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心魔 夜。 音乐狂热。 大家尽情舞动。 夜熙却在舞会开始前就离去。
美嘉说,他的心脏受不了重金属音乐的刺激。
爱音躲在角落里,沉默地抱着膝盖想着心事。
她以前没有研究过厄运之气。只是,当她感觉到某个人被厄运的气息笼罩住的时候,那个人离死就不远了。
厄运的气息越浓,那个人死得越快。
言雅伦现在肯定已经死了。只是不知道她的尸体会在什么时候被发现。
只不过,爱音还是第一次在厄运气息那么稀薄的时候,就发现了它的猎物。夜熙,是不是因为你对我来说是特别的,我才能够这么早就知道你即将遇到的危险?我要怎样才能保护你?
一只手抓住了爱音的手腕,将她拖了出来。
爱音惊惶地抬头,发现拉着她的是面无表情的阿哲。
阿哲拉着爱音离开大厅,爱音根本无法挣脱。
她踉跄着,跟着阿哲走进了幽静的花园。 夜色深沉,天空却出奇地美丽。
蓝黑色的夜空,月亮正圆。
而星光经过数百数千光年的时间,落在了这个花园里,和着月季的花香,嫩叶的草香,飞舞流淌。
阿哲终于放开了爱音的手。爱音默不作声地抚摸着被拉痛了的手腕。
阿哲转过头,目光在黑暗里更锐利明亮,”你不问我为什么拉你出来?”
爱音叹息,”你有时候真的很像坏脾气的孩子。”
阿哲握住爱音的手,”对不起,我弄痛了你的手腕。”
爱音抽出手,淡淡地回答,”你用明天打扫浴室和洗马桶来赔罪吧。”
阿哲无可奈何地点头,美丽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幽怨的神情,”你一直喜欢着的那个人是夜熙吧?”
爱音一颤,没有回答。
阿哲低叹,固执地再度握住爱音的手,似乎想温暖她冰凉的手指和冰冷的心脏,”那为什么你在和他亲吻的时候会那么伤心?”
爱音抬头,眸子里情绪复杂,唯独没有软弱,”我唯一的奢望不过是平安地活下去。”
阿哲缓缓开口问,”如果夜熙也喜欢上了你呢?”他看不透夜熙,优雅和悦、身体虚弱但意志力坚定……不仅仅如此,他还是夜家这个庞大商业帝国的唯一继承人。爱音和夜熙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是奇妙的,阿哲总觉得他们之间有着无法隔断的联系。
爱音冷静地微笑,”那又怎样?阿哲,你比我还要天真。”
阿哲轻轻抱住了爱音,他能感觉到她其实一直都在颤抖,”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一个温和的男友?或者数年后一个平凡的安定的家庭?有几个可爱的孩子?一直陪伴着你给你安全感的丈夫?”
爱音点头,”是的。”
阿哲问,”那你的那些属于黑暗的部分,你的恐惧该放在哪里?”
爱音停止了颤抖。
阿哲的声音冷酷无情,”也许你会做到。然后有一天你突然歇斯底里地把你的孩子逐个杀死,喂你丈夫掺杂了慢性毒药的饭菜。我遇到过类似的案例。她们被黑暗侵蚀了内心,无法发泄,正常地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然后任凭这黑暗将她们的灵魂吞噬。”
爱音沉默了很久,”我不会。我有想要保护的人,我有想要保护的回忆。”
阿哲松开爱音,眼底是温柔笑意,”爱音,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我。我会是最合适你的男人。”
爱音哈哈大笑,”先和你的红颜知己们分手再说吧。”和阿哲说话,总是能令她暂时忘记伤心的事。
阿哲摇头,”我不会为了一个平胸的女孩,放弃一堆美丽诱人的女人。”
爱音咬牙切齿,”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提’平胸’这个词?”
阿哲耸肩,”哦。那我不会为了一个没有发育的女孩,放弃一堆发育得很好的女人。”
月光下,浪漫的花园里,是谁发出了惨叫声?
有人在深夜十二点,将一组照片放在了好几个热门论坛里。
虽然这组图片很快就被管理员删除,但是它们已经通过邮件和QQ飞速传播开来。
新数字杀手的第九号作品:荷塘月色。
言雅伦漂浮在荷塘里,脸上被精心绘制了防水的荷花妆容。
她的身体如同莲藕一般洁白,也如同莲蓬一般多了数十个孔。孔里镶嵌着工厂制作的有机玻璃假眼球。
每一只眼珠都反射着冷漠的月光。 她盛开在荷塘的中央,被荷叶荷花包围。
第二天,爱音在学校就听到了许多的传言。唯一统一的就是言雅伦的死法。
她隐隐觉得,那样的死法本是为她准备的。她拿着神秘的书签,看了又看:在遥远处的死亡,只是一个小小的约定。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爱音走进学校的电脑室。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昨夜,她想了整整一晚。她的直觉和洞察力告诉她,黑泽是一个值得怀疑的人。他即使不是数字杀手,也是一个隐藏在人群里的狼。
为了令夜熙摆脱厄运,她必须要早日找出数字杀手,或者夜熙身边可能会伤害他的人。
爱音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关于黑泽的消息,居然发现了不少他的专访。原来此人是美籍华人,去年才回到中国,投资游戏产业。
他的母亲是美籍华人,一直生活在纽约。因为和丈夫离婚得到了大笔赡养费,然后嫁给了一个当地的美国富翁。只是,这对新鸳鸯新婚不久就死于一场车祸。
从死亡年份来看,正好是黑泽十岁的时候。
爱音幽深的眸子里是笃定的光。黑泽的确没有挨打。因为他的继父没有再回来。
黑泽害怕被狗再次袭击,所以,他在牛肉里放安眠药,用斧头杀死了狗。
黑泽害怕被继父暴打,所以,他在他们出门之前,对车子做了手脚。
爱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熟悉这黑暗的思维逻辑。她在不知不觉地改变,越走越远,无法再回到正常人的轨迹。
心魔在十年前已经种下。

Chapter5易碎的完美
美好的事物总是特别容易消失,因为它能引起恶魔的垂涎。在遥远处的死亡,只是一个小小的约定。
1.真心话,大冒险 许愿,切蛋糕。 巨型水晶吊灯华丽闪耀。
美嘉的生日舞会奢华随意。她的朋友里标致亮眼的人物众多,可以说,美嘉喜欢收集美人。
只是,舞会因为夜熙的存在,令其他的美人黯然失色。
他淡淡地微笑着,风姿气度一流,甚至比他完美的五官更引人心动。被他看着的人会稍稍失神,忘记要说的话。
爱音站在角落里,拿着酒杯的手在颤抖,她的眼神痛苦绝望,却无法落泪。
为什么夜熙学长的头顶会突然出现厄运之气?
数字杀手就在这个舞会上将出色的夜熙学长定为了下一个猎物?
还是因为她这样不祥的人,会给眷恋的人带来厄运?
爱音的心神都被这可怕的厄运之气冲击。
她本以为这么多年,她已经可以冷漠地看着那些被厄运笼罩却不自知的陌生人走向死亡的深渊。可是,夜熙不是陌生人。夜熙是……夜熙是……她单恋着的黑暗世界唯一的一线光。
“爱音?爱音?”美嘉叫醒了失神的爱音。今夜的她非常美丽,香奈尔的白色毛毛小礼服衬托出了她的高雅和娇美。
美嘉的身旁是一个出色的男人。他的眼睛狭长,泛着醉人的波光。他姿态慵懒优雅地把玩着酒杯,懒懒地抬眼望着美嘉。
美嘉挽着那男人对爱音介绍,”黑泽是我的男朋友。黑泽,这是我喜欢的爱音。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因为你们都是我的爱人。”
黑泽声音沙哑华丽,”爱音,很高兴见到你。你要小心,美嘉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
爱音努力集中注意力,清丽的脸上是柔和的微笑,”黑泽,你在开玩笑吗?”黑泽应该二十五岁左右,浑身都散发着一种优雅而性感的魅力,和阿哲那个自恋狂有些相似。不,他们不同。爱音总觉得黑泽如同黑色的旋涡一般,带着阴沉的质感。
黑泽诧异地看了美嘉一眼,”你还没有告诉爱音你的特殊嗜好,看来你还真是喜欢她。”
美嘉看着打了一脸问号和惊叹号的小白兔爱音,大笑起来,”爱音,你被黑泽吓到了。”
爱音苦笑,”我只是觉得黑泽作为我的情敌实在是太强大了。”
美嘉亲昵地靠着黑泽,”黑泽,我说过爱音有趣,你现在相信了吧?”
黑泽凝视着美嘉,眸子里波光潋滟,”可是你的心里必须有我的存在。”
美嘉握住黑泽的手,”有的。”
爱音实在没心情看着美嘉和黑泽秀恩爱。她的视线落在远处的夜熙身上。那厄运之气淡淡的,还没有变得浓黑,是不是夜熙还有救呢?她微微放下心来。
美嘉顺着爱音的视线回头望,她的语气温柔眷恋,”表哥永远是人群里最耀眼的一个。像是放在高处的古董花瓶,无法触摸到,却不忍将视线移开。”
黑泽低笑,尾音旖旎,”你这样赞美别的男人,我会吃醋的。”
美嘉红唇轻扬,”黑泽,我就爱你吃醋的样子,很迷人。”
管家带着用人将一个大箱子抬进了大厅。那是黑泽送给美嘉的生日礼物,美式轮盘机。
轮盘是一种赌场常见的博彩游戏。轮盘一般有三十七或三十八个数字,由荷官负责在转动的轮盘边打珠,然后珠子落在该格的数字就是得奖号码。
轮盘上的数字会以红、黑两色间隔色,但数字的排列并非按照数字大小顺序。美式轮盘共有三十八个数字,包括1至36号、0号以及00号。除红、黑两色外,0及00号在轮上则是绿色的。
美嘉拿过麦克风,吹口哨,”各位,我为大家准备了命运游戏。你们每个人进门领到的卡片背面都有一个数字。那就是你们的号码。我就是荷官。被轮盘的钢珠所确定的数字即为拿着这个数字卡的人将回答问题。如果那个问题你不想说,你可以选择大冒险。轮盘将转动五次,我们将有机会听到五个人的真心话,或者看到五个人大冒险。真心话和大冒险的题目由我的损友们提供,全部放在抽取箱里。一切都是随机的,由命运来选择。”
美嘉得意扬扬地笑着,全然不顾她那身优雅小礼服的效果,”问题对有些人很难堪,对脸皮厚的人完全就是小儿科。至于大冒险嘛……我想绝大多数人还是不会想去做。也许我为那个幸运儿抽到的冒险题目是在舞会现场裸奔三圈加前空翻三次。”
大家用口哨声和欢呼声表达了对命运游戏的赞同。
爱音看了一眼自己的卡片后面的数字:0号。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22的数字上。
“22号!谁的卡片背后是22号?”美嘉的眸子明亮,笑得幸灾乐祸。
美嘉的朋友田园的妹妹战战兢兢地举手,声音细若游丝,”是我……”
美嘉微笑。田园那十六岁的妹妹从小就羞羞答答,今天的衣服也是保守至极。
“真是可怜。让我们看看你的问题会不会比较好回答。”美嘉的手伸进了纸箱,摸索着抽出一张字条,”你第一次亲吻喜欢的异性是在多少岁,在哪里?”
田园笑了,”美嘉,你这个问题问错人了。我妹妹大概连喜欢的异性也没有。”
美嘉狡猾得如同狐狸,她看着田园的妹妹,”必须是真心话,如果你不想回答,就只能选择大冒险。”
田园的妹妹的眸子里是矛盾的神色,最后,她望着美嘉,颤抖着轻声回答,”十五岁,在家里。”
田园的脸色变了变。 掌声口哨声之后,美嘉开始了第二次命运的游戏。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7的数字上。
“我是7号。”黑泽懒洋洋地举手,笑看着美嘉抽出了他的真心话题目。
美嘉缓缓念出字条上的内容,”你曾经最害怕的是什么?你如何克服?”
黑泽唇角上钩,露出让人心痒难耐地邪笑,”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继父养了一只很彪悍的大狗。继父说,那只狗是他的心肝宝贝。那只狗对我母亲和继父都很好,却时不时会对着我咆哮。有一次,它不知道怎么挣脱了锁链,把我扑倒、咬伤。我因此进了医院。我在医院里的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梦到被狗袭击的那一幕,梦到它咬断我的喉咙。后来,我出院了,那只狗还在家里。我很害怕。”
美嘉忍不住插嘴,”这是什么烂家人,居然都不把咬伤你的狗送人。后来呢?”
黑泽低头亲了亲美嘉的唇,声线华丽低哑,带着隐隐的邪气,”我把母亲治疗失眠的安眠药都塞进了继父喂那只狗的生牛肉里面。我看着它毫无防备地吃掉继父喂它的加料牛肉。母亲和继父出去听歌剧,我静静等着那只狗睡着以后,去工具房拿了斧头把它的头砍了下来,放在了狗窝里。”
四周安静了数秒。 美嘉握住黑泽的手,”你继父回来以后打你了吗?”
黑泽搂着美嘉,眸子里是被压抑的汹涌波涛,”他没有打我。”
爱音垂下眼帘,掩饰心底的震惊。她知道了黑泽没有说出的后半截话。
美嘉开始了第三次命运的游戏。
轮盘转动,钢珠弹出,在转盘的轨道上滑行,越来越慢,然后停在了00的数字上。
一个温润悦耳的声音在说:”我是00号。”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