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界限

4.围巾 方天问今天遇到了一个奇怪的案件。
早晨撞人逃逸的轿车被围观的群众拍下了车牌号。
那车牌号是假的,套的别人号。
而黄昏的时候,这辆套牌车被人在郊外的荒僻处发现。
车门大开,司机早已无影无踪。
车里很干净,找不到和司机身份有关的任何信息。
他成功地逃逸,留下找不到任何线索的警察。
拍下的照片看不清开车男子的脸,他戴着鸭舌帽。 老手。这是方天问的评价。
只是,这么一个老手为什么会去无故地杀掉一个高中生?
方天问搓了搓他的老脸,接收到助手琦琦鄙视的眼神,”帅哥是不能做这些猥琐的动作的。”
方天问斜睨琦琦,”我以为帅哥所有的动作都帅,包括挖鼻孔。”
他离开公安局,驱车接了阿哲去他最爱的那家火锅店。
包间里,红亮的火锅汤汁沸腾。
阿哲这小子大快朵颐,速度奇快却不失优雅,体现了姑妈对他良好的教育。
“你对新的数字杀手的心理层面有什么看法?”方天问点燃一支烟。
烟雾里,阿哲黑亮的眸子里是地狱火,”我觉得数字杀手也许不止一个人。我一直在揣测新数字杀手的动机。他为什么会模仿一个十年前的连环杀手?他是一个热爱暴力的变态还是有他这么做的原因?”
方天问皱眉,”我讨厌传媒这么铺天盖地地渲染犯罪。这令更多潜在的杀人冲动者得到学习和模仿的范本。”
阿哲邪气地笑着,”完美犯罪才是最高境界。十年前的数字杀手本来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犯罪的典范。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方天问没好气地递给阿哲一张纸巾,”你下巴上全是油。”
阿哲眯眼笑,如同一只饱食的猫,”表哥。你看过心理医生吗?”
方天问愣了愣,”为什么这么问?”
阿哲的笑容夺人心魄,”常年跟着凶杀案走,你难道不会觉得想发疯吗?还是你和我一样,都觉得和凶手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很有趣?”
方天问静静地看着阿哲,阿哲满不在乎地笑着。
方天问修长的手指将烟蒂直接熄灭在掌心,”我不相信心理医生真的能解决问题。但是,阿哲,我和你不一样。”
阿哲笑笑,埋头吃肉。 表哥,我们继承了一样的血,又怎会两样? ******
站在自家楼下,看着屋子里亮着灯的感觉,还真是说不出的诡异和……温暖。
方天问有些恍惚。 阿哲看了看灯光,玩味地笑,”小厨娘已经回家了?”
方天问盯着阿哲,”记住我的话,别招惹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爱音像是自己从未有过的妹妹。听姑妈说,阿哲在美国的私生活很混乱,他可不想阿哲把这样的习气带回国。
阿哲轻笑,”我觉得我和爱音可以成为真正的朋友。我们上去吧。”虽然很隐约,虽然很难察觉,但是阿哲在爱音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表哥总是对柔弱的女性心怀骑士般的保护之心。
只是,阿哲永远记得,他侦破的案件里就有三个凶手是女人。其中一个甚至是母亲。她在长达七年间,蓄意用意外的方式,将自己的孩子逐一杀死。
将房间又打扫了一次的爱音听到了门铃声。
她打开门,看到方天问和昨天早晨在学校门口看到的嚣张男。
“爱音,这是我的表弟阿哲。他会来住一段时间。”方天问走进客厅。
阿哲对着发呆的爱音友好地打招呼,”爱音,你今天早上做的小菜味道挺不错。”他依然一脸没有睡醒的表情,带着令爱音战栗的气质。
爱音如梦初醒,”谢谢。”无论如何,那些往事已经离她远去。
方天问看着窗明几净的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爱音,你真是帮了我大忙。”
“这是我应该做的。”爱音露出明媚的微笑,她拿出一只袋子,”方大哥,我有东西送给你。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方天问打开袋子,拿出一条灰色的围巾,”这是?”
“这是我亲手织的。”爱音温柔的声音令方天问忐忑了起来。
“啊?谢谢。”方天问拿着围巾,心中有暖流涌动。爱音真是一个懂事会体贴人的好女孩。
“这条围巾的颜色和我很配,我正好缺一条围巾。”阿哲一把拿过围巾,厚颜无耻地据为己有。
爱音有磨牙齿咬人的冲动。 他是他表弟,他是他表弟。
爱音默念了三次后,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维持自己的一贯形象。
“没关系,我再织一条就是。”爱音笑容可掬。
阿哲拿着温暖的围巾,俊美的脸上是扬扬得意的神情,”爱音,谢谢了。”
“不客气。”爱音心底有小小的恐惧。阿哲不是那个人,别害怕,她对自己说。
“那我洗澡去了。表哥,你也快点洗个澡,你整个人都酸臭了。”阿哲溜进浴室,留下阴沉着脸的方天问。
“这个臭小子!”方天问恨恨地说。
爱音进厨房端出一小碗甜汤,”方大哥,你经常熬夜,应该喝点滋补的汤。”
方天问温和地笑了,很赏脸地一口喝光,”味道不错。” 爱音看着空碗也笑了。
方天问掏出几张钞票,”这是这个月的菜钱,我和阿哲都很好养,什么都吃。”
爱音接过钱,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谢谢你,方大哥。”
方天问随意地笑笑,”傻丫头。别这样。”

Chapter2恐惧的尽头 就这么背对恐惧坐下来,心中是虚无的旋涡。 1.寂静岭
阴沉的天气。阳光稀薄,温暖无法抵达内心。
爱音用力拉开窗帘,冷冽的空气扑面而来,充斥着整个空间。
这寂静的早晨,爱音拿着抹布和拖把开始打扫房间。
厨房里,锅子散发着谷物的香气,玉米稀饭正在锅里慢慢沸腾。
方天问彻夜未归。他说,今天晚上他不回来吃饭,所以不用准备晚餐。
昨夜,第八个猎物被杀,方天问直接去了案发现场。 第八个。
爱音的手颤抖了一下。那阴冷的感觉挥之不去。她跪坐在地板上,机械地用毛巾擦着地板。死亡那么远又那么近。
那个人曾邪恶地说过:只有勇敢的小孩才能得到最后的礼物。 她活了下来。
将地板擦干净,爱音镇定了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冷冽的空气,腊梅的幽香隐隐传来。
爱音将稀饭放进保温杯。新切的小菜也盛在了碟子里。
她拉开鞋柜的抽屉,看到了奇怪的东西,那是一个木头玩偶,宜家就有卖的。木偶人被分尸,凌乱地塞进抽屉里。
爱音拿起一截木偶人的腿,发现切口平滑,甚至被打磨过。
她将木偶人的腿放了回去,关好抽屉,离开了屋子。 ******
方天问喝了今天早晨的第三杯黑咖啡。 泥浆一样的咖啡才能填住他胃里的呕意。
数字杀手将第八个受害者切成了八份。然后把它们清理干净,埋在郊区公园的花坛里。
那些手那些腿都伸展着,像是有人躺在花海之中。
被害人志民的额头上用他的血写下了一个小小的”8″。
这个郊区公园里经常有老头儿老太太晨练,却没有人看到过有什么人提着大包,出入诡异。
花坛里找到的衣物纤维令方天问激动了一下。
后来,他发现那件衣物纤维的颜色质地和公园管理员的制服一致。
数字杀手很小心。
“尸检结果出来以后通知我。”方天问对下属小魏吩咐,”给我一份受害者详细的资料。”
数字杀手选择猎物的口味他一直摸不透。 前七个死者身份年龄背景都不尽相同。
甚至有一个人是在密室中被杀。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数字杀手有他的美学,不喜欢粗暴的杀戮。
方天问隔着积灰的玻璃注视着阴天里的城市。
数字杀手一定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带着讽刺的微笑,看着警察们为他焦头烂额。
方天问的眼中有着疲倦之意。 城市扩张,人海里什么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
近年来,凶杀案件稳步上升。
很多凶手冲动杀人的理由可笑又可悲。似乎一言不合就可以拔刀砍人。
而理高,理高对自己杀人埋尸的罪行供认不讳。
他坦言他打算干掉爱音,因为他觉得所有的女孩子都市侩恶心。
爱音……现在还好吗?
方天问,首次意识到他扔下自己的新租客一个人面对陌生的家。
他还没介绍表弟阿哲和爱音认识。 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方天问离开警局。
他打开门,发现阿哲正在餐桌旁吃着早餐,电视里播放着《寂静岭》。
空无一人的迷雾街道里,怪兽嚎叫。
“方天问,过来尝尝,你家藏着一个会做好吃早餐的女人吗?”俊美如发光体的阿哲对着表哥方天问招手。
“你没遇到爱音?”方天问愣了愣。
“爱音?她做的早餐?你是说,我和你还有她要一起住?”阿哲的凤眸微眯,晶光闪耀,”方天问,你昨晚不是说把爱音当亲妹妹,还警告我不要对她下手?原来,你根本就是狼子野心。”
方天问斜睨阿哲,”你想得太龌龊。我怎么放心爱音继续住在渗过尸水的房子?她父母都去世了,一个人活得艰辛。正好你又来我这里借住。为了防止我们家变成狗窝,我请她帮我们煮饭打扫当租金。”
阿哲望着方天问笑,”你从来就是这么一个心善的滥好人。”
他尝着爱音做的清淡小菜,眼底是掩不住的笑意,”味道不错。”
方天问拿了碗,抢着吃剩下的粥和小菜,”别光顾着吃,我正为数字杀手心烦。”
阿哲眸光一闪,抬头一笑,”我会捉住他的。”
《寂静岭》里,历经磨难的女主角终于回到了家,静静睡去,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很久,早就和爱人天人永隔。
阿哲细细看着DVD里的结局,笑容成谜,”我也梦到过杀人。”当他深入地研究一个罪犯的犯罪模式和心理特质,他就会断断续续地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被研究的那个人。
有时,他担心他不只是做梦,担心他忍不住会把梦境变为现实。

网站地图xml地图