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意外 医院被雨水笼罩。 突如其来的夜雨令街上的出租车爆满。
温雨和爱音站在医院外的公车站牌下,等着迟迟不来的巴士。
寒冷的冬夜,寒意自人的脚后跟攀爬而上。 爱音紧了紧衣领。
温雨开始脱外套,却被爱音阻止,”我可不能让一个病人提供他的外套。”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轿车滑行到了爱音和温雨的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夜熙那张温润俊美的脸,”上车吧,我送你们。”
温雨看了看冷得颤抖的爱音,欣然点头,”夜熙,谢谢你。”夜熙是他的同班同学,风度极好,乐于助人。
爱音迟疑了一秒,默默跟着温雨坐进了宽大舒适的轿车后座。
车里是淡淡的草本植物般的气息,爱音有些局促地坐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夜熙问清楚了两个人的住址,示意司机开车。 暖洋洋的空气令爱音放松下来。
夜熙问温雨,”你怎么会在医院外面?”
温雨笑笑,”今天虚惊一场,在咖啡馆里心脏难受得要命,爱音一着急就拨了120。”
夜熙垂下眼帘,”心脏的事情可不能大意。”
温雨也听同学说过,夜熙的心脏从小就不太好,所以身体一直比较虚弱,很多课都因为生病没有办法上。只是夜熙很聪明,考试成绩从来都是前三名。
“好,我会注意。”温雨诚恳地说。他发现司机根据路线先把他送到了家。
“那么,爱音就麻烦你送了。”温雨对夜熙说。
夜熙点头,淡淡看了爱音一眼,”爱音是你女朋友?”
温雨一愣。爱音只是答应试着和他相处。
爱音露出开朗可爱的笑容,”我和温雨正在交往中。”她微笑的样子很美丽,心底却有着自己也不明白的悲哀。似乎这样说就可以斩断某些不知不觉自心底生长出来的藤蔓。
在那个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是夜熙的话语温暖了她的心。
那么一个温柔的完美的人,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是她的学长,如温润珍珠一般的少年。
没关系,只要安稳地活着就好了,只要融入这世界正常地活着就好了。
夜熙眼神微黯,微笑依然温润美丽,他对爱音说,”你要幸福。” 爱音点头。
温雨下车,看着载着爱音的轿车消失在夜幕深处。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忐忑。 也许是太幸福的缘故吧,他想。 ******
轿车如同游鱼一般在夜雨中游曳。
车里播放起了爵士乐,丽莎爱克妲的《自然男孩》。
舒缓的钢琴声,纤柔的嗓音,在夜色里雨水里,仿佛无法拒绝的哀伤。
公寓近在眼前。 车缓缓停了下来。 夜熙递给爱音一把雨伞,”路滑,小心。”
爱音点头,拿了伞下车。 她头也不回地撑着伞穿过花园,跑进了公寓里。
站在空无一人的电梯里,爱音看着电梯右上方红色的数字键在不断地跳动,眼底突然有了一层雨雾。
电梯的门滑开。 爱音用钥匙打开公寓的门。一屋冷清。
方天问一定是在警局加班。 阿哲向来神出鬼没。
爱音意兴阑珊地推开卫生间的门,正在摸索墙上的开关,骇然发现,黑暗之中,居然有人在淋浴!
慌乱之中,她脚底一滑,摔倒在了卫生间冰凉坚硬的瓷砖地上。
阿哲磁性的轻笑声响起,”小厨娘,你不是约会去了吗?怎么回来得那么早?”他喜欢在黑暗中洗冷水浴来令自己思维清晰。
他匆忙披了件浴袍在身上,打开灯,将爱音扶了起来。
灯光乍亮,爱音抬头就看到了一个春光乍泄的半裸美男。
阿哲湿发缭乱,令他的眸子显得更为深邃迷人,修长优美的身形在浴袍中若隐若现。
他的微笑恶劣,幸灾乐祸地问,”你没摔到哪里吧?”
爱音缓缓站定,只觉得前不久扭到过的右脚脚踝痛得厉害,忍不住呻吟出声。
阿哲笑容微收,半蹲着检查爱音的右脚脚踝,”你扭伤了?”
爱音垂下头正好看到阿哲的裸胸,只好抬头望着天花板,故作镇定地回答,”好像是。”
她话音没落,就被阿哲抱起,”你不能再走,我抱你去你房间躺好。”
爱音轻得像片羽毛,阿哲从方天问那里知道爱音父母双亡,过得辛苦,心中的怜惜在此刻多了很多。
爱音想挣扎却怕自己再跌一跤,她努力保持镇定,”我没事,你把我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好。”
阿哲低头,看着脸色绯红的爱音,心情愉快,”小厨娘,你在害羞吗?”
他得意扬扬地笑着,”还是你终于发现了我无所不在的魅力?”
明亮的灯光下,穿着白色浴袍,头发还在滴水的阿哲俊美而诱人。
爱音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么冷的天气,你还关着灯洗冷水浴。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摔倒,还把脚扭到。”
阿哲轻轻松手,将爱音抛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你能看到本大爷的美男出浴图已经赚大了。”
爱音有些恼怒,脸上却露出甜美笑容,视线自上而下认真看了看阿哲,”你的确是难得的型男,可惜……”
阿哲忍不住问,”可惜什么?”
爱音眼中有冷光一闪,”可惜你刚好是我最不感冒的那一型。我讨厌邪气俊美的男人,我讨厌自恋的水仙花男人。”
阿哲优雅地摸了摸额头,轻笑,”我刚好是你讨厌的类型?这就是你一见到我就害怕得要命的原因?我怎么觉得不仅仅是这样。”
阿哲蹲下,凝视着爱音,”小厨娘,我发现你藏着很多的秘密。”
爱音的心脏在战栗,她躲避阿哲的视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阿哲靠近爱音,专注地寻找她眸子里的那丝慌乱,”你知道的。”
就在这个时候,公寓的门被打开。 方天问看到眼前的一幕,彻底呆住。
沙发上,头发凌乱的爱音躺着。
而阿哲穿着浴袍,双手撑在沙发上,怎么看怎么像有暴露癖的色狼!
大步走过去将阿哲拖进卧室痛揍一顿后,方天问走回客厅,满怀歉意地对客厅沙发上微笑着的爱音道歉,”爱音,我已经揍了阿哲一顿,他以后一定不敢乱来。”
爱音很是可怜水仙花阿哲的遭遇,笑得更加畅快,”方大哥,其实我和阿哲没什么的。我摔倒,扭到了脚,他把我抱到沙发上休息而已。”
方天问呆了呆,难道他揍错人了?
阿哲扶着墙走了出来,有气无力地说,”哥,我说了你冤枉我了。我怎么可能看上没胸没臀的爱音。”
爱音和方天问同时瞪着阿哲,”你闭嘴!”

2.一辈子 阿哲揭开窗帘一角,看着楼下树荫里停着的轿车,唇边是谜样的微笑。
“夜熙,你知不知道爱音内心的黑暗?你会不会包容她,成为他心灵的支柱?”阿哲低喃,“只可惜,你高贵的母亲大人搞砸了一切。”
夜色深深。 轿车里的夜熙望着方家窗户上映着的灯光。
司机为夜熙打开车门,迟疑地开口,“少爷,您这样从医院出来,夫人她会很担心的。“
夜熙的脸色苍白,显得眉目越发深邃,“我没事。麻烦你在这里等我。”
他缓缓下车,走向方家。 不知道为什么,司机觉得少爷的身影那么寂寥。
夜熙知道,爱音一定被母亲伤得很深。他必须道歉。只是,爱音也许会微笑着说没关系,谈后将心门对自己彻底关上。那么一个倔强温柔矛盾的女孩子,却总是令他心疼。
爱音将才做好的面端到阿哲的面前。 雪白的面条,青翠的葱花,温热的香气。
阿哲心满意足地看着爱心面,觉得自己下午挨的那刀很值。他原本俊美的面容因为炫目的微笑,更加魅惑。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门铃声。 深夜响起的门铃声总是让人有心悸的感觉。
爱音猜想是方天问回来了,连忙去开门。
她谇不及防,发现门外站着的居然是夜熙!
她有些慌乱地垂下眼帘,发现自己穿着白色围裙,蠢蠢的。
夜熙清澈悦耳的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疲倦,“爱音……”
他只是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却令她突然觉得眼睛酸涩,似乎这时才觉得委屈,却无从说起。
爱音局促地摸了摸耳边的碎发,“请进。”
夜熙走进方家,看到在餐桌旁慢条斯理吃着面条的阿哲。
阿哲端起碗来,“我回房间。爱音你和夜熙慢慢谈。”
他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夜熙,要是你和你母亲一样让爱音哭的话,我可是会揍你的。你应该很庆幸我不打女人。”
夜熙的脸色更白,他的眸子里是深深的自责,“爱音,对不起。” 空气凝固一般。
爱音艰难地微笑,“阿哲开玩笑的。其实没什么啦。”
夜熙苦笑,依然那么优雅和煦,“我说对不起是因为我没有能保护好你,还让你一个人面对我母亲。她一定说了许多很难听的话。”
爱音垂着头,“伯母也是担心你。”
夜熙按着心脏,眸子里是深深的忧郁,“我母亲很习惯独裁,我和她争执了很久。”
爱音终于有勇气凝视夜熙,“我是你的朋友,我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你不必为了我和伯母争执。”
夜熙望着近在咫尺的爱音,却觉得她会在下一刻就就消失。
夜风送来了淡淡的栀子花的香气。
夜熙的声音仿佛栀子花香,如梦似幻,“爱音,我喜欢你很久了。”
爱音懵懂地抬头,看到了夜熙眼底的柔情。 这是一个梦,一个隐藏在心底的梦。
一个无法诉说却无比渴望的梦。 那个人,对她说,他喜欢她。
只是梦和现实的区别在于:梦里,喜欢就是幸福的结局。而现实中,喜欢只是一时的心情。
“谢谢你,夜熙。”爱音的眸子泪光闪烁,唇边的微笑那么温柔,“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夜熙的母亲的来访,让爱音无比清晰地认识到她和他是不被祝福的。
灰姑娘的故事只是发生在通话里。
夜熙的心脏不好,根本无法承受那么多的刺激。
更何况,夜熙知道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吗?
无数次,她觉得自己即将被无边无际的黑暗淹没,然后又一寸一寸从泥沼中爬起来。
活着就很好了,她不能奢望太多。
夜熙的眼睛里仿佛有烟花绽放,他轻声说,“是不能?不是不愿意?”
爱音呆呆地看着也熙。
夜熙的微笑那么温柔,仿佛开在午夜里的白莲,“爱音,你是不是至少有一点点喜欢我?”
他的声音他的眼神盅惑了爱音的灵魂。爱音能够听到自己越来越急的心跳声。
“喜欢又怎样?”爱音的微笑终于消失,她的声音里有某种打动人的真实的悲恸,“我的世界和你的世界根本不一样。再说,你真的了解我吗?”
夜熙的声音在夜风里飘荡,“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互相了解对方。”
爱音全身都在颤抖。这诺言甜蜜得令她心伤。
“我认识的那个爱音很担心,不敢要任何她真正想要的东西。我认识的那个爱音很有勇气,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令她低头屈服。”夜熙凝视着穿着围裙的爱音,像是他珍惜的一个梦境,“不知不觉间,你吸引了我。上一次和你去吃饭,本来已经准备了玫瑰,想向你表白。没想到,你却救了我一命。
爱音的心防在夜熙的低语中被瓦解。
夜熙终于握住了爱音的手,“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爱音无法挣脱那样一双温暖的手。 她抬头,在夜熙的眸子里看到了紧张与不安。
夜熙和她一样忐忑着,这样的认知令爱音的心情放松了下来。
一缕真正的笑意在爱音的唇边绽放。
夜熙因为这微笑而心动,他轻轻拥抱着爱音,“你不知道我多么害怕失去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