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疯狂的心脏 爵士乐带着淡淡的寂寞味道。
温雨握着爱音的手,像是握住一朵在天堂绽放的花。
爱音唇边是小小的微笑,”我不是一个热情的人,所以,请你别介意。”
温雨的心跳很快很乱,”只要能够在你身边看着你,听你说话,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爱音看着窗外阿哲远去的身影,眼底有着不易察觉的困惑。
阿哲说,她一直在假装想要一个无聊的人生。
其实,她是一直渴望有一个正常的安稳的人生。
沉浸在喜悦里的温雨发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让他觉得不舒服起来。
他捂住心口,侧倒在沙发上。 爱音握住温雨的手,有些慌乱,”你怎么了?”
温雨只觉得爱音的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他的耳边全是自己那剧烈的心跳声。
心脏那么疯狂地跳着,他的呼吸急促,视线开始模糊。
爱音惊恐地看着温雨的眼球上开始快速地浮现出可怕的红血丝。
她用手机拨打了120,”这里是芳草街16号碎蝶咖啡馆,有人疑似心脏病发作……”
温雨的情况越来越不好,爱音扶着他让他躺下,双脚垫高,令心脏负担减轻。
“温雨,深呼吸!”爱音握住温雨的手。
温雨的手在颤抖,他觉得心脏似乎不再那么难受,他努力调整呼吸,挣扎着要从死神的手中逃脱。
温雨的脑海里有着什么声音在细细碎碎地响着,他侧耳倾听,却听不清那些声音的含义。
有些画面从温雨的眼前闪过。暮色中的路灯,阴郁的树荫。
他想抓住那些画面背后的东西。
爱音只觉得温雨的手指宛如钢夹一般握痛了她的手。
她皱眉忍住,声音轻柔,”放松,你没事的……” 救护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温雨的心跳慢了下来,渐渐恢复到正常值。
他仿佛刚刚跑了一个马拉松,汗出如浆,精神颓靡。 ****** 医院。
“上个月我才体检过,心脏没有任何问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心跳得像是要爆炸一样。”温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对医生说。
医生看着B超、CT、ECT的结果,百思不得其解,”你的心脏很健康很强壮,没有病变的征兆,血液尿液分析都没找到你突然疑似心脏病发作的原因。”
温雨苦笑,”我当时以为我会死,心脏疯狂地猛烈跳动,似乎要我提前过完这辈子。”他从未考虑过死亡,因为他正处于人生中最青春最具活力的阶段。在咖啡馆突然发病,令他发现了命运的不可测。
“你需要二十四小时到四十八小时的动态心电图监测来确定病因病情,我想看看你的心率变异率的过程。如果有异常,再做冠状动脉造影。”医生一边吩咐温雨一边为他安装记录器。
动态心电图可监测二十四小时至四十八小时的心跳活动。它是在人们日常活动状态下进行的,只需要佩戴一个很小的记录器,就可以发现在监测时间内的任何一项心跳活动,用来判断心电图未能发现的各种异常。在做动态心电图的同时,还可做二十四小时的心率变异率,它是用来检测植物神经功能的,对判断心肌异常是心源性的还是神经源性的很有帮助。
温雨彬彬有礼地谢过医生,然后问,”我可以马上出院吗?”
医生笑着点头,”外面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是你女朋友吗?她可是急坏了。”
温雨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他也很希望爱音成为他的女朋友,只是……
门外,爱音静静地靠墙站着,还好,温雨没有什么事。她真的好怕温雨就死在咖啡馆里。
小时候,有一次她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旅游,路过一座寺庙,寺庙外,有一个算命的瞎子说她的命太硬,克父母克身边命不够硬的人。
当时爸爸说算命的一派胡言,却没想到半年后,她就成了孤儿。
这么多年来,她身边也没什么亲近的人,她渐渐觉得也许那算命的只是在胡说而已。
只是,温雨才和她在一起,就心脏病发作,是不是她克他呢?
爱音思绪纷乱,不敢进病房探望温雨。
闭紧眼,爱音深呼吸。爱音,你不能软弱。
医生走出病房,对着爱音温和地说,”你男朋友没事,可以马上出院了。”
爱音点头。虽然温雨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是她的确将他当做可能的人选。
她努力微笑,然后走进病房。 温雨看到爱音,眼睛一亮,温柔地笑着,”爱音……”
爱音提着煲着粥的保温桶,”我买了一些吃的,折腾了这么一下午,天都黑了,你一定饿了。”
温雨抱歉地笑了,”对不起,害你担心了。我先送你回家。”
爱音为难地看着保温桶,”你还没喝粥呢。”
温雨笑笑,坚持说,”我会带回家喝的,天晚了,我先送你。”
爱音心底有暖意升起,她静静地点头。 ****** 酒吧很冷清。
阿哲独自一人,拿着飞镖,随意地扔向飞镖盘。
红心的位置已经密密麻麻地插了十支飞镖,仿佛在红心盛放的羽花。
美艳的艾莲在一旁由衷赞叹,”阿哲,你好厉害。”
她献上香吻,阿哲潇洒一笑,轻搂艾莲,”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美丽。”
艾莲是酒吧的老板,只把这酒吧当做消遣的小玩意儿。
阿哲懒散地笑着,邪气而俊美的脸庞上是难得的深思的神情。 他知道他在生气。
生气于小厨娘似乎打算认真地和她的同学温雨发展一段恋情。
小厨娘的眼睛里根本没有少女的梦幻爱情泡泡。她近乎冷静理智地觉得温雨是一个适合她的人。
这令冷眼旁观的他觉得可笑。 没有爱情,根本就不可能有所谓的合适。
阿哲皱眉,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小厨娘的私事?
艾莲怜惜地捧着阿哲的脸,”阿哲,你怎么了?”
阿哲回过神来,亲了亲艾莲的脸,”我没什么。”
艾莲叹息,”阿哲你聪明又迷人,但是你毕竟不满二十岁,你难道不知道你刚才的神情很像一个为情所困的小男生吗?”和阿哲认识不过七天,他说他很喜欢她的酒吧的装潢。这个充满谜样魅力的英俊男子那么年轻,却带着超越他年龄的智慧和风华。连她这颗老心都有些悸动。
阿哲茫然地重复着艾莲的话,”为情所困?我?”
他心平气和地笑着,平静到阴森的地步,”艾莲,你猜错了。”方家的人怎么可能会为情所困?那是一个笑话。

Chapter3致命吸引力 这个世界被心理疾病包围。有人抑郁,有人躁郁。
1.即使是谎言 这个世界被心理疾病包围。有人抑郁,有人躁郁。
也许,不过是因为愤怒,潜藏于心底的愤怒。
爱音推开玻璃门,走到玻璃柜前,看着那些可爱美丽的蛋糕。
下午四点的时间,空气中散发蛋糕烘焙后的甜蜜香气。
她看着蛋糕上的草莓,温柔地笑着。 今天是星期五,下午只有两节课。
“嗨,爱音。”温和的声音在爱音身后响起。
爱音回过头。身后站着上次联谊认识的温雨。蔷薇超级推崇的截拳道学长。
“你喜欢吃蛋糕吗?”温雨的眉毛极其漂亮有型,眼睛明亮,目光澄澈,是典型的优等生。
爱音可爱地笑着回答,”对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温雨有些羞涩地笑了,”我可以请你喝咖啡吗?我们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吃你喜欢的蛋糕。”
“不好意思,她已经被我预订了!”低沉华丽的声音响起,爱音被拉进了一个人的怀抱里。突如其来的恐惧与不安令爱音垂下眼帘,浑身僵硬。
“小厨娘,我还等着你给我做晚饭呢。”阿哲在爱音耳畔低语。爱音在害怕什么?为什么颤抖得这么厉害?令人心生疼惜。阿哲缓缓放开了爱音。
爱音抬起头来,觉得寒冷。阿哲和那个人太像,令她开始混乱。
温雨皱眉。眼前邪气俊美的男子为什么称呼爱音为小厨娘?难道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已经有了心仪的人?
爱音按捺住内心的害怕,建设心理,”还没到晚餐时间呢,JOE博士。而且,我和朋友正要约会,你要参加吗?”她不能把现实和过去搞混,她花了十年时间令自己变得近似正常。
温雨因为爱音的话语欣喜若狂。
阿哲耸肩,潇洒一笑,”我很乐意和你们一起约会。”
爱音牙痒痒,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蛋糕店的休息区,音乐流淌。
三个人坐在一起沉默地喝着咖啡。
爱音拿过新出炉的晚报,漫不经心地翻开,视线凝固。
神通广大的记者将第八个受害者的照片登出,甚至包括受害者详细的资料。
受害者被细心地切成八截。 爱音将喉咙深处的呕意努力控制住。
她的脑海里是昨天收拾房间的时候,抽屉里那被切成八截的小木人。
恐惧令她的眸子结冰。
阿哲慢条斯理地在面包上涂抹新鲜奶油,”小厨娘,你怎么了?”
爱音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她不是勇气惊人,敢单独面对变态理高的吗?
他探头看了看报纸上的新闻,漫不经心地笑着,”第八个受害者?我觉得杀手有严重的心理洁癖。当然,他的杀人手法干净利落,我很欣赏。”
温雨开口提醒阿哲,”你别吓她。”
爱音的右手按在心脏处,勉强一笑,”女孩子都害怕这么恐怖的事情。”
她认真阅读报纸的报道,心中有淡淡的疑惑。从报纸上的报道来判断,她见到抽屉里被肢解的木头小人的时候,尸体还没被发现。
那就是说阿哲可以预知到受害者的死法? 还是阿哲就是凶手?
后一个猜测令爱音呼吸都变得稀薄。莫测的命运之音里,有杂乱的音符跳出,带着厄运的气息。
只是,阿哲是方天问的表弟,也是天才的法学博士。 他不应该是数字杀手。
爱音皱眉。 温雨轻声问,”你不舒服吗?”
阿哲轻佻地笑着,笑容流光溢彩一般华美,”爱音其实很倔犟。明明害怕,却逼着自己看完整个报道。爱因,你很关心数字杀手?”
爱音目光一闪,有些不敢看阿哲的眼睛。
阿哲果然如恶魔一般,拥有洞悉人心的能力。
爱音雪白的脸庞上浮现极淡的笑意,”我只是害怕,害怕自己会成为数字杀手的目标。你知道女生都爱胡思乱想。”她害怕到半夜会惊醒,一身冷汗,呼吸困难。
温雨安慰爱音,”我可以送你回家。”
阿哲优雅地把玩着餐刀,”不劳你费心,我可是和爱音一起住的。”
温雨知道爱音和眼前的邪魅男子有着很奇怪的关系。但是,他没想到她和他住在一起。
怅然若失的心情在温雨的心上涌出。
第一次见到爱音,就觉得她仿佛黑夜里独自绽放的白色幽兰,带着清新与神秘,令人心生向往。
爱音柔和地笑着,”阿哲,我只是你哥哥的房客,你不用说得这么暧昧。”她侧过头,带着小小的歉意和恳求,”如果你有空的话,我想你能这段时间送我回家。”她想拥有正常的人生,想拥有一个温柔的男友,毕业后嫁给一个温柔的好男人。
她如履薄冰地站在命运的深渊上,必须试图抓住一些藤蔓。
温雨凝望着爱音,笑容居然带着微微的羞涩和紧张,”我很有空,我很愿意。”
阿哲看着爱音和温雨在那里温情款款,心中很是不爽。
他很奇怪自己居然会有这么激烈的情绪。小厨娘居然能引起自己的情绪波动。
“爱音,他不适合你。”阿哲懒洋洋地笑着,手指轻触爱音的眉眼,”你为什么假装想要一个无聊的人生?”
阿哲的手指、眼神和话语似乎带着某种魔力,爱音发现自己只能勉强维持表面的平静。
此刻的阿哲不是与数字杀手气质相似的可怕男子,而是充满了诱惑魅力,洞悉人心的美男子。
她发现咖啡杯微微的暖意让她心慌,而咖啡的香气浓郁得让她呼吸困难。
温雨声音温和,”没有试过怎么知道?爱音,你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
爱音侧过头,看着温雨的眼睛。
温雨那温柔的眼眸里有着属于男人的坚定与承诺,”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除非你不再需要我或者我死了。”
爱音握住温雨的手,嫣然一笑。
一直以来,她都希望有一个人对她这么说。即使是谎言,也不错。
阿哲冷冷一笑,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咖啡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