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拜访 暴怒的夜家掌舵人夜冷姿通过网站发布了通缉令。
超高额的悬赏下,狙击夜熙的杀手组织因为拒不透露雇主资料,被各路人马追杀。
与此同时,有超级黑客神不知鬼不觉地攻破了该组织的电脑防御系统,得到了他想要的资料。
爱音却对这一切茫然不知。 夜熙将她送回家之后的三天里,两个人都没有联系。
第一次约会就这么在枪声和血腥气息里结束。
爱音没想到的是,第四天,夜家的豪华轿车停在了楼下。
此时,方天问还在公安局加班。
阿哲正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新闻,而爱音则在厨房里做咖喱鸡盖浇饭。
咖喱浓郁的香味弥漫在屋子里,门铃声响起。
阿哲懒洋洋地打开门,看到了一名……贵妇。
是的,眼前的女人粗看不过三十来岁,双目如电,带着霸气而高雅的美丽。她的双目不怒自威,却依然明媚动人。
她看到阿哲,目光一闪,有那么几秒似乎陷入到了某段回忆里。
阿哲问,”你找谁?”
贵妇微微一笑,风华绝代,令阿哲有熟悉的感觉,”我找爱音。”
她的视线落在阿哲身后。刚刚端着盘子走出厨房的爱音若有所觉地抬起头来。
就在这个时候,电视新闻插播了一则新闻!
“今天早晨,有人快递了一个装着碎尸的包裹到警局。根据鉴证科的鉴定,死者应该是某极端组织女性成员。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该名死者不久前在本市狙击某财团继承人……”
爱音怔怔地看着电视,心底有寒意升起。装着碎尸的包裹吗?她在很小的时候就看到过。那个恶魔轻笑着,风流倜傥,眸子深处却没有一丝情绪,他对她说,”小爱音,你知道毁尸灭迹的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那就是通过庞大的货运系统将尸体到处带着跑。”
贵妇施施然走进客厅,”今天来得有些冒昧,还请多多见谅。”
她明媚的脸上是淡淡的矜持高雅的微笑,”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夜熙的母亲夜冷姿。”
爱音将盘子放在餐桌上,微微笑着,”夜伯母,您找我有事吗?”
夜冷姿的眸子里有着淡淡的暖意,”我从阿熙的保镖那里知道,上一次多亏了你,阿熙才能死里逃生,我是特地来谢谢你的。”她原本对爱音的存在并不在意,没想到夜熙不仅主动约会爱音,甚至请求她派人保护爱音。她这才明白了,眼前这个清丽少女在儿子心目中是特别的。
只用了一天,夜冷姿就得到了爱音的资料。只是,这份资料里居然隐藏了不少的疑点,令她怀疑爱音在刻意接近夜熙。
更多的详细的调查还在进行,而她却忍不住想亲自看看爱音。因为爱音的样子实在太像她记忆深处的一个人。
那个在十年前被数字杀手杀掉的女人。真正娇美优雅的女人。
夜冷姿有些恍惚地望着爱音,隔着光阴的距离,仿佛再度看到了那个在白色梨花树下的故人,曼音。
她心心念念喜欢着的男人却在远处用冷冽又狂热的眼神看着曼音和她的女儿。还好,她爱着的男人遇到曼音时,曼音已经嫁人,过得非常幸福,还有了一个甜蜜的小天使。
夜冷姿的心脏处有了刺痛的感觉,她还记得当时她心里的绝望和悔恨。因为是她把曼音介绍给心爱的男人认识的。可是,她却在爱人的眼底看到了对另外的女人的痴迷和渴望。
爱音只觉得夜熙母亲的眼神变得深沉,甚至有了一分恨意。
爱音垂下眼帘,掩饰内心的不安,”夜伯母,您请坐。夜熙……他现在还好吗?”
夜冷姿回过神来,在沙发上坐下,姿态优雅,”他还好,我已经将事情完美解决。”
爱音没有忽略夜冷姿眼底一闪而过的杀气,不由得想到了刚刚的新闻。
……该名死者不久前在本市狙击某财团继承人……
那个包裹里装着的会不会就是那个狙击手?
夜冷姿拿出一张支票,”为了表达我真诚的谢意,这张支票还请你收下。”
爱音摇头,”夜伯母您太客气了。我不能要您的钱。”
夜冷姿将支票放在桌上,并没有收回的打算,”作为长辈,我想提醒你,女孩子最好还是不要和男人同居。”阿哲和她多年前爱着的那个男人很相似,令她的情绪波动,忍不住想看看爱音在被羞辱的时候,会有怎样的反应。
阿哲拿了一罐啤酒,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双眼因这句话而发亮。这可是赤裸裸的构陷。爱音被心爱的人的母亲这样评论会不会在心底哭泣呢?
爱音笑容不变,”我不明白伯母的意思。”夜熙的母亲,似乎来意不善。
夜冷姿淡淡地笑着,”我没有女儿,只有夜熙这么一个儿子。他很重视你,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够不要辜负他的信任。如果有一天,你和夜熙成为情侣,我不希望被小报记者发现,你曾经和其他男人同住在一起。”眼前的女孩子有点意思,最开始羞涩局促,面对恶意挑衅却能镇定自若。
阿哲似笑非笑,眼底藏着阴郁,”爱音,你和夜熙已经发展到见家长的地步了?”
爱音眸光清澈,”夜伯母您误会了。我和夜熙只是朋友关系。”她和他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即使很喜欢很喜欢夜熙,她也不会在面对夜熙母亲的时候,委曲求全。
夜冷姿挑眉,”看来是我想太多了。夜熙一直求我找人保护你,我还以为他对你是不同的。”
爱音努力维持微笑,”夜熙一向都这么有绅士风度。”

2.一辈子 阿哲揭开窗帘一角,看着楼下树荫里停着的轿车,唇边是谜样的微笑。
“夜熙,你知不知道爱音内心的黑暗?你会不会包容她,成为他心灵的支柱?”阿哲低喃,“只可惜,你高贵的母亲大人搞砸了一切。”
夜色深深。 轿车里的夜熙望着方家窗户上映着的灯光。
司机为夜熙打开车门,迟疑地开口,“少爷,您这样从医院出来,夫人她会很担心的。“
夜熙的脸色苍白,显得眉目越发深邃,“我没事。麻烦你在这里等我。”
他缓缓下车,走向方家。 不知道为什么,司机觉得少爷的身影那么寂寥。
夜熙知道,爱音一定被母亲伤得很深。他必须道歉。只是,爱音也许会微笑着说没关系,谈后将心门对自己彻底关上。那么一个倔强温柔矛盾的女孩子,却总是令他心疼。
爱音将才做好的面端到阿哲的面前。 雪白的面条,青翠的葱花,温热的香气。
阿哲心满意足地看着爱心面,觉得自己下午挨的那刀很值。他原本俊美的面容因为炫目的微笑,更加魅惑。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门铃声。 深夜响起的门铃声总是让人有心悸的感觉。
爱音猜想是方天问回来了,连忙去开门。
她谇不及防,发现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夜熙!
她有些慌乱地垂下眼帘,发现自己穿着白色围裙,蠢蠢的。
夜熙清澈悦耳的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疲倦,“爱音……”
他只是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却令她突然觉得眼睛酸涩,似乎这时才觉得委屈,却无从说起。
爱音局促地摸了摸耳边的碎发,“请进。”
夜熙走进方家,看到在餐桌旁慢条斯理吃着面条的阿哲。
阿哲端起碗来,“我回房间。爱音你和夜熙慢慢谈。”
他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夜熙,要是你和你母亲一样让爱音哭的话,我可是会揍你的。你应该很庆幸我不打女人。”
夜熙的脸色更白,他的眸子里是深深的自责,“爱音,对不起。” 空气凝固一般。
爱音艰难地微笑,“阿哲开玩笑的。其实没什么啦。”
夜熙苦笑,依然那么优雅和煦,“我说对不起是因为我没有能保护好你,还让你一个人面对我母亲。她一定说了许多很难听的话。”
爱音垂着头,“伯母也是担心你。”
夜熙按着心脏,眸子里是深深的忧郁,“我母亲很习惯独裁,我和她争执了很久。”
爱音终于有勇气凝视夜熙,“我是你的朋友,我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你不必为了我和伯母争执。”
夜熙望着近在咫尺的爱音,却觉得她会在下一刻就就消失。
夜风送来了淡淡的栀子花的香气。
夜熙的声音仿佛栀子花香,如梦似幻,“爱音,我喜欢你很久了。”
爱音懵懂地抬头,看到了夜熙眼底的柔情。 这是一个梦,一个隐藏在心底的梦。
一个无法诉说却无比渴望的梦。 那个人,对她说,他喜欢她。
只是梦和现实的区别在于:梦里,喜欢就是幸福的结局。而现实中,喜欢只是一时的心情。
“谢谢你,夜熙。”爱音的眸子泪光闪烁,唇边的微笑那么温柔,“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夜熙的母亲的来访,让爱音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她和他是不被祝福的。
灰姑娘的故事只是发生在通话里。
夜熙的心脏不好,根本无法承受那么多的刺激。
更何况,夜熙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吗?
无数次,她觉得自己即将被无边无际的黑暗淹没,然后又一寸一寸从泥沼中爬起来。
活着就很好了,她不能奢望太多。
夜熙的眼睛里仿佛有烟花绽放,他轻声说,“是不能?不是不愿意?”
爱音呆呆地看着也熙。
夜熙的微笑那么温柔,仿佛开在午夜里的白莲,“爱音,你是不是至少有一点点喜欢我?”
他的声音他的眼神盅惑了爱音的灵魂。爱音能够听到自己越来越急的心跳声。
“喜欢又怎样?”爱音的微笑终于消失,她的声音里有某种打动人的真实的悲恸,“我的世界和你的世界根本不一样。再说,你真的了解我吗?”
夜熙的声音在夜风里飘荡,“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互相了解对方。”
爱音全身都在颤抖。这诺言甜蜜得令她心伤。
“我认识的那个爱音很担心,不敢要任何她真正想要的东西。我认识的那个爱音很有勇气,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令她低头屈服。”夜熙凝视着穿着围裙的爱音,像是他珍惜的一个梦境,“不知不觉间,你吸引了我。上一次和你去吃饭,本来已经准备了玫瑰,想向你表白。没想到,你却救了我一命。
爱音的心防在夜熙的低语中被瓦解。
夜熙终于握住了爱音的手,“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爱音无法挣脱那样一双温暖的手。 她抬头,在夜熙的眸子里看到了紧张与不安。
夜熙和她一样忐忑着,这样的认知令爱音的心情放松了下来。
一缕真正的笑意在爱音的唇边绽放。
夜熙因为这微笑而心动,他轻轻拥抱着爱音,“你不知道我多么害怕失去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