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碎的完美

Chapter5易碎的完美
美好的事物总是特别容易消失,因为它能引起恶魔的垂涎。在遥远处的死亡,只是一个小小的约定。
1.真心话,大冒险 许愿,切蛋糕。 巨型水晶吊灯华丽闪耀。
美嘉的生日舞会奢华随意。她的朋友里标致亮眼的人物众多,可以说,美嘉喜欢收集美人。
只是,舞会因为夜熙的存在,令其他的美人黯然失色。
他淡淡地微笑着,风姿气度一流,甚至比他完美的五官更引人心动。被他看着的人会稍稍失神,忘记要说的话。
爱音站在角落里,拿着酒杯的手在颤抖,她的眼神痛苦绝望,却无法落泪。
为什么夜熙学长的头顶会突然出现厄运之气?
数字杀手就在这个舞会上将出色的夜熙学长定为了下一个猎物?
还是因为她这样不祥的人,会给眷恋的人带来厄运?
爱音的心神都被这可怕的厄运之气冲击。
她本以为这么多年,她已经可以冷漠地看着那些被厄运笼罩却不自知的陌生人走向死亡的深渊。可是,夜熙不是陌生人。夜熙是……夜熙是……她单恋着的黑暗世界唯一的一线光。
“爱音?爱音?”美嘉叫醒了失神的爱音。今夜的她非常美丽,香奈尔的白色毛毛小礼服衬托出了她的高雅和娇美。
美嘉的身旁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他的眼睛狭长,泛着醉人的波光。他姿态慵懒优雅地把玩着酒杯,懒懒地抬眼望着美嘉。
美嘉挽着那男人对爱音介绍,”黑泽是我的男朋友。黑泽,这是我喜欢的爱音。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因为你们都是我的爱人。”
黑泽声音沙哑华丽,”爱音,很高兴见到你。你要小心,美嘉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
爱音努力集中注意力,清丽的脸上是柔和的微笑,”黑泽,你在开玩笑吗?”黑泽应该二十五岁左右,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优雅而性感的魅力,和阿哲那个自恋狂有些相似。不,他们不同。爱音总觉得黑泽如同黑色的旋涡一般,带着阴沉的质感。
黑泽诧异地看了美嘉一眼,”你还没有告诉爱音你的特殊嗜好,看来你还真是喜欢她。”
美嘉看着打了一脸问号和惊叹号的小白兔爱音,大笑起来,”爱音,你被黑泽吓到了。”
爱音苦笑,”我只是觉得黑泽作为我的情敌实在是太强大了。”
美嘉亲昵地靠着黑泽,”黑泽,我说过爱音有趣,你现在相信了吧?”
黑泽凝视着美嘉,眸子里波光潋滟,”可是你的心里必须有我的存在。”
美嘉握住黑泽的手,”有的。”
爱音实在没心情看着美嘉和黑泽秀恩爱。她的视线落在远处的夜熙身上。那厄运之气淡淡的,还没有变得浓黑,是不是夜熙还有救呢?她微微放下心来。
美嘉顺着爱音的视线回头望,她的语气温柔眷恋,”表哥永远是人群里最耀眼的一个。像是放在高处的古董花瓶,无法触摸到,却不忍将视线移开。”
黑泽低笑,尾音旖旎,”你这样赞美别的男人,我会吃醋的。”
美嘉红唇轻扬,”黑泽,我就爱你吃醋的样子,很迷人。”
管家带着用人将一个大箱子抬进了大厅。那是黑泽送给美嘉的生日礼物,美式轮盘机。
轮盘是一种赌场常见的博彩游戏。轮盘一般有三十七或三十八个数字,由荷官负责在转动的轮盘边打珠,然后珠子落在该格的数字就是得奖号码。
轮盘上的数字会以红、黑两色间隔色,但数字的排列并非按照数字大小顺序。美式轮盘共有三十八个数字,包括1至36号、0号以及00号。除红、黑两色外,0及00号在轮上则是绿色的。
美嘉拿过麦克风,吹口哨,”各位,我为大家准备了命运游戏。你们每个人进门领到的卡片背面都有一个数字。那就是你们的号码。我就是荷官。被轮盘的钢珠所确定的数字即为拿着这个数字卡的人将回答问题。如果那个问题你不想说,你可以选择大冒险。轮盘将转动五次,我们将有机会听到五个人的真心话,或者看到五个人大冒险。真心话和大冒险的题目由我的损友们提供,全部放在抽取箱里。一切都是随机的,由命运来选择。”
美嘉得意扬扬地笑着,全然不顾她那身优雅小礼服的效果,”问题对有些人很难堪,对脸皮厚的人完全就是小儿科。至于大冒险嘛……我想绝大多数人还是不会想去做。也许我为那个幸运儿抽到的冒险题目是在舞会现场裸奔三圈加前空翻三次。”
大家用口哨声和欢呼声表达了对命运游戏的赞同。
爱音看了一眼自己的卡片后面的数字:0号。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22的数字上。
“22号!谁的卡片背后是22号?”美嘉的眸子明亮,笑得幸灾乐祸。
美嘉的朋友田园的妹妹战战兢兢地举手,声音细若游丝,”是我……”
美嘉微笑。田园那十六岁的妹妹从小就羞羞答答,今天的衣服也是保守至极。
“真是可怜。让我们看看你的问题会不会比较好回答。”美嘉的手伸进了纸箱,摸索着抽出一张字条,”你第一次亲吻喜欢的异性是在多少岁,在哪里?”
田园笑了,”美嘉,你这个问题问错人了。我妹妹大概连喜欢的异性也没有。”
美嘉狡猾得如同狐狸,她看着田园的妹妹,”必须是真心话,如果你不想回答,就只能选择大冒险。”
田园的妹妹的眸子里是矛盾的神色,最后,她望着美嘉,颤抖着轻声回答,”十五岁,在家里。”
田园的脸色变了变。 掌声口哨声之后,美嘉开始了第二次命运的游戏。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7的数字上。
“我是7号。”黑泽懒洋洋地举手,笑看着美嘉抽出了他的真心话题目。
美嘉缓缓念出字条上的内容,”你曾经最害怕的是什么?你如何克服?”
黑泽唇角上钩,露出让人心痒难耐地邪笑,”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继父养了一只很彪悍的大狗。继父说,那只狗是他的心肝宝贝。那只狗对我母亲和继父都很好,却时不时会对着我咆哮。有一次,它不知道怎么挣脱了锁链,把我扑倒、咬伤。我因此进了医院。我在医院里的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梦到被狗袭击的那一幕,梦到它咬断我的喉咙。后来,我出院了,那只狗还在家里。我很害怕。”
美嘉忍不住插嘴,”这是什么烂家人,居然都不把咬伤你的狗送人。后来呢?”
黑泽低头亲了亲美嘉的唇,声线华丽低哑,带着隐隐的邪气,”我把母亲治疗失眠的安眠药都塞进了继父喂那只狗的生牛肉里面。我看着它毫无防备地吃掉继父喂它的加料牛肉。母亲和继父出去听歌剧,我静静等着那只狗睡着以后,去工具房拿了斧头把它的头砍了下来,放在了狗窝里。”
四周安静了数秒。 美嘉握住黑泽的手,”你继父回来以后打你了吗?”
黑泽搂着美嘉,眸子里是被压抑的汹涌波涛,”他没有打我。”
爱音垂下眼帘,掩饰心底的震惊。她知道了黑泽没有说出的后半截话。
美嘉开始了第三次命运的游戏。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00的数字上。
一个温润悦耳的声音在说:”我是00号。”

2.概率 欢呼声、掌声、口哨声几乎掀翻了屋顶。 是夜熙!命运游戏选中了夜熙!
美嘉隔着人群,凝视着夜熙,”我表哥的真心话似乎大家都很有兴趣听。”
她的手伸进箱子里摸索,掏出一张字条,”最令你迷恋的人或事是什么?为什么?”
夜熙眸子清澈,微笑和煦如初春晴天里的一缕风,”这样的表白应该是单独对着喜欢的人说,或者写进情书。我选择大冒险。”
爱音的心有着淡淡的惆怅。被夜熙学长爱上的女孩一定很幸福。
美嘉眸子一转,极其狡猾地笑了,”大冒险?如果让你裸体加前空翻的话,在场的女士不是要高兴得晕过去。”
夜熙淡定地回答,”我的运气一向不会那么差。” 美嘉的手伸进了大冒险的纸箱。
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美嘉拿出了一张字条,还没有念,表情却变得奇怪,她看了夜熙一眼,”再来一次命运的游戏,选择出一个人。然后,你要亲吻那个人的唇。是回答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夜熙的凤眼里是淡淡的笑意,”只是亲吻某个人,比裸体跑步好上太多。我愿意大冒险。”
女孩子的尖叫声划破了空气。
美嘉扑哧一笑,”如果选出的亲吻对象是男人,我觉得更有看点。”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0的数字上。
美嘉问,”谁是0号?” 她的女性朋友们都在纷纷翻开自己的卡片,再三确认。
没有人回答。 爱音的眸子沉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一个游戏里的一个漫不经心的吻。 可这对她来说,却不止如此。
美嘉嘲笑夜熙,”表哥,我本以为被选中的人会欣喜若狂地冲上来。没想到你被人嫌弃了。”
夜熙淡淡一笑。
美嘉摇了摇手指,神采奕奕的眸子里是恶作剧的光芒,”大家要遵守游戏规则哦。我猜0号是男人。男人更应该站出来。如果三秒内没有人承认,我就让大家彼此检查卡片。被捉出来的人,就不是亲吻那么简单的大冒险了。”
爱音举手,”是我。”
美嘉的视线落在爱音的身上,”爱音,你好可爱。居然不敢接受我表哥的一个吻。你是害怕你会爱上他吗?”
爱音镇定自若地回答,”我只是开心得说不出话来。” 夜熙静静地走了过来。
仿佛是无数次,他和她在学校某处相遇一般。
在那个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是夜熙的话语温暖了她的心。
那么一个温柔的完美的人,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 如温润珍珠一般的少年。
夜熙的微笑依然温润美丽,他对爱音说,”这只是一个游戏,如果你不愿意,我……”
爱音轻轻点头。
夜熙低下头亲吻爱音的嘴唇,爱音没有闭上眼睛,她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夜熙。他的眼睛很美,如同遥远世界里的星辰一样神秘。
夜熙的唇只是和爱音的唇轻触了一秒,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爱音眼底的泪光和悲伤。娇嫩冰冷的唇,淡淡的缭绕的发香,悲恸的眼神。
他愣了愣,迷惘而不知所措地看着爱音。
爱音垂下眼帘,羞涩地笑着,将刚刚的一切不合时宜的情绪全部掩埋。
美嘉不动声色地开始了第四次命运游戏。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13的数字上。
美嘉笑问,”谁是13号?” 大厅门口,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回答,”我是。”
爱音诧异地望了过去,阿哲靠墙站着,柔软深黑的发丝,深邃帅气的眼睛,俊美邪气的五官和修长的身形,来自深渊般的黑暗魅力。他那么特别,连夜熙也无法掩盖住他的光芒。
美嘉开心地挥手,”JOE,我还以为你没来呢。你迟到了。我们连蛋糕都分了,你才来。”
阿哲眼底有淡淡的厌倦,他优雅地走了过来,”我来了一会儿,不该错过的精彩画面都没错过。”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爱音一眼。 黑泽很感兴趣地打量阿哲。
美嘉掏出了字条,”说出一个你内心的黑暗的欲望。哈哈哈,JOE是法学博士,我也很想知道你内心黑暗的欲望呢。”
阿哲邪气地笑着,”我内心黑暗的欲望太多,你想听哪一个?”
美嘉轻笑,”最近的一个。”
阿哲唇角微钩,桃花眼电倒一大片妹妹,”我和很多美丽的女人交往过。我喜欢她们,但是我不爱她们。我真正爱上一个人会怎样?我不知道。也许我会把她关起来,让她的整个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又或者在她爱上我的时候把她杀掉,再一口一口把她吃掉,杜绝她从灵魂到肉体背叛我的可能。”
“哇,好浪漫哦!”爱音身边穿粉裙的妹妹在发花痴。
爱音眼角抽搐。阿哲这个自恋变态水仙男! 美嘉开始了第五次命运的游戏。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0的数字上!
美嘉吃惊地看着结果,”概率果然不可靠。爱音,我建议你明天去买彩票。”
爱音苦笑,”我也觉得我运气太好。” 她的视线和夜熙的视线交错。
夜熙默默地看了看她,然后垂下眼帘。
阿哲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眸子里黑雾缭绕。
美嘉拿出真心话箱子里的字条,”如果人可以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你会回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
爱音久久地沉默。 她最后只是简短地回答,”我会回到十年前,杀掉一个人。”
她抬头,冷静地看着夜熙眸子里的诧异,无法相信。
她笑了,”我还真不是一个好女孩。” 夜熙,我根本就是一个腐烂的深渊。
你的亲吻让我绝望,你的微笑令我心痛。 你是我触不到的恋人。
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厄运之气继续跟着你。即使要我付出一切,我也在所不惜。
美嘉摸了摸爱音的头发,”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