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和月亮,暮色胡杨

  伴随着冰河沧凛的寒凉

图片 1

  你从亘古旷远的百余年恢复

太阳和月球

  从海洋桑田的洗礼中塑形

日光是王,明亮的月是后,

  扎根在此海洋

一上一下,一左一右,

  只为守护那一方心田的绿洲

护理着宇宙。

  死亡长廊里

阳光是火,明月是风,

  风,尽情摩挲着颤抖的叶

一圣元(Synutra卡塔尔暗,一热一凉,

  沙,狠狠撕咬着胼胝的枝

护理着匹夫匹妇。

  雨,仅用那要命的一寸寒心

太阳是天,光明的月是地,

  宣来天界的理直气壮

一呼一吸,一风一雨,

  浅浅地渗透进压实的大漠!

守护着空气,

  该是怎么着一种力量?

太阳是水,明亮的月是露,

  在寒冷淡暑的荒野前面不惧风雨!

一级一驻,一润一田,

  该是怎么着一种斗志?

护理着粮食仓储。

  趟过地球表面最露骨的后背

日光是父,明亮的月是娘,

  也要留下哺养婴儿亟需的浓阴!

一刚一柔,一阴一阳,

  就,在这里个时候矗立

照拂着成长。

  等暮色为你披一层霞帔

太阳是爱,明亮的月是情,

  黑云再旋上凤冠一顶

一给一付,一收一纳,

  古道上商队声声脆耳的驼铃

医生和护师着一直。

  合奏一曲边疆的绝泣!

  这里,销匿了飞鸟的倩影

  缺乏了几代大河的文明

  古书继承中,西北偏斜的星辰

  有如遵奉神谕!

  为那苍凉的碧穹

  还绣上一绺绺深灰蓝罗绮

  这里,清风回绝弹唱,无人向你问安

  你是有满腹优伤痛恨和无可奈何叹息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