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血腥秘密 言雅伦从梦中惊醒。她梦到了那个叫爱音的女生。
在梦里,爱音发现了她的秘密。
言雅伦环顾四周,这里是她的卧室。她将用人放在床头的水杯端起来,静静地喝完了水。
白天在学校里遇到的爱音的眼睛似乎能看到她的一切。
她觉得不安,连和阿哲一起约会也不能令她忘记爱音。
焦躁不安的言雅伦咬着指头想了很久,抓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她残酷冰冷的声音里藏着不自觉的恐惧,”我建议再次聚会,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猎物。我们可以像杀掉李雨奇一样杀掉她。”
言雅伦关上手机,有些疯狂地笑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新的数字杀手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
因为崇拜十年前那个俊美邪恶的数字杀手,四个人通过MSN联系上,精密策划,享受杀人的快感。那是比购物比恋爱比嗑药更刺激的事情。
言雅伦的脑海里是和阿哲约会时,问起爱音的情景。
“阿哲,那个瘦巴巴的爱音是你什么人呀?你还送她上学。”言雅伦火辣辣的身材一直紧贴阿哲。
阿哲搂紧言雅伦,”约会的时候不要提别的女人。”
言雅伦看着阿哲那令她迷醉的俊美容颜,送上香吻,”我讨厌她。你以后都不要理她。”
阿哲慢条斯理地笑了,轻拍言雅伦那水嫩的脸颊,”雅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轻轻放开言雅伦,潇洒地站了起来,”我还有事,有机会再联系。”
这糟糕的记忆令回忆中的言雅伦握紧了双手。 无论如何,她也要得到阿哲。
言雅伦打开手提电脑,调出隐藏的文件。
文件里是大量的图片,里面的主角是最近几起数字杀手凶杀案的受害者。
充满死亡美感的残酷照片似乎让言雅伦找回了快乐。
她一张张地翻看,兴奋得战栗。
她打开MSN,发现四人小组居然有一个人在线。从未露面,只是负责策划的未央!
没心肝小姐:未央,这么晚你还在?
未央:你们三个人都提交了猎物名单,我正在审核。
没心肝小姐:我期待新的冒险。 未央:我从不冒险。
没心肝小姐:我真的很想见见你。 未央:很快我们就会见面。 ******
太阳照常升起。 爱音在阳台上收床单。 白色的床单在阳光里散发着清淡的香。
阿哲站在门边,看着背对着他收床单的爱音,若有所思。金色的阳光勾勒出他俊美的轮廓。
有鸽子从不远处的天空飞过。羽翼似乎划破了阳光的膜。
爱音抱着一堆床单转身,望进了阿哲的眼底。
阿哲的眼底是惊讶、不确定、挣扎…… 他低低地呻吟一般说,”居然是你……”
昨晚,他因为爱音拒绝了言雅伦。这让他离去的脚步都有些不稳。毫无疑问,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厨娘已经入住他的心。
爱音愣了愣,”我没干什么呀。” 阿哲叹气,”小厨娘,我们一起上学吧。”
爱音想起了昨天言雅伦的威胁,毫不犹豫地摇头,”不要。”
阿哲揪了揪爱音的头发,”为什么?我难得这么好心。”
爱音瞪了阿哲一眼,”我可不想言雅伦那个疯女人找我麻烦。”
阿哲轻笑,带着不经意的冰冷,”她威胁你?” 爱音继续瞪阿哲。
阿哲托着下巴,优雅地笑着,”看来我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魅力太大也是罪过。”
爱音的嘴角抽了抽,撞开阿哲,抱着床单走进客厅。
阿哲跟着进来,”表哥半夜就出去了。因为网络上有了数字杀手的杀人预告。是他让我这段时间每天接送你上学放学。杀人预告上说,下一个猎物就是在你们学校产生。”
爱音浑身冰凉。 也许她在学校里曾经和连环凶手擦肩而过?
早餐后,爱音乖巧地跟着阿哲上了车。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车载着爱音奔向她所恐惧的宿命。 ******
言雅伦看到了阿哲的车,内心欢喜。
虽然阿哲昨晚不客气地离去,她却觉得阿哲越发帅气迷人。
轻易到手的东西从来不是足够好的东西。 只是,言雅伦愤怒地看着不远处。
阿哲绅士地拉开了副驾驶座的门。 爱音在他的车里!
言雅伦根本不知道爱音在阿哲的车里,心中极度郁闷。
爱音本来强烈要求提前下车,却被阿哲以方天问的吩咐拒绝。
和这只孔雀一起大清早出现在校园里,爱音完全可以想象自己会被一堆眼刀戳死的情景。
美嘉今天生日,邀请爱音参加她的生日派对。
爱音知道,她会见到夜熙。只要见上一眼,也是好的。夜熙心脏不太好,上一周又住院,没来学校。总觉得夜熙如同朝雾,一不小心就会消失在这世间。
刚刚想到这里,爱音突然觉得有什么人在静静地看着她。
她抬头,看到了不远处的夜熙。 明月露珠温玉一样的夜熙。
他的脸色苍白,风姿依然。 爱音微微一笑。 夜熙轻轻点头。
两个人无声的互动却被冷眼旁观的阿哲看了个明白。
他垂下眼帘。这么说来,温雨也有一点夜熙的温润感觉。是否一直以来,爱音的心里藏着的都是夜熙呢?
阿哲不悦地拉住爱音的手,”走了。” 爱音就这么活生生被拖离了现场。
言雅伦咬牙切齿地瞪着爱音的背影,美丽的眸子里是残忍的光。
杀人预告已经出来了,我看你能活多久! ******
春日里什么样的尸体才足够美丽? 这是一个问题。 第九号作品即将出炉。
****** 天台。 春风并不凛冽。
阿哲俯视着地面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异常沉默。
爱音站在一旁,感受着风,心底微微的愤怒渐渐消散。
她那可怜的单恋根本是一个笑话。 夜熙是贵公子,自己是倒霉鬼。
夜熙的女友在法国留学,自己却连生活费也要努力去挣。
她知道自己的内心已经千疮百孔,人格扭曲,根本不是那个开朗俏皮的爱音。
就这么淡淡地维持着和夜熙的友谊,也许才能真正留在他的身边。
方天问和阿哲都是好人。方天问像哥哥一样关心她照顾她,用请她打扫和煮饭这样的方式为她提供住所和三餐。
阿哲虽然性格恶劣,却也懂得关心人。 能够遇到他们,爱音觉得是运气。
是她不好。住在方天问家其实也是想关注数字杀手的最新动向。
为了她自己拥有正常生活的渴望,答应和温雨交往,结果温雨却自杀。
她的心里还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 非常可怕。 她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得知温雨死后的那个夜晚,她做了一个梦。
梦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残酷地笑着对自己说:是你害死了他。

js9905com金沙网站,Chapter4杀人预告 爱人的头颅曾是他最珍贵的收藏。他只敬畏无生命的存在。
1.白骨屋 春天一夜就来临。 无法拒绝的生机自每一个角落涌出。
唯独爱音却对窗外的飞鸟,屋外的垂柳漠不关心。
最近,她的噩梦更加厉害,令她不再惊醒,就这么沉沦在噩梦的深渊里。她梦到了她遗忘的一段记忆。
十年前的凶案后,那个魔鬼的别墅被人暗地里称做白骨屋。从地下挖出的累累白骨,带着黑夜雨水的腐朽气息,绝望,不甘,无声地呐喊。
小爱音曾经在白骨屋里看到过那个魔鬼最别致的收藏。爱过却背叛他的女人们的头颅。
“小爱音,你如果活下去,你一定会迷恋上用暴力不动声色地解决问题。”魔鬼眼含笑意,如同在唱咏叹调一般声线优美。
****** 13日。 爱音早早起床做好早餐,去门外的报纸箱拿了新报纸。
迎春花嫩绿的花瓣在风中摇曳,爬满了了小小的阳台。
花香里,爱音展开报纸,突然有些恍惚。梦境和现实的界限突然模糊。
报纸上新闻版报道:十年前老数字杀手的白骨屋即将出售。
刚刚起床,慵懒而俊美的阿哲如同幽魂一般出现在爱音的身侧,”小厨娘,看什么这么投入啊?”爱音的气息清淡好闻,在这春日的早晨混合着花香,令人心动。
他抓过报纸,”那座白骨屋要卖?我记得当时那房子已经被数字杀手赠予了一位神秘女士。”
爱音默然不语,收拾碗筷,”快吃饭,还要上学呢。”
睡眼惺忪的方天问也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
阿哲对着方天问扬声道,”白骨屋要卖,你说新的数字杀手会不会去买呢?”
方天问眼睛一亮,”根据他的行为模式,他应该是十年前数字杀手的追随者。我觉得他很有可能会去买偶像的住所。”
阿哲看着报纸中那美丽的独栋别墅,”我也挺喜欢这房子的。”
爱音的手抖了抖,然后拿起玻璃杯倒豆浆。
白骨屋一直在她的噩梦里出现,她熟悉那噩梦的源头。
“我有事先走了。”爱音无法再伪装平静,她拿起包,匆匆离开。
局促不安地按了电梯按钮,爱音等待电梯的门开。
她手腕一紧,仓皇转过头,看到的是阿哲。
阿哲若有所思地看着爱音墨玉一般的眸子,”你在害怕什么?”爱音急促的呼吸声在静谧的空间里分外清晰。
她甩开阿哲的手,双眼清冷,”天才博士,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关注?难道你喜欢上了我?”
阿哲邪气地轻笑,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宛如充满蛊惑意味的发光体,”方天问叫我不要动你。但是,越是不能碰的东西碰起来才更有趣。”
他慢慢地靠近爱音,”其实我觉得你挺可爱的……”
爱音镇定地退进缓缓打开的电梯门里,她微微一笑,眼神依旧冰冷,还藏着一丝懊恼,”我对你没兴趣。我最讨厌你这样的自大狂水仙花。”
阿哲可恶的脸在缓缓合上的电梯门里消失。
爱音这才发现自己又是独自一人乘坐电梯。
自从和夜熙一起坐过电梯后,她对幽闭空间的恐惧减轻了很多。
今天,恐惧如潮水一般不断地拍打冲击着她的神经。爱音突然很想见到夜熙。光是站在那人身旁,就会觉得温暖很多。只是,自己这样不祥的人,会给眷恋的人带来厄运。
****** 阿哲望着紧闭的电梯门,唇边是充满趣味的笑意。
爱音正一点一点对他展现那个真实的她。不再一直爽朗微笑着,扮演一个乐天的苦命少女。
阿哲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魅力必杀技失效。
爱音最讨厌的自大狂水仙花?这还真令他沮丧。
施施然回到屋子里,阿哲问吃着早餐的方天问,”亲爱的表哥,你觉得我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自大狂最美丽的水仙花?”
方天问面无表情地看了阿哲一眼,”你有病吧?” ******
金色阳光铺满整个校园的每一处。 春日湿润的香气在空中蔓延。
学校里早开的樱花,白得耀眼,柔如云絮,带着迷梦一般的风情。
爱音慢慢走在樱花夹道的路上,却总觉得每一株樱树下都埋着一个黑色的秘密。
岔道上,一个少女冒冒失失冲了过来,将爱音撞得趔趄着退了好几步。
爱音认出眼前美丽得嚣张的少女是本校的知名人士,爱伦集团主席唯一的女儿言雅伦。只可惜言雅伦异常娇纵,仗着自己的权势和美貌在学校里气焰嚣张。
她皱眉瞪着爱音,”你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吗?”
爱音从来不惹麻烦,当下微微一笑,”对不起。”
眼前眼神清亮的秀丽女生令言雅伦觉得很碍眼。言雅伦细看爱音,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你是阿哲开车送过几次的女生?你和阿哲是什么关系?”言雅伦毫不客气地质问。
阿哲是学校最近的焦点人物。俊美邪气的出众外貌,渊博的法学修养,巨星一般的存在感,都是他的魅力所在。
温雨死讯传来,那两天,一直是阿哲开了方天问的车送神情恍惚的爱音去学校。
“我和他没什么关系。”爱音回答。阿哲似乎很喜欢逼出她真实的情绪,这样的恶趣味令爱音无法对他的魅力产生感应。
言雅伦打量着爱音。眼前的秀丽女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特别气质,令她的心隐隐不安。她好不容易才约到阿哲一起晚餐,她相信她能够一举俘获阿哲的心。
只是,爱音真的和阿哲没什么关系吗?
“我和阿哲今晚要约会。阿哲以后会是我的,你给我离他远一点,知道吗?”言雅伦相当直率,她用有效的威胁,将不确定因素排除在外。
爱音暗恨阿哲这个孔雀四处放电,没有女人一天也活不下去。
“我知道了。还有事吗?”爱音无可奈何地问。
言雅伦把爱音的冷淡顺从理解为挑衅。
她逼近爱音,推了她一把,”你这是什么态度?”
爱音双眼微眯,她讨厌别人碰她的肩膀。
那种黑暗的感觉再度降临。压抑到极致的隐隐的疯狂。
爱音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言雅伦,像是看着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她不知道,她此刻的眼神和十年前的那个魔鬼是那么的相似。没有对生命的敬畏。
言雅伦本能地倒退了一步,下一瞬却被自己的怯懦惹得怒火中烧。
言大小姐什么时候怕过什么人。连杀人她都可以当做游戏……今天怎么会害怕眼前的女孩子?
“不要漠视我的警告,否则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言雅伦瞪着爱音。
爱音的双瞳幽黑,唇角微钩,居然莫名地多了一丝邪气。
她低低地笑了起来,眼神举止都不似平常的她。
她声音稳定而沙哑,唇边黑暗的微笑更盛,”什么代价?”
她身影忽动,贴近言雅伦,右手已经扼住了言雅伦洁白修长的脖子。她轻柔而恍惚地笑着,手指用力,”言大小姐,在我眼里,你就像腐烂在地狱里的蛆虫。我闻得出你灵魂里的味道,你的手上沾着人的血。”
言雅伦能够看到爱音瞳孔里那个因为恐惧而瑟缩的自己,她的眼泪流了下来,身子抖得如同秋风里的树叶,”你……”
爱音手指放松,言雅伦跌跌撞撞地逃开,头也不敢回。那个女孩是魔鬼,她的眼睛深处藏着一个蠢蠢欲动的魔兽,随时都会跳出来,撕碎一切。
微风沉醉。 呆滞的爱音动了动,又动了动。 她疑惑地发现言雅伦已经离开了。
刚刚言雅伦推了她,然后……然后怎么记不清了?
爱音轻轻地按了按涨痛的太阳穴,最近,她一直觉得不舒服,不舒服到想要长睡。而梦境却比现实更令人崩溃。
恍惚间,爱音似乎听到了缥缈的钢琴声。 那熟悉的调子令爱音觉得恶心。
十年前的白骨屋。 那个魔鬼最爱弹奏这首曲子。《月光奏鸣曲》。
他曾经优雅地笑着说,小爱音,在月光下杀人是一件诗情画意的事情。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