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致命吸引力 这个世界被心理疾病包围。有人抑郁,有人躁郁。
1.即使是谎言 这个世界被心理疾病包围。有人抑郁,有人躁郁。
也许,不过是因为愤怒,潜藏于心底的愤怒。
爱音推开玻璃门,走到玻璃柜前,看着那些可爱美丽的蛋糕。
下午四点的时间,空气中散发蛋糕烘焙后的甜蜜香气。
她看着蛋糕上的草莓,温柔地笑着。 今天是星期五,下午只有两节课。
“嗨,爱音。”温和的声音在爱音身后响起。
爱音回过头。身后站着上次联谊认识的温雨。蔷薇超级推崇的截拳道学长。
“你喜欢吃蛋糕吗?”温雨的眉毛极其漂亮有型,眼睛明亮,目光澄澈,是典型的优等生。
爱音可爱地笑着回答,”对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温雨有些羞涩地笑了,”我可以请你喝咖啡吗?我们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吃你喜欢的蛋糕。”
“不好意思,她已经被我预订了!”低沉华丽的声音响起,爱音被拉进了一个人的怀抱里。突如其来的恐惧与不安令爱音垂下眼帘,浑身僵硬。
“小厨娘,我还等着你给我做晚饭呢。”阿哲在爱音耳畔低语。爱音在害怕什么?为什么颤抖得这么厉害?令人心生疼惜。阿哲缓缓放开了爱音。
爱音抬起头来,觉得寒冷。阿哲和那个人太像,令她开始混乱。
温雨皱眉。眼前邪气俊美的男子为什么称呼爱音为小厨娘?难道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已经有了心仪的人?
爱音按捺住内心的害怕,建设心理,”还没到晚餐时间呢,JOE博士。而且,我和朋友正要约会,你要参加吗?”她不能把现实和过去搞混,她花了十年时间令自己变得近似正常。
温雨因为爱音的话语欣喜若狂。
阿哲耸肩,潇洒一笑,”我很乐意和你们一起约会。”
爱音牙痒痒,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 蛋糕店的休息区,音乐流淌。
三个人坐在一起沉默地喝着咖啡。
爱音拿过新出炉的晚报,漫不经心地翻开,视线凝固。
神通广大的记者将第八个受害者的照片登出,甚至包括受害者详细的资料。
受害者被细心地切成八截。 爱音将喉咙深处的呕意努力控制住。
她的脑海里是昨天收拾房间的时候,抽屉里那被切成八截的小木人。
恐惧令她的眸子结冰。
阿哲慢条斯理地在面包上涂抹新鲜奶油,”小厨娘,你怎么了?”
爱音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她不是勇气惊人,敢单独面对变态理高的吗?
他探头看了看报纸上的新闻,漫不经心地笑着,”第八个受害者?我觉得杀手有严重的心理洁癖。当然,他的杀人手法干净利落,我很欣赏。”
温雨开口提醒阿哲,”你别吓她。”
爱音的右手按在心脏处,勉强一笑,”女孩子都害怕这么恐怖的事情。”
她认真阅读报纸的报道,心中有淡淡的疑惑。从报纸上的报道来判断,她见到抽屉里被肢解的木头小人的时候,尸体还没被发现。
那就是说阿哲可以预知到受害者的死法? 还是阿哲就是凶手?
后一个猜测令爱音呼吸都变得稀薄。莫测的命运之音里,有杂乱的音符跳出,带着厄运的气息。
只是,阿哲是方天问的表弟,也是天才的法学博士。 他不应该是数字杀手。
爱音皱眉。 温雨轻声问,”你不舒服吗?”
阿哲轻佻地笑着,笑容流光溢彩一般华美,”爱音其实很倔犟。明明害怕,却逼着自己看完整个报道。爱因,你很关心数字杀手?”
爱音目光一闪,有些不敢看阿哲的眼睛。
阿哲果然如恶魔一般,拥有洞悉人心的能力。
爱音雪白的脸庞上浮现极淡的笑意,”我只是害怕,害怕自己会成为数字杀手的目标。你知道女生都爱胡思乱想。”她害怕到半夜会惊醒,一身冷汗,呼吸困难。
温雨安慰爱音,”我可以送你回家。”
阿哲优雅地把玩着餐刀,”不劳你费心,我可是和爱音一起住的。”
温雨知道爱音和眼前的邪魅男子有着很奇怪的关系。但是,他没想到她和他住在一起。
怅然若失的心情在温雨的心上涌出。
第一次见到爱音,就觉得她仿佛黑夜里独自绽放的白色幽兰,带着清新与神秘,令人心生向往。
爱音柔和地笑着,”阿哲,我只是你哥哥的房客,你不用说得这么暧昧。”她侧过头,带着小小的歉意和恳求,”如果你有空的话,我想你能这段时间送我回家。”她想拥有正常的人生,想拥有一个温柔的男友,毕业后嫁给一个温柔的好男人。
她如履薄冰地站在命运的深渊上,必须试图抓住一些藤蔓。
温雨凝望着爱音,笑容居然带着微微的羞涩和紧张,”我很有空,我很愿意。”
阿哲看着爱音和温雨在那里温情款款,心中很是不爽。
他很奇怪自己居然会有这么激烈的情绪。小厨娘居然能引起自己的情绪波动。
“爱音,他不适合你。”阿哲懒洋洋地笑着,手指轻触爱音的眉眼,”你为什么假装想要一个无聊的人生?”
阿哲的手指、眼神和话语似乎带着某种魔力,爱音发现自己只能勉强维持表面的平静。
此刻的阿哲不是与数字杀手气质相似的可怕男子,而是充满了诱惑魅力,洞悉人心的美男子。
她发现咖啡杯微微的暖意让她心慌,而咖啡的香气浓郁得让她呼吸困难。
温雨声音温和,”没有试过怎么知道?爱音,你可以给我这个机会吗?”
爱音侧过头,看着温雨的眼睛。
温雨那温柔的眼眸里有着属于男人的坚定与承诺,”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除非你不再需要我或者我死了。”
爱音握住温雨的手,嫣然一笑。
一直以来,她都希望有一个人对她这么说。即使是谎言,也不错。
阿哲冷冷一笑,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咖啡馆。

4.围巾 方天问今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案件。
早晨撞人逃逸的轿车被围观的群众拍下了车牌号。
那车牌号是假的,套的别人号。
而黄昏的时候,这辆套牌车被人在郊外的荒僻处发现。
车门大开,司机早已无影无踪。
车里很干净,找不到和司机身份有关的任何信息。
他成功地逃逸,留下找不到任何线索的警察。
拍下的照片看不清开车男子的脸,他戴着鸭舌帽。 老手。这是方天问的评价。
只是,这么一个老手为什么会去无故地杀掉一个高中生?
方天问搓了搓他的老脸,接收到助手琦琦鄙视的眼神,”帅哥是不能做这些猥琐的动作的。”
方天问斜睨琦琦,”我以为帅哥所有的动作都帅,包括挖鼻孔。”
他离开公安局,驱车接了阿哲去他最爱的那家火锅店。
包间里,红亮的火锅汤汁沸腾。
阿哲这小子大快朵颐,速度奇快却不失优雅,体现了姑妈对他良好的教育。
“你对新的数字杀手的心理层面有什么看法?”方天问点燃一支烟。
烟雾里,阿哲黑亮的眸子里是地狱火,”我觉得数字杀手也许不止一个人。我一直在揣测新数字杀手的动机。他为什么会模仿一个十年前的连环杀手?他是一个热爱暴力的变态还是有他这么做的原因?”
方天问皱眉,”我讨厌传媒这么铺天盖地地渲染犯罪。这令更多潜在的杀人冲动者得到学习和模仿的范本。”
阿哲邪气地笑着,”完美犯罪才是最高境界。十年前的数字杀手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犯罪的典范。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方天问没好气地递给阿哲一张纸巾,”你下巴上全是油。”
阿哲眯眼笑,如同一只饱食的猫,”表哥。你看过心理医生吗?”
方天问愣了愣,”为什么这么问?”
阿哲的笑容夺人心魄,”常年跟着凶杀案走,你难道不会觉得想发疯吗?还是你和我一样,都觉得和凶手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很有趣?”
方天问静静地看着阿哲,阿哲满不在乎地笑着。
方天问修长的手指将烟蒂直接熄灭在掌心,”我不相信心理医生真的能解决问题。但是,阿哲,我和你不一样。”
阿哲笑笑,埋头吃肉。 表哥,我们继承了一样的血,又怎会两样? ******
站在自家楼下,看着屋子里亮着灯的感觉,还真是说不出的诡异和……温暖。
方天问有些恍惚。 阿哲看了看灯光,玩味地笑,”小厨娘已经回家了?”
方天问盯着阿哲,”记住我的话,别招惹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爱音像是自己从未有过的妹妹。听姑妈说,阿哲在美国的私生活很混乱,他可不想阿哲把这样的习气带回国。
阿哲轻笑,”我觉得我和爱音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我们上去吧。”虽然很隐约,虽然很难察觉,但是阿哲在爱音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表哥总是对柔弱的女性心怀骑士般的保护之心。
只是,阿哲永远记得,他侦破的案件里就有三个凶手是女人。其中一个甚至是母亲。她在长达七年间,蓄意用意外的方式,将自己的孩子逐一杀死。
将房间又打扫了一次的爱音听到了门铃声。
她打开门,看到方天问和昨天早晨在学校门口看到的嚣张男。
“爱音,这是我的表弟阿哲。他会来住一段时间。”方天问走进客厅。
阿哲对着发呆的爱音友好地打招呼,”爱音,你今天早上做的小菜味道挺不错。”他依然一脸没有睡醒的表情,带着令爱音战栗的气质。
爱音如梦初醒,”谢谢。”无论如何,那些往事已经离她远去。
方天问看着窗明几净的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爱音,你真是帮了我大忙。”
“这是我应该做的。”爱音露出明媚的微笑,她拿出一只袋子,”方大哥,我有东西送给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方天问打开袋子,拿出一条灰色的围巾,”这是?”
“这是我亲手织的。”爱音温柔的声音令方天问忐忑了起来。
“啊?谢谢。”方天问拿着围巾,心中有暖流涌动。爱音真是一个懂事会体贴人的好女孩。
“这条围巾的颜色和我很配,我正好缺一条围巾。”阿哲一把拿过围巾,厚颜无耻地据为己有。
爱音有磨牙齿咬人的冲动。 他是他表弟,他是他表弟。
爱音默念了三次后,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维持自己的一贯形象。
“没关系,我再织一条就是。”爱音笑容可掬。
阿哲拿着温暖的围巾,俊美的脸上是扬扬得意的神情,”爱音,谢谢了。”
“不客气。”爱音心底有小小的恐惧。阿哲不是那个人,别害怕,她对自己说。
“那我洗澡去了。表哥,你也快点洗个澡,你整个人都酸臭了。”阿哲溜进浴室,留下阴沉着脸的方天问。
“这个臭小子!”方天问恨恨地说。
爱音进厨房端出一小碗甜汤,”方大哥,你经常熬夜,应该喝点滋补的汤。”
方天问温和地笑了,很赏脸地一口喝光,”味道不错。” 爱音看着空碗也笑了。
方天问掏出几张钞票,”这是这个月的菜钱,我和阿哲都很好养,什么都吃。”
爱音接过钱,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谢谢你,方大哥。”
方天问随意地笑笑,”傻丫头。别这样。”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