他早晨带早餐过来。
美嘉说爱音已经睡了,她会照顾好爱音。
心里还是担心,所以一大早就来到了美嘉的公寓,就算爱音在睡觉,他也可以在客厅里等。
与此同时,阿哲在美嘉的客房大床上睁开了眼睛。 柔软的枕头,柔软的被褥。
阿哲的眼神却冷冽得如同南极冰川。
他注视着近在咫尺沉睡着的爱音。她的呼吸浅浅的,沉睡的样子像某种小动物。
阿哲曾经无比期待这样的早晨,心爱的人就在他的身边沉睡。
那是一个温暖的梦,一个美好的梦。
阿哲伸出手,按在了爱音的颈侧,拇指用力,令爱音陷入了更深的睡眠。
他比美嘉预计的时间早醒。
不动声色地将地板上凌乱的衣物穿好,阿哲居高临下俯视着沉睡的爱音,然后缓缓地俯下身,在爱音的唇上落下一个冰冷的吻。
门铃声在此刻响起。 美嘉开门,夜熙清新如朝露一般笑着,“美嘉,我来早了。”
“夜熙表哥,你等等,我去叫爱音。”美嘉的声音竭力保持着轻快。
夜熙摇头,“别叫她,我想等她自己醒。” 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他收到了一条短信,看了看,神色不变地递给美嘉他手里的粥,“你先吃粥。”
短信时告诉他,方哲和爱音进入美嘉的佛那个鱼一整夜也没见到方哲离开。
美嘉可没告诉他方哲昨晚也在这里,还巴巴地让他带早餐过来。
可爱的表妹到底想干什么呢?
枪击事件后,他就从私人账户里划款,高薪聘请了私人保全公司24小时暗中保护爱音。
没想到,今天早晨,他会收到这么惊人的消息。
如果方哲和爱音就在一个房间里过了一晚…… 想到这里,夜熙皱眉。
他果断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走,“美嘉,我有急事要离开一会儿。”
如果这是一个圈套,那么,她必须马上离开,不能和爱音见面。
否则就是三个人的死局。
美嘉愣了愣,拉住夜熙的衣袖,“夜熙表哥,你不见见爱音再走?”她的内心很矛盾,虽然让夜熙表哥见到爱音和方哲在一起时遂了夜冷姿的意思。但是,谁知道突然性情大变的爱音会不会利用这件事让夜熙表哥更痛。
夜熙转过头,看了美嘉一眼,“美嘉,你是我最疼的表妹,不要做出令我失望的事情。”
美嘉心虚地放开夜熙,“夜熙表哥,不管我做什么,都是……都是为了你好。”
夜熙淡淡一笑,眼中有了哀伤之意,“你们人人都说为了我好。”
美嘉怅然若失,眼睁睁看着夜熙离去。 她回转身,推开客房的门,神色大变。
客房里,爱音沉睡着,方哲却穿戴整齐地站在窗边,平静而诡异。
浸着冰冷的毛巾盖在爱音的脸上,她猛地坐了起来。
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美嘉和阿哲,她回过神来,尖叫着拉紧被单,“你们两个怎么在我房间里?!”
就那么一瞬间,阿哲知道以前的爱音回来了。 他目光闪动,内心波澜起伏。
如果他用催眠的方法抹去爱音的第二人格无法长期有效。
因为第二人格的爱音迷恋着夜熙,只要爱音和夜熙在一起,第二个人格的爱音就会苏醒。
清晨的阿哲带着颓废的美感,似笑非笑的眸子里有着淡淡的讽刺,“我和每家是来叫你起床。你昨天居然喝茶都喝到睡着了。我已经给美嘉做了心理治疗,我想她应该不会再因为黑泽的过世而难过。”
美嘉的实现和阿哲的视线交错。她看到了阿哲眼底的冰冷与残酷。美嘉知道阿哲眼神的意思。他在告诉她,你根本逃不掉。
在拉着爱音整天逛街购物后,筋疲力尽的美嘉回到了公寓。
她和爱音互道晚安,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登陆她极少用到的邮箱。
美嘉回复了未央:同意将爱音作为新猎物。她最喜欢的夜熙表哥怎么能和一个随时会变成魔女的心理变态者在一起?
深深的夜。 夜熙坐在电脑前。 电脑发出“滴”的一声,显示有新邮件。
他点开邮件,看到了小鸽子的回复。
他那天使一般俊美柔和的脸上渐渐有了一些邪气。
“美嘉,连你也无法抗拒杀戮的诱惑吗?”夜熙轻笑,眼底却是浓得化不开的幽暗之气,“那么,在你和爱音中,我只好选择把你当做猎物。”
他站了起来,走出书房,穿过客厅,推开了房间的门。
院子里,丁香那浓郁的香味里隐隐有着血的气息。 这里是白骨屋。
命运盘旋在屋子上方的云层里。
夜熙静静地站着,他仿佛在这个月夜,看到了时光彼端的父亲方碧水。
亲爱的父亲,你早就料到我会成为现在这样吧?
你在地狱里注视着一切,也许你早就知道,我逃不过你的魔咒,和你一样深深地爱上了一个女人。
爱音。 我比父亲更善于伪装,所以我得到了你。
我是第一个发现你又双重人格的人。值得庆幸的是,你的第二人格也迷恋上了我。你是父亲留给我的礼物。最特别的礼物。
你根本想不到,你是凶杀案幸存者的消息是我放出去的。
你根本想不到,温雨是我催眠杀死的。
你根本想不到,我就是数字杀手团的幕后首脑。 我想得到最真实的你。
然后用一生的时间,让你变成我最美丽的作品。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