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幸福表情 夜深如海。 细雨如丝。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温雨隐瞒了自己突然发病的事情。
吃完爱心粥,温雨拿出手机,给爱音发短信:到家了吗?
爱音看着手机短信,有些恍惚。
今天,她答应和温雨试着在一起,可是,她对温雨的感觉始终是觉得亲切安稳,却没有心动。
夜熙学长说,你要幸福。 只是,爱音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幸福。
她慢慢回短信:我到家了。就是不小心在家里摔了一跤,把脚扭了。
温雨皱眉,关心地问:严重吗?我明天来接你上学好了。
爱音回复:没事,休息一晚就好了。
温雨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那我还是要来接你,这是交往中的男生的义务。
爱音心平气和地回复:好的,晚安。 温雨唇角微翘:晚安,爱音,我觉得幸福。
爱音顿了顿,最后回复:早点休息吧。 她无法回答说,我也很幸福。
温雨就像是春日里温暖的一阵雨,令她觉得心安。 她会幸福的吧?她想。
****** 阿哲睡得很不安稳。 他烦躁不安地做着梦,梦到了一幢楼。
这是一幢七成新的公寓楼,楼边是一排叶子掉光的梧桐。
夜雨纷纷,他发现他走进了谁的家。 他看到了……温雨。
温雨似乎在沉睡,右手却紧紧握着一部手机。
阿哲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温雨。 这一切那么真实,令他有不好的预感。
手机响了响,是短信的声音。
阿哲缓缓睁开了眼睛,在手机夜光背景下看了新短信。
阿哲只觉得温雨看完短信的瞬间,瞳孔里绽放出了狂喜。
温雨删除短信,将手机放在书桌上,然后缓缓打开衣柜,拿出一套衣服穿好。他长久地站在衣柜前,对着镜子,似乎在看自己的衣服哪里不妥帖。
但是,从头到尾,温雨都没有开灯!
温雨拿起手机,慢慢地走出了卧室,走过空无一人的深夜的客厅,轻轻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阿哲一直跟着温雨。 温雨走到了天台上,任凭细雨打湿了他的全身。
他走到天台边缘,望着这沉睡的城市,像是望着他深爱的恋人。
他惊喜地笑了,对着虚空处笑着说,”你来了?”
他向前走了几步,一脚踏入虚空! 阿哲伸手去拉温雨,心惊之下,猛地醒来!
黑夜里,万籁俱寂。 阿哲大口地喘着粗气,额头上全是冷汗。
他烦躁不安地坐了起来。 他记得这种感觉,记得这样的梦境感觉。
他有七成把握,温雨真的死了!
有很多次,他做过陌生人死亡的梦,之后,他总是根据梦境里的景象发现真的有人死掉。
他不能看到凶手。 上一次,他梦到的是数字杀手的第八个猎物被肢解。
温雨在他的梦里似乎是自杀的,可是,他的异常反应全部是在那个突如其来的短信之后。
只是温雨删除了短信,甚至带着手机从楼顶跃下。
阿哲点燃了一支烟,在烟雾中沉思。
这一次,他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如果温雨真的死了,爱音会伤心吗?
无论如何,他只能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异能,不能告诉任何人。
阿哲翻身起床,打开电脑,翻阅他的资料。
催眠术是运用暗示等手段让受术者进入催眠状态而能够产生神奇效应的一种心理学手法。
其特点是被催眠者自主判断、自主意愿行动减弱或丧失,感觉、知觉发生歪曲或丧失。
在中国,古代的”祝由术”,宗教中的一些仪式,如”跳大神”等都含有催眠的成分。现在,在很多国家有名望的大学、医院里,都设有催眠研究室,并积极开展着把催眠应用于医学、教学、产业等领域的可行性研究。
被催眠者绝对不可能因为被催眠就遵照他人意志自杀。人的生存意志高于一切。
阿哲想起了梦里温雨脸上那幸福的微笑和他最后的遗言。
他断定温雨是被一个高超的催眠异能者控制了神志,令他在幻觉中无意识地选择了死亡之路。
凶手为什么会选择温雨当他的猎物?
阿哲想起了方天问讲过他与爱音相识的经过。
爱音是第七个数字杀手杀人现场的发现者。
她只是一个碰巧发现杀人现场的人,还是一个隐匿至深的凶手呢?
回想起爱音那羽毛一般轻飘飘的体重,阿哲笑了起来。
就爱音那小身板,杀人难度太高。 ******js9905com金沙网站, 第二天早晨。 天空阴沉。
三个人吃着爱音做的可口早餐,气氛却沉闷。
方天问睡眼惺忪,因为他凌晨被电话惊醒,去了一个自杀事故现场,刚刚回来。
阿哲心事重重,却无法开口。
爱音却在努力回忆昨晚做过的一个梦。梦到什么她已经记不得了,却在醒来后觉得心里悲伤。
她拿出手机拨温雨的电话,却发现手机无法接通。
阿哲神色诡异地问,”爱音,你给谁拨电话呢?”
“我和温雨约好,他要来送我去学校,可是他的手机无法接通。”爱音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是不是我的手机坏了?”
方天问恍惚地吃着早餐,却在爱音的谈话中听到了很熟悉的名字,”你说什么,温雨?”
阿哲低下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粥,不敢看爱音的脸色。
爱音有些不好意思,”我在说我的学长,温雨,你认识?”
方天问脸色难看,”该不会是温暖的温,雨水的雨吧?”那个自杀的死者就是这个名字,而且正好是圣米学院的学生。
爱音微笑,”是啊。” 方天问看着眼前的如花笑靥,说不出话来。 阿哲心中烦乱。
爱音莫名其妙,”怎么了?” 方天问叹息了一声,”温雨是你什么人?”
爱音有些羞涩,”我昨天答应和他交往看看合适不合适。”
方天问看着茫然无知微笑着的爱音,再次叹息,”今天凌晨四点三十分,我出去了一趟,因为有个人从住所的天台上跳楼自杀。他叫温雨,是圣米学院的学生。”
爱音愣住,还在笑着,”你说什么?那肯定不是他。”温雨怎么可能自杀?他昨晚发短信告诉她,他很幸福。温雨怎么会自杀呢?一定是误会。
方天问叹气,”他身上还戴着心电图记录器。”
爱音的心底发冷。心电图记录器吗?
她只是开始麻利地收拾碗碟,仿佛没有听到方天问说的话。
阿哲握住爱音的手腕,”你没听到我哥说的话吗?”手掌里,爱音的手在颤抖。那么冰凉。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了阿哲的手上,他这才发现爱音垂着头在无声地哭泣。
阿哲搂住爱音,”别哭。” 爱音的泪水润湿了他的衣服。 ****** 灵堂。
依然是下雨的一天。 爱音木然地站在一群人中,看着温雨遗照上永恒的笑颜。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温雨会在深夜,独自一人爬上天台,然后跳下去。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死亡的那一刻,脸上是幸福的表情。
悼念后,爱音走进雨水里,茫然不知道自己的方向。
黑色奔驰停在爱音的身侧,后座的车窗里依然是夜熙那从容俊美如玉的脸。
“上车。”夜熙打开车门。
爱音愣愣地上了车,这才想起两天前,她还和温雨一起坐过这车。
“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爸爸和妈妈。都是我的错。”爱音的声音极轻。
爱音脸色惨白,眸子幽深,”夜熙学长,你说如果温雨不认识我,他是不是就不会死?”
夜熙的笑容浅淡,却带着无法言喻的绝世风华,”不要把所有的错误都算在自己的头上。活着其实就很好了。”
爱音抬头,声音有如梦呓,”是啊,活着就很好了。”在噩梦的最深处,一直响着那个杀人魔华丽而残酷的声音。
小爱音,只有勇敢的人才能得到最后的奖赏,我给你的奖赏就是,让你活着。

3.偶然交错的视线
爱音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律师。她能够嗅到那些故事背后的残忍与伪装。
所以她选择了这所学校的法学院。 大一的基础课程不多。
在这寒冬,方天问的帮助令爱音可以暂时安心度过,所以她想织一条围巾感谢他。
未来的律师,如今的穷学生在课桌下偷偷摸摸织起了围巾。
蔷薇在一旁偷笑,眼波暧昧,”爱音,你在给谁织爱心围巾呢?”
爱音平静地看着蔷薇,嘴角微翘,”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个朋友帮了我很大一个忙,我织围巾当做新年礼物送他。”
“哦,朋友?男的女的?”蔷薇非常感兴趣。
“男的。还很帅。”爱音似笑非笑地斜了蔷薇一眼,”要不要我介绍你们认识?”
蔷薇捂住心口,”我喜欢的是夜熙学长,不要诱惑我。”她顿了顿,双眼发光,”不如今晚介绍我和你那个朋友认识。”
爱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变心的速度还真快。”
“夜熙学长是我心中永远的NO.1,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有NO.2还有NO.3呀!”蔷薇理直气壮。
爱音好奇,”你的NO.2是谁?”
蔷薇幽怨缠绵地叹息,”就是美国回来的天才博士JOE。他在我们学校短期任教。听说是因为校董事是他的长辈他才答应的。”
蔷薇没想到,这个世界还会出现和夜熙学长一样,令人无法移开视线的截然不同的帅哥。
爱音熟练地扮演开朗可爱的女孩子,”真的吗?我也好想见哦。”
蔷薇白了爱音一眼,”你看到夜熙学长都那么冷静,你简直不是女人。”
爱音心中微凛,勉强笑笑,”我那是害羞。”明明可以伪装得很好,却总是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无法隐藏自己,任性地想要逃离。
蔷薇再度叹气,”不知道夜熙学长的女朋友是什么样子呢?我听美嘉说,她的夜熙表哥的青梅竹马在法国。”
爱音的心有微微的刺痛,却被她很快地忽略过去。她的声音里是恰到好处的憧憬与惆怅,”夜熙学长的女朋友一定是一个气质超好的大美人。不知道我的另一半在哪里。”
她的手很快,一边聊天一边用大棒针织线,不到一节课的时间,围巾已经完成了一小半。
“要不要去联谊呢?我家艾艾说有优质的男生要参加哦。”蔷薇脸色绯红,语气欢快。
爱音微微一笑。一个正常的大学女生是怎样的?蔷薇就是她的一个范本。男朋友吗?她并不需要一个人走进她的世界和内心。只是,也许一个男朋友可以令她的人生看起来更为正常。
十年前的恐惧折磨令她无法真正正常地生活,却也令她学会了伪装。
就这样藏起来,静静生活,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爱音最怕的是被人发现改过名字的她就是当年血案唯一的幸存者。
她的眼前是十年前旧报纸上的影像。那个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镜头的小女孩。那是一双被击溃了整个心灵的眼睛。
爱音听到自己用轻快明朗的声音说,”好啊!我偏爱的可是温柔含蓄的帅哥哦!”
****** 黄昏。 夜熙在学校附近一家雅致的咖啡馆里静静地喝着咖啡。
这里很幽静,咖啡座之间是高高的植物隔开的墙。
他在等朋友,商量做义工的事情。
山区越来越冷。他们募集的第一批冬衣和棉被已经发完。 需要更多的捐赠。
本城所有的高校都将加入到这个筹款活动中来。
夜熙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努力完成事情的感觉。
咖啡馆的门轻响,夜熙听到女孩子柔软快乐的声音,”爱音,快点啦!”
“别着急,等我停好车。”轻柔悦耳的女孩子的声音在回答。
这熟悉的声音令夜熙抬头。
他看到自己的同班同学温雨和罗旭,以及那个令他印象深刻的爱音和她的同学。
他们四个人有说有笑,似乎处得不错。
罗旭显然对爱音的同学很有意思,而温雨一直很注意爱音。
夜熙微微一笑,垂下眼帘,他伸手轻按心脏处,唇角的笑意变得黯淡。
爱音似乎感觉到了夜熙的视线,朝这边看了看。
她看到了树影间隙里,夜熙微微笑着的脸。 爱音怔了怔,视线移开。
她身侧的温雨轻声问,”爱音,你在找人?”他对爱音很有好感。罗旭一直喜欢蔷薇那个梦幻麻辣小师妹,所以硬拉着自己去凑数。
没想到,蔷薇的好友爱音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她大方得体,看着你的时候令你觉得她看到了你的心里去。
爱音垂下眼帘轻笑,”我只是觉得这里很雅致。”
四个人在咖啡馆一角低声细语,聊得很是愉快。
罗旭这个阳刚帅男简直要被蔷薇的微笑融化成肥皂泡。
爱音言笑晏晏,却有些分神。 没想到夜熙学长也在这里。
她收拢心思,将注意力放在了温雨身上。
温雨有着类似夜熙学长的特质。温和而开朗。
“温雨是我们寝室脾气最好的人,我从来没看到过他发脾气。”罗旭打心底里佩服温雨。最开始认识温雨的时候,他以为温雨生性懦弱,却有一次在校外的时候看到温雨将抢劫一个女人包包的歹徒轻易击倒。温雨出手干净利落,根本是个练家子,后来罗旭才知道温雨是截拳道高手。
蔷薇笑起来,鼻子上有可爱的小皱纹,”我家爱音脾气也很好呢。爱音做的菜也很好吃,织围巾也很漂亮。”
温雨的视线温和,”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尝到爱音做的菜。”
蔷薇觉得温雨很不错,自然推波助澜,”我们周末可以一起去野外烧烤。”
爱音眼眸含笑,自然大方,”好啊!希望大家吃了我的烧烤不会食物中毒。”温雨的眼中没有戾气,是一个内心柔和的人,是一个不错的交往对象。
蔷薇和罗旭积极地讨论起野外烧烤的地点和时间。
爱音微微侧过头,发现夜熙学长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咖啡馆外,夜熙在打电话,”不好意思,我觉得心脏不舒服,我们的聚会要改期了。”
黄昏微冷,呼出的气结成白霜。
夜熙拨了另一个电话,”你不用来接我,我想自己走走。”
在这寒冷的夜,突然想一个人独自吹吹风。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